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找回密码  
 

彪炳千秋

发表时间:2015年04月02 作者:袁赣湘点击:2279次 收藏此文


——纪念赣南地矿人在赣州发现新类型重稀土矿45周年



引言


    邓小平:“中东有石油,中国有稀土。”
  稀土素有工业“味精”之称。
  上世纪七十年代初,原江西地质局908地质队在江西赣州市的龙南等地发现了以镱、镥、钇为主的新类型重稀土矿床(又称离子吸附型稀土矿和新类型重稀土矿);原909地质队在寻乌等地发现了以铕、钆、铽等矿种为主的中稀土矿床。在江西赣州分别发现的中、重两种类型的稀土矿床,被誉为是一件彪炳千秋的重大发现。其中尤以龙南足洞新类型重稀土矿床(又称离子吸附型稀土矿)的发现和取得研究的突破,它不但改变了世界稀土工业的格局,还被誉为世界矿业史上的重大发现和世界找矿史上的重大贡献。
  1988年,“江西新类型重稀土矿床发现勘查及成矿理论的研究”荣获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科学技术进步一等奖;“江西省龙南县足洞重稀土矿”荣获地质矿产部找矿成果一等奖。正是由于江西赣州稀土矿床蕴藏丰富、品位高、开采便利,经济价值高,2012年10月,国家工信部正式授予江西赣州为“稀土王国”。

