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找回密码  
重要通知:网站近几日要进行改版,中间可能会引起访问不稳定,后台技术员会全力处理,由此给您带来的不便,还请见谅,多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这个特工有点拽

发表时间:2018年11月13 作者:杨多军点击:81次 收藏此文

第四章 邂逅

上海市中心医院,张盈盈正躺在一张清新整洁的病床上,胳膊和腿上都缠着紧密的绷带,在穿透玻璃窗的阳光下,脸色苍白,神情显得十分憔悴。苏晓丽正在一旁精心呵护着,一边端来可口的营养早餐,一边絮叨:“快多吃点,我的大小姐,你可受伤不轻啊!把这些有营养的食物都吃下去,你才会好得快点。”

“晓丽,我真的吃不下,你能不能让我静一静。现在,我的思绪好乱。”

“我的乖乖大小姐,你昨天表现得好神勇哦!在那么危急的时刻,幸亏那个杨天奇及时出手相救,要不然你还不得被那帮黑暗份子给劈了,就是没打死打残了也怪令人心痛的,那可就让我再也看不到你纯洁的笑脸了。”苏晓丽说着说着,竟然毫无缘由地抽泣起来。

“晓丽,不要哭了,没什么大不了的,我这不是好好的吗。”

这时,病房门口呈现出一大捧鲜艳夺目的玫瑰,足有九十九朵,紧接着,钟凯那张经过精心雕饰的脸,恢复了往日神情,笑嘻嘻地靠了过来:“盈盈,我来看你了,这是送你的鲜花,它会让你心情舒畅一点,这是果篮和鸡汤,都是你平时爱吃的,你的气色看上去好差,吃点水果,你的脸上才会焕发光彩。”

张盈盈看到钟凯那张恶心的嘴脸,神情淡漠,怒然吼道:“钟凯,你这个懦夫,我再也不想看到你,你给我滚。”

“盈盈,请你不要这样对我,我们真的可以重新来过。我知道我错了,真的,我现在悔改还不行吗?求你再给我一次机会,你的一切住院费用由我来出吧。我也不想你有意外发生啊!真没想到,关键时刻你能挺身而出,表现的那样勇敢,让我羞惭的自愧不如。”陈凯半低着头,期期艾艾,诚恳至极。

张盈盈用暗然神伤的眼神冲陈凯轻蔑的一扫,转过头去,不禁落下泪来,痛切地喊道:“滚,我再也不要相信你那些鬼话连篇的说辞了。”

苏晓丽不忍看到张盈盈伤心落泪,赶紧拾起花束和果篮,往钟凯怀中一塞,急急推攘着:“钟凯,你快走吧!你的那些悦耳动人的话再也打动不了我们家盈盈的心了,就请你不要瞎子点灯白费蜡了。”

“可是,盈盈,我对你是真心的啊!就请你看在我送你玫瑰的份上,让我现在照顾你吧!”

“我不想听,我不想听……钟凯……你太令我失望了。”张盈盈说完,双手用力地捶打着床沿,伤口的撕扯加重了她的疼痛,她那伤心的泪再也控制不住,唰唰地流了出来。

苏晓丽还在猛劲地推着钟凯,而病房外的走廊上却出现了一支整齐有序的队伍,为头的正是穿着紫红套装的康德海,身后八个跟班个个戴着墨镜,着笔挺的黑色西装,迈着机械而有力的步阀紧紧跟随。风情万种的林紫苑着一袭鲜艳夺目的裙装,妖娆妩媚地扭着小蛮腰,亦步亦趋地紧贴着康德海。

“哟,这不是钟凯吗?你来看女朋友啊?”康德海冲被推到门口的钟凯冷不丁地甩了一句。

钟凯尴尬地笑了笑,谦和地说:“还在追求之中。”

“怎么?这种人间尤物还打算放掉?”康德海言语间满是揶揄。

钟凯羞得满脸通红,赶紧打岔道:“康总,上次那个交易,我可就仰仗你了。”

“交易,什么交易?我和你有交易吗?”康德海摊开双手,显出一脸的莫名其妙。

“康总,就是昨天我们在夜巴黎谈好的交易啊!”钟凯紧紧地盯着康德海,急迫地说。

康德海大手一挥,神气活现地:“我不记得了,你闪一边去吧,我还有正经事要谈呢。”

钟凯一听这话,急上眉梢,哈巴狗一样:“康总!你不会这么不讲人道吧!说好的事,你可千万不要变卦啊!我还等着和你合作进行这个工程,赚这笔钱还高利贷呢。”

康德海气得直哼哼:“你还高利贷关我屁事,你不是挺有本事吗,你可以自己想办法嘛。”

钟凯可怜巴巴地哀求道:“康总!求你了,就给我一次机会吧。”

康德海用脚狠踢半跪着挨过来的钟凯,凶狠狠地说:“去去去,别防碍我的好事。”

