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找回密码  
 

生命不可承受之轻

发表时间:2014年11月03 作者:龙立霞点击:787次 收藏此文

    连日来的滂沱大雨,能否洗净人世的悲伤?当夜幕降临,我静坐在办公室里,思索着这样一个似乎永远没有答案的问题。

    近日里不断的与人告别,不相识的,一面之缘的。特别是听闻著名作家陈超10月30日跳楼自杀身亡,让我感触良多,想到了今年5月12日被发现意外身亡的曾经为海子修墓的诗人卧夫。我与他们都素不相识,但因为爱好写作的原由,对他们的突然辞世,还是感到很震惊。诗人卧夫在与世诀别之前,曾写过一首题为《我将死无葬身之地》的诗,诗文如下:我的心脏/是我的坟茔/我曾经深情地躺在里面睡过懒觉/偶尔觉得一阵疼痛/那是过往的车辆/把我碾成两截/长着双脚的部分向树荫的方向走去/我选择了和脚在一起/于是,眼睛离我越来越远/我的温暖的坟茔也越来越远/路灯忽明忽暗/也许我将死无葬身之地/只好用脚/怀念一个空酒瓶子。读后让人很感伤,我想到了一句话:生命不可承受之轻。这原本只是米兰·昆德拉最负盛名的小说的书名,此刻却如此契合我的心情。我在为那些素不相识的,或者仅有一面之缘的逝者们伤怀难过。

    打开网页搜索“著名作家陈超”,铺天盖地映入眼帘的全都是关于他的死讯——鲁迅文学奖评委,河北作家协会副主席,河北师大教授,博士生导师陈超于2014年10月31日1:40跳楼自杀身亡。陈超1993年获中国作家协会第六届“庄重文文学奖”,2000年获《作家》年度诗歌奖,2005年获中国作家协会第三届“鲁迅文学奖”——如果不是因为他的死讯,我对他一无所知。又一颗文坛巨星陨落,在我们不经意的瞬间,仿若一闪即逝的流星,湮没在茫茫无际的黑暗里。

    如果是自然死亡,我会心无旁骛地为他们祈福,祈求上苍让他们在另一个世界里能够洗去一世的繁琐,幸福安详。譬如前些天刚送走的那位九十余岁高龄的安静地躺在殡仪馆里的老者。但终究是非自然死亡,胜似碧云蓝天的万里晴空,突然倾注的一场大雨,始终是难以让人接受,不自然地心生出太多的猜疑。但我终究是参不透逝者的心音,他们为什么会选择这样的非正常的离别方式。一如我无法猜透大学三年级时,刚入学的一名大学新生为什么会选择跳楼自杀一样。我是亲眼看见那个身影从教学楼的十二层纵身跃下,撞击在无声的灯柱上,然后跌落在硬冷的巨大石板拼接铺就的地面上。人站在地面上,仿佛能听到发自大地深处的一声若有如无的沉闷的叹息。

    我想到一个凄美的故事,那是在大学选修的心理学课堂上听来的。美貌的女老师用非常柔美的声音讲述了这个真实的故事:那是一个美若天仙的女孩,如期地考入心仪的大学。在她入学的那一天,她认识了她的第一个男朋友。当时身为学长的他,在迎接新生的第一天,遇见了她,他们一见倾心,一见钟情。爱情的花朵在她们的心底盛放,大家都羡慕着,用艳羡甚至嫉妒的目光环绕着她们。但是有一天,另一个新来的学弟闯入了她们的世界。这位女孩也喜欢上了这个学弟,成为了他的女朋友。女孩觉得这两个人都是她生命中非常珍贵的人,她深陷其中,难以自拔,难以取舍。最终,两个男生撕破脸皮,决定以决斗了断。女孩知道后,很伤心。经过多日的内心挣扎后,她选择了一个唯美的离开方式——在某年某月某日某时身着白色纱裙乘着鹅毛大雪纵身跳下了教学楼,甚至连她触地死亡的图像都很唯美。心理学老师讲得饶有兴致,认为这是一场女主人公精心谋划的结束生命的神圣的“圣礼”,我却为我的这位素未谋面的学姐感到莫名的哀伤。生命历程中,太多的事原本轻若鸿毛,可偏偏就是如此让人难以承受。

    这些年,不断地从身边的人的口中,或者网络、报纸上,得知一个又一个年轻或者正值壮年的生命突然结束了。突然得让所有认识他或她的人都难以相信,但事情还是这样或那样地发生了。我仿佛看到了生命不堪承受的重负,像一个个巨大的钟型钢盔,重重地压在每个人的头上。所幸的是,不管内心欢与苦,大多数人都还在努力生活着。

    我想起诗人老巢在得知诗人卧夫意外身亡后在微博上写下的话:“我相信卧夫不是迷路,是自断后路。死,和活,都不讲理。要尊重每个人的死亡权,这也是人权神圣不可侵犯的一部分。”死,和活,都不讲理。多么精辟的总结。让我瞬间醍醐灌顶。我又何必太过于执著于这雨能否洗净人世的悲伤!
(编辑:作家网)

上一篇: 《又见平遥》观后感

下一篇: 远去的乡村

  总访问量:143561  当前在线: 75468
中国自然资源作家协会主办 ICP/IP备案号:中国自然资源作家协会主办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学院路31号 邮编:100083 电话:010 6655 4693 传真:010 6655 4693 主编信箱:536265197@qq.com QQ:5362651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