一、地质找矿重心大转移

1969年3月,中国军队与苏联军队在中国一侧的黑龙江省的珍宝岛发生了武装冲突。这一次的武装冲突差点让中苏两国走向一场发生巨大战争的边缘,两国关系也因此走到了历史的最冰点。
这一次小规模“武装冲突”,给当时的中国带来巨大影响,毛泽东主席向全国人民提出:“深挖洞、广积粮、不称霸。”“备战、备荒、为人民。”的最高指示。也就是这一次的“武装冲突”,给中国的国防工业和众多民生工业提出了严重警示。国务院、国家计委重工业局立即对关系到国家重工业的基础、国计民生以及地质找矿等行业做出了重大调整。
在江西赣南从事地质找矿的原908、909地质队,也分别接到江西省重工业局、江西地质局和赣州地委行署的通知,要把地质找矿的重心从寻找钨等矿种,转向寻找重工业急需的稀土矿、石油、煤、铁、铜等矿种以及民用的食盐为主。
1969年初,原908地质队根据江西省重工业局的指示,要求把地质找矿队伍从“崇余犹”(崇义县、大余县、上犹县)三地转移到了信丰、龙南、全南一带。找矿重点也由单一寻找钨矿转变为综合普查找矿。
初到信丰、龙南一带,908地质队一时处在人生地不熟的两难地步。当时赣南地质工作程度较低,地质资料不全,造成该大队后备勘查基地紧张。又因赣南交通不畅、信息不灵、单位又缺乏必要的交通工具,弄得地质技术员们搞外线普查出击,找矿队伍满天飞,但收到的成效并不理想。
一晃几个月过去,全队的地质找矿工作进展不大,矿苗子是发现了好几处,但经过采样化验,效果均不理想,不但矿物含量不达标,而且队伍的勘探基地愈来愈紧张。当时,908地质队将四分队的分队部设置在龙南,从事是“九连山地区1:50000普查找矿评价”。
信丰,自古素有“人信物丰”之称。龙南,自古就是客家人心中的风水宝地和交通要道。在这片风水宝地的地下到底有没有蕴藏丰富的矿藏,这些矿藏又到底躲藏在何处?地质技术员又该如何获得打开地下宝库的“金钥匙?”
那个年代,全国正处在一场“造神”运动的顶峰,由于“文革”余毒影响,干部职工的思想较为混乱,队伍各种“派性”也较为严重,但广大职工大干社会主义的热忱十分强劲。908地质队党委领导班子经过反复学习毛主席著作,引导干部职工就“打开地质找矿新局面的主要矛盾是什么?”展开了一场大辩论,在辩论中职工队伍里两种思想、思维争论得异常激烈。广大职工从学习毛主席“人民战争”理论时得到了启发,认识到人民群众是大地的主人,他们熟悉当地的一草一木、一山一石。地质找矿首先要批判“地质工作神秘论”、“群众落后论”和“先知先觉”论。
真理越辩越明。地质找矿若能效仿“人民战争”的做法,发挥出人民群众的巨大能量,就能为地质找矿寻找出一条新路子?
908地质队及时把在学习毛主席著作中收获的准备发动群众找矿、报矿的体会,汇编成材料向赣州地区革委会的领导作了汇报,杜昭等地委领导同志认为这种活学活用毛泽东思想的工作方法非常好。在他的关心下,得到信丰县委的大力支持,信丰县委成立了以县委副书记林少滨为主的群众找矿、报矿领导小组,并成立起了从生产大队到县委的“三结合”群众报矿领导小组。
908地质队地质技术员组成了若干找矿宣传小分队,带着矿石标本深入到村镇、学校、农舍、田头,宣传找矿报矿的意义,还组织一批地质技术员拿着矿物标本到圩镇摆起一个个“矿石标本摊子”,向赶圩的当地农民讲解和普及找矿常识。广大农民群众的积极性调动起来后,产生了巨大能量。它如同在赣南各地打了一场群众找矿、报矿的人民战争。一时间,在赣州各地区呈现出农民群众踊跃向地质人员报矿的高潮。908地质队还建立和健全了宣传、接待、处理群众报矿的制度,做到了“报矿有人接待,矿点有人核查”。908大队地质找矿人员深有体会的说:“依靠群众,我们找矿有了千里眼,脱离群众,我们就变成了睁眼瞎”。
根据群众找矿、报矿的成果,908地质队经过认真研究,取得了一系列重大找矿成果,建立了数个勘查基地,一举扭转了勘查基地不足和盲目、单一找矿的被动局面。
值得一提的是,1969年12月26日,国家计委地质局为在全国掀起了一场群众找矿报矿的高潮。由江西地质局908地质队筹办,在江西省信丰县召开了全国地质系统“活学活用毛泽东思想,发动群众报矿经验交流现场会”。
参加此次“群众报矿经验交流现场会”的有来自全国各省市(区)地质队的技术人员、贫下中农报矿积极分子和少数民族同志,有“支左”解放军,各省、地、县、公社的代表和各级地质机构代表422人。大会由地质部地质生产组长康卜主持,地质部军代表办公室主任崔文波致开幕词,会议为期七天。四川、云南和江西信丰县的群众报矿积极分子在大会上介绍了典型经验。会议期间,908地质队和信丰县还筹办了一个有100余种矿物标本组成的大型展览。之后地质部拨专款2万元作为在各县巡回展览和宣传队的经费,赣州地区有6万人参观了展览。
会议结束后,国家计委地质局还专门组织了江西、湖南、四川等省的十多名地质技术员共同编撰了一本《群众报矿知识》的小册子,分发给各省县(市)找矿当地的农民群众。

