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找回密码  
 

这个特工有点拽

发表时间:2018年11月13 作者:杨多军点击:117次 收藏此文

第三章 风起云涌

“哪个是钟凯?钟凯……给老子站出来。”

几个操着砍刀的男人气势汹汹地闯了进来,大声嚷嚷着找人。

钟凯闻声望去,不由吓得面无人色,期期艾艾地走过去,嘴中蹦出来的话结结巴巴地:“大哥…大哥…人在呢…不要这么大声嘛?咱们有话好好说。”

 “我们还说得清吗?赶紧的,还钱,不然,今天可就不客气了。”

带头的黑脸汉子晃了晃手上的砍刀,凶神恶煞的样子,裸露着一对结实的胸肌,胸肌上纹着一头眼睛冒着红光的恶狼,气势凛然,凶神恶煞,完全无视别人的存在。

“大哥,能不能给点面子,你看,这么多人,不要让我下不了台嘛?”钟凯萎顿不堪,眼睛中露出惊恐的神色。

“好你个钟凯,还讲价钱,是不是?你不知道啊?有钱就有面子,当初你赢钱的时候不是挺威风的嘛。怎么?在这儿花天酒地的就没钱了?”黑脸汉子说着说着,眼神一扫,声调一变,嗫嚅地说:“哎唷,陪你的妞很靓嘛!你小子很会享受的啊?”

“小兄弟,哪条道上的?”旁边的康德海再也坐不住了,他平时最恨别人比他神气威风,比他狠,不由就怒气冲冠起来。

黑脸汉子转过头来,不屑一顾,恶狠狠地说道:“怎么?你要给他还钱啊?”

康德海气得七窍生烟,怒吼道:“后生,面孔很生啊?快把你大哥的名号报上来?”

黑脸汉子睁着一双诧异眼神,大声回敬道:“我大哥叫一本万利,你认识不?”

康德海被气得吹胡子瞪眼,不由阴狠狠地问:“他欠你们多少?”

黑脸汉子定神看了康德海一眼,轻蔑地说:“不多,连本带利350万。”

康德海一听,头都大了,口中喷出火来:“你这是狮子大张口,抢劫啊?”

黑脸汉子猛然吼叫道:“放你娘的狗屁,愿赌服输,规矩你懂不懂?你以为高利贷是你们家开的啊?”

康德海突然平静下来,带着几分阴阳怪气,冷冷地说:“钱是有点多,这事我管不了。不过,你今天得罪了我,想走,恐怕得留下一只手。”

“那就要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

康德海往后一仰,只见两个精壮的汉子一跃而起,就向黑脸汉子的面门招呼而去。

黑脸汉子的手下也不是吃斋念佛的主,早就洞若观火,蓄势待发,有几个欢蹦乱跳的家伙早就和来人接上了招,嗜血的杀气瞬间被激发出来。

只见舞厅中一片刀光剑影,打斗声此起彼落。

 “钟凯,你这是怎么了?”张盈盈挨到瑟缩发抖的钟凯身边,关心地问了起来。

钟凯突然看见张盈盈从天而降,惊骇不已,惊悸的面孔早已变形,却冲张盈盈猛然吼道:“盈盈,你不要过来,他们有刀。”

张盈盈俯下身来,轻柔地问道:“钟凯,你这是怎么了?他们为什么要追杀你?”

“盈盈,我对不起你,你离我远点,他们是一群恶魔,会要人命的。”吓得六神无主的陈凯把张盈盈住后一拉,自己的身子就让了出来,赶紧又把张盈盈向旁边的人群推去,他心里好担心黑脸汉子会伤害到她。

黑脸汉子早就注意到了这个举动,轻蔑地一笑,阴阳怪气地说:“唷,这个时候还想当护花使者,我看你死到临头还是色心不改。”说着说着,就流气十足的挨了过来。

张盈盈把陈凯往旁边一推,猛的一挺身,摆了个咏春拳的架式,大声回敬道:“有胆就放马过来,谁怕谁啊?”

“嚯!想不到还练过啊!看样子,今天我可得破戒了!要知道,以前我是从来不打女人的。”黑脸汉子话音还没完全落下,手上的流星弯刀就急刺刺地朝张盈盈砍去,张盈盈一个旋身,巧妙地躲开了,顺势右手回掌一劈,紧接着左拳猛得横扫,如同流星追月,一拳正中黑脸汉子的后脑勺。

围观的人群传来一阵叫好的喝彩声。

黑脸汉子摸了摸有些疼痛发麻的后脑勺,毒辣恶狠的脸沉了下来,怪腔怪调地说:“想不到还有两下子哟。”

张盈盈轻叱一笑:“何止两下子,还有三下子呢,就怕你招架不住。”

黑脸汉子冷着脸,语调冰冰地说:“呵呵,看不出来,你还是一爱管闲事的主。”随即大手一挥,冲着身边的几个手下大声一吼:“兄弟们,操家伙。”

“是,老大。”

只见,三把流星弯刀朝张盈盈猛劲砍去。

张盈盈勇敢地迎上去,左冲右突间紧紧护住面门,一瞅准空档便使出杀招不停还击。然而她毕竟是一名女子,时间久了,体力那能与几名壮汉相比,在闪转腾挪间,手臂和腿早就各挨了一刀。