钟凯身子一闪,纵身一跃,一把抱住康德海的大腿,用饱含沧桑,充满悲戚的声调哀求道:“康总,求求你了,我只要你给我这一次机会就好了。”

康德海对手下使了个眼色,只见几名手下猛地拧起钟凯,朝走廊的深处扔去,钟凯萎缩的身躯在地上打了两个圆滚,停了下来,瑟缩在墙边发抖。

康德海拍了拍粘满灰尘的裤腿,冲钟凯啐了一口痰,恶声恶气地说:“真鄙视你这种小人,原以为你是一位有势力的人物,没想到你是这么的不经折腾,我看还是算了吧!我怕我和你达成了协议,你会坏我的好事。”

钟凯失望至极,不仅悲愤填膺:“好你个康德海!你今天不仁,别叫我明天不义。是你逼我的,小心我把你的丑事都抖出来,到时,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康德海望了望灰头土脸的钟凯,轻蔑一笑:“就凭你三脚猫的本事也想抓住我的把柄,你真是贪心不足蛇吞象呐。小伙子,我今天告诉你,你还太嫩了点,在我面前装神弄鬼,小心我让你在地球上消失。”说着,阴森森的眼神,狠狠地冲钟凯做了个杀头的动作。钟凯机伶伶打了好几个冷颤,惊怔得浑身抖个不停。

几名手下也跟着起哄:“滚,还不快滚。”

康德海话音刚落,几名手下冲上去,对钟凯一阵狠命推搡。转而,康德海走进病房,冲病床上的张盈盈关切地说道:“哟,美人,你可伤得不轻呀!让我看看这位勇敢的小姐。嗯!脸蛋是蛮漂亮的,就是太憔悴了点。医生,快请主治医生过来,让他们用最好的药,不能让这位漂亮小姐身上留下任何伤疤和瑕疵。”

“干爹!她就是我常给你提起的张盈盈小姐,是天姿盈盈美容院的老板娘,她的瑕疵修复美容推拿手可是一流的棒!”林紫苑深情款款地搀起康德海的手,冲张盈盈甜甜地一笑,情意绵绵地介绍着。

张盈盈认出了林紫苑,也认出了林紫苑的干爹康德海,看着俩个年龄差异太大而又说不清关系的男女大秀恩爱的样子,突然感觉一股翻江倒海般的恶心反胃。

苏晓丽见到林紫苑,眼睛却笑成了一道缝:“哟!林小姐,你怎么也过来了?”

林紫苑撒开康德海的手臂,莲步轻移,杏眼横扫,挨上前来,给苏晓丽递上一束娇艳欲滴的百合花,樱桃小嘴俏皮地说:“当然要来看看我的美丽天使,我可不希望盈盈小姐有任何闪失,我这张脸还要她来帮我妙手回春青春永驻呢。此来,还想一睹杨大侠的风采呢。干爹,你说是不是?”

“是啊!是啊!昨天出手的那名小伙子功夫真是太好了,杠杠的,一流。我喜欢人才,我要定他了。他在这里吗?”康德海说完,豪气地打了个响指。一名手下递上一条晶莹碧绿的翡翠项链,一看就是价值不菲的A货。

苏晓丽眼睛直直地盯着,放射着贪恋的绿光,康德海径直向张盈盈走去,温婉轻柔地往她脖子上戴去,而张盈盈却巧妙地躲开了,惊恐莫名地推辞着:“康总,请你收回礼物,你的礼物太贵重了,我受之不起。”

“都是重情重义的江湖儿女,没有什么受得起受不起的。再说,你的巧手令我们家紫苑如此青春靓丽美妙动人,我感谢你还来不及呢,怎么又会受不起呢?这种货色,也只有你这样的漂亮女人值得佩戴,值得拥有,戴在你白晰的脖子上它才会焕发出无限光彩,我这一番心意,你就收下吧!”

康德海不愧为江湖情场的老手,那一番说辞总是悦耳动听,打动人心。

苏晓丽早已按捺不住,大步上前,一把夺过康德海手中的翡翠项链,“盈盈,难得康总一番苦心,你就收下吧!我看,还是让我暂时替你收下保管,哪天等你高兴的时候再戴着玩。”

“对对对!美女,改天一定记得戴着玩啊!对了,你叫苏晓丽吧!我们家紫苑有提到过你,来,礼物你也有份。”康德海说着,摸出一条足金项链,冲苏晓丽递了过去。

苏晓丽在接过项链的同时惊呼道:“哇……这项链太漂亮了,康总你真是慷慨豪爽啊!”康德海趁机狠狠地摸了一把苏晓丽纤细白嫩的手腕,苏晓丽完全沉浸在情不自禁的喜悦之中,无暇顾及康德海的轻薄。

张盈盈看在眼里,急在心里,他可不想找个干爹什么的来当靠山,一看康德海那副色眯眯的嘴脸,心里就有一种怒火中烧,不免冲苏晓丽喊道:“晓丽,你能不能自重一点啊!收人家礼是要还人情的。”