二、心装找矿报国之志

龙南,料坑。
又一个农民当圩的日子,30岁刚出头的地质技术员颜定邦,正拿着一块块由他精心准备的矿物标本,在圩镇上耐心地向前来赶圩的农民讲解报矿知识。
这种“白麻石”里面就含有珍贵的矿藏。这种“千层石”里面就含有贵重金属……
“老表,你说的“白麻石”我们那里遍地都是。”
“对,你说的“千层石”我也看见过,我家后山就有。”
“你可不可以带我去看看?”
“这有什么难的,我逢完圩就带你去。”
走在去料坑崎岖的山路上,颜定邦的大脑还一直在想,这种“白麻石”是不是伟晶岩型铌钽矿。到了这个叫足洞的山上,颜定邦高兴起来了,以他对从事地质找矿近十年的经验和他还在读大学一、二年级时经历过的群众报矿经验,他见到了当地的花岗岩风化后呈白色的状况,认为这个地方应当值得进一步进行地质普查与研究。
1938年元月,出生在革命老区江西省永新县一户农民家庭的颜定邦,他的父亲和岳父都曾是红军的红色后代,他的血液里就流淌着革命先烈的“红色基因”。在党的阳光哺育下,让颜定邦从小铭记“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只有社会主义才能救中国”的真正含义。1958年,颜定邦作为全县首次选拔的优秀高中毕业生不经高考就保送进入大学,被保送到江西省第一届招生的江西工学院地质系(后改为江西地质学院)读书。
年仅20岁的颜定邦并没有因成为“全县优秀高中毕业生”的荣耀而兴奋,反而把他心中的满腔热情降到了冰点。他主动向学校领导提出不要保送,要参加全省统考。但学校领导不同意。校领导以你要参加统考,这就是不服从国家分配,你可能参加统考也不会录取,还可能要受到批判为由拒绝了颜定邦的申诉。但校领导还对他说了一条出路。“如果你不去读大学也可以,那就到团县委去工作。”颜定邦激动起来了:“上大学这是我梦寐以求的事情,我们的国家是无数革命先辈流血牺牲打下来的江山,需要我们去建设。要建设好美好的祖国必须要有科学技术知识和建设的本领。”……
入大学校园以后,颜定邦立志要在大学校里学习到更多、更加丰富和扎实的科学技术知识,才能报效祖国。颜定邦把自己的主要精力集中于学习地质学有关的基础理论方面。在学院里主修了地质学有关的基础理论知识,对于构造学、矿床学、地球化学等比较爱好,但他不过于偏重,而是在追求更多更广的基础知识,以便在实际工作中加以运用,以求探寻更新、更符合实际的知识。另一方面也在探寻地质工作在国民经济地位的想像空间而进行文艺创作,以满足他对地质工作热爱的信心和决心的欲望。颜定邦在暑假期间多是进行野外地质生产实习,以提高和巩固所学的地质知识实用价值,也锻炼他从事地质工作的能力。他的毕业论文就取题于“城门山铜矿地质特征及其成因探讨”。此论文在学院进行公开答辩中被评为优秀毕业论文。提出了铜矿成矿多阶段性、多型复合叠加成矿的看法。
三年多的学校学习生活,虽然学业成绩优异,并一直担任班里的团支部书记、班长、系团总支委员、学院团委委员等职务,1959年,他任书记的团支部被地质部评为优秀团支部。
1961年7月,颜定邦从江西地质学院毕业后,就分配在江西地质局908大队(赣南地质调查大队前身)从事野外地质找矿工作。
1965年,颜定邦光荣地成为一名中国共产党党员后,他的工作积极更加高涨,要把自己一身的热血都奉献给地矿事业。