杨天奇在人群中冷静地观望着,默不作声地看着这突生的变故。

受了伤的张盈盈死命地支撑着,眼看张盈盈飞起双脚就要踢倒一名杀手,却见另一名杀手的流星弯刀已经夹腥带雨地照她脑门劈来。说时迟,那时快,只见杨天奇“唰”的一下蹿出来,一双威力无比的铁手闪电般死死钳制住那只握刀的手腕,眨眼间,一招分筋错骨手,只听“嘎嘣”一声脆响,对方手腕断折,手上的弯刀也不听使唤地掉了下来。

围观的人群望过去,惊呼得唏嘘连连,就连另两个杀手也觉得来人的身手不可思议。

张盈盈转过身来,只见杨天奇的双手正死死地捏着那只折断的手腕,横眉怒目,阴恻恻地冲黑脸汉子吼道:“不要欺人太甚。”

黑脸汉子愣了愣神,恶声恶气地骂道:“哪里来的野小子,敢来搅大爷的局,是不是活得不耐烦了?”

杨天奇一把扔掉手中的断手,大声喝道:“我的忍耐可是有限度的。”

钟凯趁这个空档,挨到张盈盈身边,吃惊不已:“唉呀,盈盈,你流血了,让我赶紧送你去医院吧!”

歪坐在地上的张盈盈抱着受伤的手臂,不由冲陈凯啐了一口,破口骂道:“钟凯,真想不到你是个懦夫。”

张盈盈说话的声音很快就被黑脸汉子的声音掩盖过去。

“唷,今天爱打抱不平的人还挺多的啊!看来,我今天得好好收拾你们了。”黑脸汉子说话的时候油腔滑调,一副高高在上的派头,手上把玩着一柄流星弯刀,只见其锋口寒光闪闪,夺目刺眼,左右晃动间看得旁观者无不心惊肉跳。

杨天奇冷眼一横:“我可警告你,这样欺负人,是没有好下场的。”

黑脸汉子霸气十足:“我就欺负你,你能把我怎么样?”

杨天奇好言规劝道:“小心我让你下半辈子生不如死。”

“简直就是放屁,浪费我时间,你大哥我可是按小时收费的,担误我收帐。你,给我好生记着,今天,你自己要结梁子可欠下我的债了。”黑脸汉子霸道无理极了,口口声声都是狂言狂语。

突然之间,战事再起。杨天奇运足内力,左奔右突间使出几招致命八卦掌,心随意转,如同雷霆出击,幻影幻形间,黑脸汉子和几个手下,只有招架之功,没有还手之力。一会儿功夫,几个杀手就躺在地上哼哼叽叽。

四周的观众眼看一群凶神恶煞被打得落花流水。同时,杨天奇敏捷的身手惹得众人惊叫不已,“啧啧”称奇。苏晓丽和几个妖娆的钢管舞女也禁不住呐喊助威:“帅哥威武!帅哥神勇!”

“小子,算你狠,我认栽了,给我等着。”黑脸汉子眼看大势已去,一边擦着奔流不止的鼻血,一边愤恨不平地说着,狼狈极了,顾不得收拾失落的行头。身边的几个手下也是一瘸一拐,夹着尾巴,一溜烟屁滚尿流地跑了。黑脸汉子跑着还不忘恶狠狠地扔下一句:“小子,以后被我碰见,给我小心点,咱们走着瞧。”

杨天奇顾不得狼狈不堪的黑脸汉子,转过身来,对地上的张盈盈关切地问道:“这位姑娘,你没事吧?”

张盈盈撑起疼痛的身子,心里是满满的感动:“我没事,谢谢你救了我!”

 苏晓丽抚摸几下波澜起伏的胸脯,急急地冲过来,一拍杨天奇的肩膀,大咧咧地夸奖道:“小子,你真棒,算我看走眼了,想不到你的功夫是一流的,咱们是不是可以交个朋友啊?”

杨天奇也没理睬苏晓丽的无事献殷勤,抱起受伤的张盈盈就往外面走去。

张盈盈就任杨天奇有力地抱着,感受着杨天奇有力的心跳和雄健的肌肉。杨天奇浑身上下散发着那份特有的男人气息,惹得她内心深处有几分春心荡漾,张盈盈轻轻地闭上双眼,醉心地享受着那一抹无法言语的温情,内心觉得有一股天旋地转般的甜蜜,脸上却显现着小女孩那梦幻般的娇羞。

苏晓丽紧紧地跟了过来,冲醉然若梦的张盈盈没心没肺地嚷嚷道:“盈盈,从今以后,你那个负心汉子可就再也指望不上了。”

苏晓丽在说这话的时候,钟凯正躲在角落里羞愧得无地自容,悄悄地跟在他们身后。

康德海望了望两个躺在地上哼哼哎哎的手下,大声叱道:“费物,简直就是一群吃货。”瞬间一转身,冲走过身边的杨天奇闪过一丝犹疑的神情,转尔喜形于色,志在必得地说起来:“人才啊!我终于发现人才了。”



湖南省石门县国土资源局:杨多军

QQ:978801819

(编辑:作家网)

上一篇: 红颜劫

下一篇: 这个特工有点拽

  总访问量:79030  当前在线: 10937
中国自然资源作家协会主办 ICP/IP备案号:京ICP备11028287号-1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复兴门外大街1号 邮编:100860 电话:010-68046807 传真:010-68046807 主编信箱:536265197@qq.com QQ:5362651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