用户名   密码        找回密码  
 

屋后那座山

发表时间:2010年12月27 作者:卿仁东点击:290次 收藏此文

  我家在一个坐南朝北的山间小盆地里。
  屋后是一片连绵起伏的群山。小时候,我在那里洒下了很多的汗水和苦涩,也留下了很多梦想。
  那时候觉得山很高,也很神秘。不知道山的那一边是海还是更高的大山。曾经多少次想到山的那一边去看看,可是登上一座山头,还有更高的山头。因此,从来就没有走出那片连绵起伏的大山。
  老人说,那山很特别。像一把围椅福荫着这片神奇的土地,把风把雨把阳光都圈在这个小盆地里,为这里的子民涵养灵秀和神韵。曾几何时有“上篮塘的顶子,对头院子的谷子,石板铺街上的银子”的顺口溜在老百姓中流传,还流传下来“挑断天子岭,毁掉竹山桥”的神奇传说。
  小时候,那里山高林密,是砍柴度日、放飞梦想的好地方。我曾经随母亲上山砍柴,随大哥上山挖蔸,随小伙伴进到松树林里捡野蘑菇,虽然手脚被割得血肉模糊,虽然全身被钎担压得疼痛难忍,虽然汗流浃背忍饥挨饿,但童年的欢乐还不断的从密林流出来,在山野里回荡。
  那时候,树好密好大,离家越远越神秘。什么玉凡山、砂子岭岌、碳盆岭、马岭、风水口、强脑古,凡是一天能一个来回的地方,我都去了。因为那里有我们需要的柴草,那里有我们可以在大树下就可以收获的干柴、松树球、松树叶。风水口上的松树挺拔高大,比黄山上的迎客松还要有气质;玉凡山上的杉树成片成片的生长,间伐出来的带刺的杉树枝是上好的柴火;马岭上的灌木条,正是烧炭的好材料。山沟里有潺潺的溪水,山坡上有盈盈的鸟语,林子下有耐阴的铺地莓,林子间有苦涩的富贵子。要是爬上高大的松树,就会看到一片碧绿的世界,被绿醉得飘飘欲仙。
  山是我们的靠山。它收集云雾,积聚山水,涵养水源,让家乡的田野有雨水的滋润;它阻挡北来的寒风、南去的和风,遮寒留暖,让这片田垄五谷丰登。它让我们躲过了饥饿和灾难,特别是躲过了日本人的烧杀掳掠。信风水的人说,有靠山才有好风水,才出人才。我不知道,这里出了多少人才,但我知道在这片土地上,有上百上千的人在这里休养生息,在这里放飞梦想。有成千上百的人从这里走出去,年老的时候又回到了这地方,舍不得这片土地。
  现在,我住在城里,房前屋后都有“山”。
  这“山”非彼“山”,没有绿色,也不再是崇山峻岭。只有钢筋水泥河沙堆积起来的积木似的东西,靠一层一层堆高,一栋一栋地排列,形成房屋的森林。我在最底层,是别人选剩后抽签得到的房子。
  在老家可以占天占地得天时得地利,在这里既不占天也不占地,更不要说天时地利人和了。每人都把自己的门关得严严实实,“做好自己的事,看好自己的人,关好自己的门”;房子都设计了防盗网,还安置了铝合金窗,人进不去也出不来,只有空气和阳光乘着开窗的瞬间光顾一下那封闭的空间;房子和房子的距离很近,但是人和人的距离却很远很远。老家我们可以端着一个饭碗从东家吃到西家,杀一只鸡总要匀一小碗给邻居的孩子,让邻居也分赏一下家里的甜蜜。在新家门对门都是防盗门,有的门上还装着虎视眈眈的老虎或者狮子,心理的介蒂像万里长城般厚实。
  老家的山很厚实,新家的山很沉重。新家的“山”,遮挡人的视线,侵占人的阳光,吸收人的雨露,压得人没有翻身的日子。
  前不久,有人要我回去看看屋后那座山。我没有用自己的双脚去量那条崎岖的山路,四个轮子的转动,带着我从山脚到山腰再到山脊。我怎么也找不到那片林子了,我怎么也找不到那鸟儿和蘑菇了,只有矮矮的灌木在山岭上挣扎,还有那新开垦的金黄色的山路把山岭“划”得七零八落。
  看来文明的足迹已经踏进屋后的山里。
  住老家还是住新家?我举棋不定。
(编辑:作家网)

上一篇: 心灵的伤疤

下一篇: 诗情绿意紫蓬山

  总访问量:79078  当前在线: 10985
中国自然资源作家协会主办 ICP/IP备案号:京ICP备11028287号-1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复兴门外大街1号 邮编:100860 电话:010-68046807 传真:010-68046807 主编信箱:536265197@qq.com QQ:5362651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