三、藏在深山初露真容

1969年,908大队四分队在进行“九连山地区1:50000普查找矿评价”的过程中,分队对龙南县料坑花岗岩伟晶岩脉型铌钽异常点检查评价时,发现花岗岩风化后呈白色。发现这一情况后,颜定邦又联想到了当地农民群众报矿的信息。10月底,分队成立以颜定邦为小组长的地质小组,委派他率领地质小组进入料坑地区对花岗岩风化后呈白色的状况进行普查。颜定邦和他小组的八个人用一根扁担、两根麻绳挑着简单的行李就这样来到了料坑矿区,小组的主要任务是对这一地区花岗岩风化后呈白色的状况是否存在伟晶岩型铌钽矿进行论证,力争把这一地区的地质情况弄清楚。
当时,在赣南从事地质找矿的技术员们对稀土矿的知识了解甚少。因为当时中国的稀土工业基本在祖国的西北部,内蒙古自治区的白云鄂博和“草原钢城”包头市就有世界知名的“稀土之都”、“稀土名城”。
什么是稀土? ‘稀土’是在十八世纪末被发现时,因其氧化物又有难溶于水的“土性”,故称为稀土。它是由化学周期表中的第三副族中的镧、铈、镨、钕、钷、钐、铕 、钆、铽、镝、钬、铒、铥、镱、镥等等15个镧系元素,以及性质与它们相近的钪和钇,共17种稀有元素组成的一个金属大家族。
稀土又有两分法分组以Gd划界的原因是:从Gd开始在4f亚层上新增加电子的自旋方向改变了。而Y归入重稀土组主要是由于Y3+离子半径与重稀土相近,化学性质与重稀土相似,它们在自然界密切共生。也有的根据稀土元素物理化学性质的相似性和差异性,除钪之外(有的将钪划归稀散元素),划分成三组。
即:轻稀土组为镧、铈、镨、钕、钷;轻稀土为La~Nd;
中稀土组为钐、铕、钆、铽、镝;中稀土为Sm~Ho;
重稀土组为钬、铒、铥、镱、镥、钇;重稀土为Er~Lu+Y。
颜定邦听说了上级领导要求寻找国家工业急需含钇的稀有稀土矿床的消息后,他心中藏着的那股“报国之志”又涌现在了他的大脑。他与小组的地质技术员们一道开始自学起稀土矿床的知识来。
脑子里有了寻找稀土矿床的这根弦后,颜定邦在进入矿区时,除了对伟晶岩型铌钽矿床普查与评价工作格外留心外,脑子里就十分留意寻找稀土矿床。他和技术员们经过近一个月工作实践和认识,有意识地把找矿侧重点转入寻找以钇为主的稀土矿床上来。
颜定邦从科技书中得知,从1794年发现元素钇,到1945年在铀的裂变物质中获得钷,再到1947年美国人马林斯基等人制得钷,历时150多年。人类才把17种稀土元素全部在自然界中找到。从那时起,人类才将元素周期表中第三副族的钪,钇,镧,铈,镨,钕,钷,钐,铕,钆,铽,镝,钬,铒,铥,镱,镥17个性质相近的元素全部列齐,把它们列为一个家族,取名稀土元素,其中从镧到镥15个元素又称为镧系元素。
而在龙南料坑普查与评价伟晶岩型铌钽过程中,他们对矿区及外围进行了地质调查和采样,发现伟晶岩脉体由外接触带到岩体内脉幅变宽,而铌钽含量由外到内有规律的变化,由外到内钽的含量降低而铌的含量相对增高,并了解到花岗岩体内接触带的花岗岩钠化强烈,黑云母化发育,岩体呈舌状侵入于侏罗纪的火山岩系地层中。根据有关资料的综合分析,尤以足洞这一区域钇元素含量较高,有寻找稀有稀土矿床的有利条件。
那个年代,“知识越多越反动”。颜定邦和他小组里的地质技术员们为了尽快在大脑里积蓄丰富的稀土矿床知识,千方百计地学习当时苏联出版的业务书籍里关于稀土方面的知识。在那种“政治斗争”环境下,颜定邦只能偷偷摸摸地学习业务知识,不但不敢公开宣扬,而且要尽量利用晚上的时间坐在床头上看书学习,万一被少数“头上长角、身上长刺”的人知道了,轻则会受到讥讽挖苦,重则就有可能会受到批判和批斗的结果。
颜定邦把工作重点转向花岗岩体内部的探索后,除在岩体内部揭露含铌钽的伟晶岩脉体外,还布置基本上垂直岩体接触界线的探槽工程进行揭露岩体,分别在伟晶岩脉体和花岗岩体内系统地采集样品。在探槽揭露的花岗岩风化层的槽底按照一米一个样连续采集,并把伟晶岩脉体分开采集样品,区分为做人工重砂样,化学分析样和光谱样;在槽壁按照一定的间距为10米但以揭露深度最深处为主,自上而下按照同样样长系统地采集上述样品,但腐植层分开采集,以便相互验证和对照。探槽纵横交错,样品采集垂直水平都有。