“还人情,对呀!是得还人情,等紫苑小姐再到我们美容院做皮肤保养,我们给她所有的服务项目都打八折优惠,再提供上乘的优质服务,一定让紫苑小姐满意,让康总满意。”

苏晓丽正有滋有味地说着,这时,病房外的走廊上传来钟凯因绝望而撕心扯肺的呼喊声:“大侠…大侠……救我……”

杨天奇正巧提了一盅冒着热气的鸡汤经过,听到断断续续的求救声,就朝地上的钟凯望了过去。不好,只见三个黑衣壮汉正在整治钟凯,一个捉手,一个捉腿,一个掐脖子,让钟凯只有出气之力,没有还气之功,那场景真是快要一佛出世,七佛升天。杨天奇一个健步上前,猛地踢开紧按着钟凯的三双大手,眼神凌厉地射向康德海的三名手下,低低的怒吼道:“请不要在这儿耍横,这是医院,病人还需要休息呢。”

康德海的三名手下正好在夜巴黎见识了杨天奇的身手,知道来者并非等闲之辈,都不由自主地松开了双手,站在一旁。

杨天奇说完,步履快捷地走进病房,冲张盈盈歉然地说:“昨晚你太累了,医生给你包扎完就睡着了,现在醒来了,快趁热喝点鸡汤吧!对了,你的医药费我已经给交了,你就安心地养伤吧!等伤养好了,你就可以安心地回家了。”杨天奇一边说着,一边将鸡汤倒进小碗,用小勺舀了送到张盈盈嘴边,一边的苏晓丽眼神都呆了,就那样傻傻地站着看,惊喜莫名。

张盈盈眼里满是感动的泪花,从小到大,还没有一个男人这么体贴入微过,亲手给她捧来一碗滋润心田的鸡汤,顿时,有一种天旋地转的幸福包裹着她,她泪眼婆娑地说:“杨大哥,你不应该对我这么好,真的,我会受不了的。”

杨天奇侧目瞟了一眼斜对面风光八面的康德海,接过口,故意大声道:“盈盈,你不要想偏了,我这是救人救到底,送佛送到西。我是真心希望你早日康复。”

康德海一听这话,满心欢喜,不由上下打量起杨天奇来,心里眼里不停地审视着功夫卓绝的杨天奇,一尊伟岸身躯横陈在眼前,自有一种震慑心魄的气势,再看那对小女生体贴入微的关怀照顾,与自己等量齐观,不免生出一种英雄惜英雄的感慨。

说英雄重英雄。康德海继而点了点头,更加肯定了自己的判断,心里盘算着,这小伙子定是只迷途的羔羊,我得把他收入馕中为我所用,不由冲杨天奇大声说道:“杨侠士,认识你很高兴。我这张卡里有十万,拿着。就当是我把盈盈小姐的住院费用还给你了,像你这种人才,想要用钱好说。请不要推辞,算我借你的好了。”康德海边说边把一张银行卡往杨天奇怀里硬塞。

杨天奇转过身来,放下汤碗,本能地推辞着:“康总,我只是名打工仔。无功不受碌,你的钱,我不能要。”

“打工仔也有出人头地的时候,拿着。我康某人最欣赏人才了,只要是人才,我是见一个爱一个。说真的,我行走江湖三十载,还从来没有见过出手像你那样快捷的杀手,简直就是招招致命。这点钱对你这样的人才来说不算多,再说,我刚答应了这位美丽的盈盈小姐,她住院所需费用,一切由我买单,你就考虑考虑加入我们的团队吧。我这儿正缺你这种勇猛无敌的人才。”康德海扫了一眼张盈盈,转而,眼神直直地盯着杨天奇,诚恳至极。

林紫苑的眼神婉转温柔中透露着火辣,直勾勾地盯着丰神俊朗的杨天奇,俏生生的杏眼不免生出几份爱慕,一边搀扶着康德海的手臂,一边冲杨天奇嗲声嗲气地规劝道:“帅哥!我干爹让你拿着,你就拿着吧!英雄也怕有落魄的时候呀!万一遇到个啥急事难事的,也好解那燃眉之急呀!”

杨天奇思绪百转,心想鱼儿终于开始上钩了,但是还是按捺住了内心的喜悦,一把推开面前的康德海的手,冷若冰霜地说:“还是先让我们看看盈盈小姐的伤势吧!工作的事,以后再说。”

直到这时,康德海心里终于盘算开了,眼前这名年轻人,一定不是警方卧底,肯定是名可以纳入麾下的人才。



湖南省石门县国土资源局:杨多军

QQ:978801819

(编辑:作家网)

上一篇: 这个特工有点拽

下一篇: 纨绔总裁

  总访问量:68396  当前在线: 303
中国自然资源作家协会主办 ICP/IP备案号:京ICP备11028287号-1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复兴门外大街1号 邮编:100860 电话:010-68046807 传真:010-68046807 主编信箱:536265197@qq.com QQ:5362651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