化验室经过对样品分析的筛选,光谱样做半量金属分析,以利于综合找矿;化学样做铌、钽、钇、镱等元素氧化物含量化学分析,而后只做稀土氧化物总量分析氧化钆和氧化钇含量的分析;人工重砂样以分析含铌、钽、钇等元素的矿物含量为主要分析项目。
那个年代,又是全国人民“活学活用”毛主席著作最辉煌的年代。颜定邦和技术员们学习了毛主席著作中得到启发,认识到在开展普查工作中,只有靠多做工作,多实践一些领域,才能多增长知识和才能有新的创造,有新的发现,有新的前进。
颜定邦他们的做法,在当时得到少数负责人的反对。说什么“你们挖了这么多槽探,还只找到几根萝卜丝,以后要算账的”。并要他们转移到其他地方去工作。
在四分队技术负责人主持下,第一批光谱样分析成果送到了矿区,发现铌钽元素含量不高,而含钇、镱及其他稀土元素含量相对较高,而且它们之间含量呈近似正比关系,尤以钇和镱元素更为明显。钇(Y)元素含量半定量全分析结果显示均大于0.01%,而三分之一以上的样品钇的含量大于超过工业品位。接着第一批化学分析成果也到了,其分析结果与光谱半定量全分析成果近似一致,铌、钽氧化物的含量达不到当时工业要求,但基本上达到综合利用工业要求和肯定了其矿床的工业价值。而氧化钆和氧化钇的含量则很富,特别是氧化钇的含量大于0.01%以上的样品达82%以上,其中大于0.05%以上的样品达32%,有少数几个样品氧化钇的含量大于0.1%。这一信息给在矿区工作的同志带来极大的安慰和鼓舞,后来的化学分析成果和光谱分析成果均很好。      
那个年代,也是革命工作大团结、大合作和催人奋进的岁月。江西地质局中心实验室的同志得知908大队在龙南县料坑矿区发现了含钇元素较高的信息后对矿区的工作给予大力支持。中心实验室的同志对只要是龙南矿区送来的矿化样品,做到了不但提前进行分析,还采用当时最先进、最可靠的分析方法。经过多次分析检测,提高样品分析质量。而且还将这些矿化成果按照规律性进行了一定的排列,比如,稀土氧化物的品位在花岗岩风化壳中在垂直方向上自上往下增高,往往在腐植层中达不到工业要求;在水平方向上花岗岩体接触处和风化程度不好地段,稀土品位低,在风化程度高,破碎带通过地段稀土品位高。
“好事多磨”。后来的重砂鉴定成果含钇的矿物含量不高,其与化学分析结果相差很大,而且化学分析成果含钇高的样品则人工重砂鉴定成果中含钇的矿物含量则低,尤其表现在破碎带通过地段的样品和风化程度较深的样品,其样品两者分析结果相差更大。这是什么原因呢?化学分析成果应该是没有问题,因它与光谱分析成果相符,问题出现在人工重砂鉴定上。
颜定邦就把这两者不符的情况及大家的分析意见,写成了一封信交给时任908地质队化验室的负责人,请他们查查原因,并诚恳地希望他们到矿区来和地质小组的同志一起找原因。这时为了应付外来的压力和矿区内部一些人的悲观情绪,颜定邦就把小组的同志分配四人到全南县、九连山等地进行选点踏勘;其他同志均为两人一个组。留在矿区的地质员颜定邦、龚长生、陈维源以及多名采样工人,则把工作重心放在寻找原因和扩大矿区远景上面。这个时段的工作重点是加强岩体的地质特征调查研究,进一步查明花岗岩体内稀土富集程度的地质特征,以寻找化学分析成果和人工重砂、鉴定成果不符的原因。
在加强野外工作中,颜定邦与大家一起在野外选择有代表性的地段,采集大重量的样品就地分选和淘洗,而寻找含钇的矿物。他们采用最原始的方式,用锄头挖槽探井,再从槽探坑井中采取矿样,用民用的竹筛子筛矿样,用肩膀把一袋袋矿样挑到山下,再挑回住地,淘洗等工作都是地质技术员自己动手。当时正值严冬,野外工作环境较为恶劣,尤其是天气又冷、风霜又大,颜定邦他们早出晚归,克服重重困难,技术员硬是在结冰的水中去淘选矿样,遇到有水的地方,技术员就挽起裤腿双脚站在冰冷的水中取样。他们在矿区如同拼命一般的工作,赢得了分队领导和职工们的理解,分队领导和在分队工作的同志也纷纷前来帮忙,钇含量较高的矿床渐渐地露出了水面。

 四、用地矿人的良知执着坚守

在料坑工作的那一段时间里,颜定邦因工作压力过大,劳动强度过重,生活和工作环境较差,外加上他经常整夜整夜的失眠,一米七几的年轻汉子,体重还不足百斤。终于在12月中旬一天,在山上采筛大样过程中,颜定邦的胃提出了强烈“抗议”。胃出现严重的大出血,把在山上工作的同事们吓坏了,急切地把他送进了医院治疗。经过医院精心治疗,颜定邦脱离了生命危险,但医院根据颜定邦胃出血的严重程度和造成体质太差的状态,要求他住院治疗一个月。
颜定邦人在医院里,心里仍一心想着矿区的工作,他认定这个矿区应当有极好的成矿条件,因为他所发现的含钇元素不但超过了国家工业开采要求含量的数倍以上,且还存在矿区分布广、品位高、面积大、易开采等诸多先天优异条件,更何况又是国家工业急切需要的稀有矿种。他觉得他应当凭着地矿人的良知和信仰要坚守下去,真正把这一地区地下的情况弄清楚。假若在他手上把这个钇元素含量极高的矿区丢失了,他就是罪人,就是地质找矿人的耻辱。
颜定邦人在医院住院,心里始终放不下矿区,他生怕分队某些不懂业务的领导以所谓“革命”或浪费国家资金等理由,要他们下马。颜定邦住院其间,矿区的普查工作由陈维源同志负责。在工作中较为谨慎的技术员陈维源,时不时地到医院和颜定邦研究矿区的工作。因小组人员太少和力量薄弱,颜定邦只好布置他们向岩体内部进行自然重砂样的采集,找矿工作以扩大矿区远景和寻找新的线索为主。
颜定邦经过一个多月的治疗,他的胃出血刚有好转,就因工作需要赶赴矿区工作。这个时候分队某领导传达大队革委会某副主任的指示:“矿床再大、品位再高,回收不了,也只能让它埋在地下。料坑矿区要立即下马,转到其他地方工作,不要再打蘑菇战了。”
颜定邦不同意这个意见,他生性耿直、脾气急躁的性格又一次大暴发,他坚定地反驳道:“矿区要下马,你革委会要来文件,口说无凭,何况你们下结论过早,品位分散没有用,你们有何证据?”某领导则以“这是大队实验室的人说的……你是不是看不起领导干部!”颜定邦也十分坚定的说:“国家急需这种矿种,这个矿区又很有潜力,必须要用事实说话,我们也会想尽办法把它们攻克,待矿区的真实资料证明清楚了再下马也不迟。”
颜定邦的顶撞也遭到了他小组少数同志的反对,其中也包括与他成天在一起紧密配合工作的战友,因为有的技术员对矿区和寻找稀有稀土矿床存在着认识问题,少数同志也认为采了这么多的光谱矿样太浪费国家的资金了……。
冷静下来以后,颜定邦也深刻地反省了自己的言行和反复检查了工作中的过程,他认为他的言行并不是显示自己,而是对党和人民事业的赤胆忠诚,现在国家急需这种含钇元素的矿床,这里就有极好的找矿线索,为何不继续探索下去呢?这里明显有极好的矿化线索?又怎么不让地质技术员继续去理解认识与与探索这种国家急需、极有远景的矿化线索?
还令颜定邦十分苦恼的是,在那个特殊年代,寻找含钇的稀有矿种,属于保密矿种,既不宜让过多的同志掌握矿区的实际资料,更不能在工作中随便乱说话。因为该矿区的线索指导方法均是他一个人根据工作需要,边实践边学习拟定的,许多同志不理解、不了解应当是正常的情况。
为了让更多的同志理解矿区的工作所取得的实际成果,颜定邦建议暂停矿区的野外工作,对矿区现有资料进行全面的整理。技术人员通过参加资料整理,发现他们所做工作的矿区范围内钇含量已达到特大型矿区,可综合利用的含铌、钽元素的矿物量也达到中型以上的矿区。通过资料整理,技术员们的心里亮堂了起来,大家一致认为要把这个矿区继续搞下去。但现在最关键的问题是稀土的赋存状态要如何解决?还要查清化学分析结果与人工重砂鉴定成果不相符的原因。
而解决稀土赋存等方面的深层次问题,仅靠在一线从事地质普查技术人员的闯劲还远不能完成,必须要得到整个大队乃至更上一级单位的支持与协助。
颜定邦不断地向大队写信和向有关单位救援。908大队根据颜定邦以及四分队提出的要求,及时派出大队地质生产组的地质工程师、实验室重砂鉴定员和化验技术人员前往矿区指导工作。

五、矿区取名“七0一”矿

当时寻找稀有稀土矿是一项属于保密性质的工作,领导们一再要求知道的人越少越好。为了便于保密和对外的称谓,那个时候对矿区最好取用矿科名为代号,但寻找钇矿本身就是要保密,这个矿区应当用什么代号?
有的同志说现在的时间是1970年1月,我们就取“七0一”矿。经过大家讨论,小组内部的意见基本一致,在征得大队的意见后,就把“七0一”矿这个番号取代了龙南料坑足洞矿区。
为了平息外部的压力和缓解小组内部的矛盾,颜定邦决定留少数人在矿区继续工作,多数人暂时转移到全南县塔背进行锆铪矿点检查评价工作。小组的行动得到了大队许多领导同志的支持,也缓解了一些上下级之间的矛盾。大队同意龙南四分队料坑地质小组以浅坑(坑深3-4米)为手段,按照一定网度由西往东、由密到稀控制足洞舌形花岗岩体,以扩大矿区规模。前后共施工浅坑290个,采集稀土化学样品313个,光谱全分析样102个,人工重砂样21个,测试成果氧化钇>0.05的有215个。
据此,小组初步圈定有进一步工作价值的矿化范围为24个平方公里,氧化钇富矿块段为4平方公里左右。在施工过程中,大队实验室派出重砂鉴定员尹道玲和多名化验技术员前来矿区协助工作,以便进一步查明化验分析结果和人工重砂、鉴定成果不相符的原因。
颜定邦当时提出个人的想法和做法供他们参考。第一在有代表性地段进行了就地采样,就地淘洗和鉴定,以寻找含钇的矿物和新矿物;第二在有代表性地段选择有代表性的样品,特别是化学分析成果与重砂鉴定成果相差太远的地段采集样品,不经淘洗在室内按照主要造岩矿物和副矿物分选出来,如长石及其风化物、云母、石英和副矿物,分别选出来逐个组成样品分别进行稀土含量的化学分析,以了解稀土元素主要分布哪一种矿物中,以求提出今后工作方向。
实验室重砂鉴定员尹道玲等同志同意了颜定邦的意见。在这个过程中,矿区地质小组配合实验室的同志根据野外地质的具体情况还做了不少工作。在采集的五个有代表性样品中经室内工作发现了世界罕见、我国首次发现的砷钇矿,并确定了90%以上稀土元素富集在花岗岩岩体风化壳中的高岭土中,这为查清稀土赋存状态指明了方向。

六、终于发现了砷钇矿 

“砷钇矿”的发现是在龙南料坑矿区重大发现之一。砷钇矿的发现过程应当属于地质技术员们对矿区矿化物的认识与升华的过程,是在实践的过程中反复认识相互配合而确定的。整个发现过程:是在五个样品分选过程中,淘洗工刘先仁在具有电磁性的矿物中发现有一种似长石的矿物具有电磁性,刘先仁把这些矿物交给重砂鉴定员尹道玲和某化验技术员去鉴定。当时有人认为是长石,或是长石里有具电磁性的矿物。
对工作认识负责和事业心极强的尹道玲是一位出生在“红色故都”瑞金革命老区的一名红色后代,他的血管里与颜定邦一样,也流淌着红军后代的“红色基因”。从地质学院毕业后的十几年里,对本职工作十分执着敬业认真的他,就一直在908大队实验室当任重砂鉴定员。大队借调他到龙南料坑矿区去工作之前,尹道玲马上就充实自己大脑中的稀有稀土矿床方面的知识,并对前一段时间颜定邦小队送来的化学分析矿样、光谱等样品进行了研究,他从自己大脑里专业知识的角度预测到,龙南料坑矿区定会是一个大有作为的地方,定会是一处轰动世界的知名矿区。
尹道玲把这些矿物送往江西地质局中心实验室进行鉴定和化学分析,经X光轴鉴定,目前世界所掌握的矿化物资料中,还没有一种矿物与此矿物相符,只有加拿大的砷钍石的晶轴与此矿物晶轴相似,中心实验室的结论定名为“砷钍石”。但从矿物全分析的结果来看,钍的含量并不高而含钇、含砷量较高。颜定邦对这个“砷钍石”提出了不同的看法。他说按照矿物成分命名原则来看是不相符的,含钍低而含钇高,请化验室的同志再考虑一下。
尹道玲再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