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找回密码  
 

回忆录一个地质队员蹉跎人生

发表时间:2018年11月14 作者:程元合点击:101次 收藏此文

第二章 艰难地求学之路

第一节 在饥饿中读完小学

1945年,中国人民经过八年艰苦卓绝的抗战”最终取得了胜利,日本宣布无条件。同年我也到了该上学的年龄。原西仓小学又在原程氏家庙复学。西仓小学也属于原河阴县官办,经批准成立校董事会,董事长是国民党伪乡长冯绍先。三四位教师都是在本村聘用的私塾的先生。教室有三间瓦房(即祠堂)和两条没有门窗的破窑洞。几张课桌是由几家私塾凑上来的,大部分是用砖墩支木板当课桌,凳子由学生家长自备。当时尽管家里很穷,父亲还是带我到校报了名。学生都是附近几条沟的农家子弟,一共有五六十个学生,分两个年级。过去读过私塾认识几个字的大一点孩子编入二年级,教室设在词堂;没读过书出上学的的编入一年级,教室在靠山窑洞里。我分到一年级,开始学写字用得不是笔不是纸,用得是黑漆木板粉笔或石板石笔。黑板粉笔石板石笔家里无钱,父亲给我准备了一块普通木板,粉笔是从姥姥家借的。一年级刚开也没有课本,有两门课。识字和查数。教识字是程绍周老师,教一些单字:“山、河、土、地、人、家、大、小、上、下、左、右等等”,顺便也学注音符号,注音用的还是解放前的注音符号。因为家里穷,我是穿的最破烂的孩子,平常很少同学在一起玩,总感到低人一等,平常只顾认真学习。为人老实,经常受人欺负,老师也认为家里没势力,把我当坏典型,特别是绍周老师,经常挨他的板子。有次手都打肿了,根发面馍一样,疼的掉眼泪,回到家里痛得不敢端饭碗,也不敢对家人说。他上课,不准上课解小便因为喝的都稀汤寡水,小便多,几次尿到裤里。教查数的是冯俊英老师。因为查数查的比较快,还会简单的口算加减,所以经常受到他的表扬。到了二年级,有了课本,语文用的是“民国小学一年级课本”。记得第一课是“国父遗像,将主席像”,第二课是“来来来,来上学。去去去,去游戏”。因为要练大、小字,父亲给我准备了笔墨纸砚、作业本等。到了二、三年级课文中,课文中有好多励志篇,例如:“司马光砸缸”、“匡衡借光”、“陶侃背砖”等等。这些对我一生教育、影响很大。要学好就得头悬梁锥刺股专心致志,不怕吃苦。二、三年级教《国文》的是程子箴老师。他对学生要求很严格,每篇课文都得要求会背。早上轮流到他那背书,背不会,下去再来背,一直到背会为止。指导学生写毛笔字,教学生怎样握笔、运笔,每个字要求横平、竖直、撇如刀、捺如铁,一气苛成。写好每个字都经他改,写得好打圈,不好打叉。我的字就是那个时候打的基础。1947年春,因为家里实在供不起,休学在家了一期。

1949年秋季又回校复课,还跟三年级上课。秋季刚发了新书,下课活动书没拿稳,刮大风,就被大风卷跑。这是我一生最痛心的事,也不敢给家里人讲,家里也确实没钱再买。上课没了课本,和同桌共用,回家就借同桌的书把作业做完。以后又被同学从山上捡回还给我,可惜已经学完。教唱歌的是冯文法老师。最是我难忘的一首歌是“放学回家吃饭”,歌词大意是“放学回家吃饭,饭是哪里来源?……”唱到这里,我就感到心酸,父母供我上学多不容易!再不好好学,对得起父母吗?这首歌激励我恨下功夫,不辜负父母。我也真下了功夫。为了练好毛笔字,我真把父亲留给我的瓦砚被磨穿了,没有了砚台,又没有钱买墨水,就扫锅底灰、灯灰自己加水做墨水。到了高年级又興用钢笔,没有钱买,我就用铁皮、竹筒自己做了一只蘸水笔。作业本是反正两面写,真不能用时,把作业本打成纸浆,烘干做成纸再用。

解放后,教师是外地公派的,因离家远,常住校。因我村离学校近,教师用水,都是由我担水给学校送的。家里没有油点灯,因家里离学校近,父亲到学校借用老师的灯光做作业。做完作业老师有一本书《十万个为什么》我特别喜欢看,这本书里面有很多天文地理知识,例如“火山是怎样形成的,日月星辰的运行等”,使我增长不少知识,引导我爱上了自然科学。也巧,使我将来从事了地质工作。

我上小学时,因家里穷,为人实诚、老实。却常被一些富家子弟看不起,还无中生有的在墙报上说我的坏话,休辱我,当然我也无处申诉,只有忍辱。

第二节 每天跑十几里路,两年念完高小

1951年春,初小毕业,当年参加了初小升高小的统考,被录取后分配到蔡村寺完小。学校离家有五六里路,早上得起得很早,中午来不及回家吃饭,母亲每天都得起得很早准备好早饭和中午带得干粮,早上天不亮就得往学校赶,一路摸黑去上学。刚开始学校连开水也没有,中午喝凉水啃干馍。后来学校怕学生生病才供应了开水。上高小五年级时我得的黑热病还没有好,就利用星期天到高村卫生院打针。

蔡村寺完小是刚成立的带帽完小。新增加的两班五年级因缺乏教室,上百个学生就挤在寺庙的北大殿。教师也都是各小学抽调上来的。五年级当时只开了《语文》、《算术》两门课,教语文的是刚从西仓(牛口峪)小学调来的段松鹤老师,他既兼班主任又是全校的教导主任。语文教得很好,印象最深的是在课堂上讲标点符号正确使用和标点符号在文章中的重要性。他举了一个例子,一次主人雨天不想留客,就写了一篇告示,内容是“下雨天留客天天留我不留”,贴到墙上,因为没有加任何标点,客人看到,加了如下标点,“下雨天,留客天,天留我不?留!”,告示的意思正好和主人的原意相反。通过这个例子,说明标点符号在一篇文章重要性。

刚上高小,又一次碰到意外,课间操和一个同学在早场玩双杠,那个同学突然从双杠上掉下来,被路过的教导主任的段松鹤看到,那个同学是他小学教过的学生,可能有点偏心,不问清楚,就说我把他拉下的,批评了我一屯,这一次在幼小心灵中,又一次受到莫大的委屈。

上六年级时,学校腾出了教室,把百十个学生分为两班,即甲班、乙班,我被分到甲班,班主任是陈柏林。教师配齐了。科目增加了《地理》、《历史》、《自然》、《体、音、美》。这是新中国成立后颁布的第一套高小教课书,这套教材对我来说增加了不少知识,至今我还完整的保存着。

六年级对我印象最深是班主任陈柏林老师。他任我的《语文》课,他重视学生的写作能力和提倡学生练毛笔字。每周布置一篇作文。我最怕写作文。文字素材缺乏,又不善于组织,每次都是三分,当时实行五分制。我喜欢写毛笔字,经常得五分。另外他提出甲班、乙班互改作业,这样使学生有了互相学习的机会,又锻炼了学生的判断能力,起到了事半功倍的效果。他为了扩展学生的视野,增加知识。学生都是农村孩子,没有出过远门。为了让学生出去长长见识,1952年秋组织全班同学到邙山参观国内最长的黄河大桥。来回上百十里路,因为路远,让学生早上六点钟自带干粮到校操场集合,排好队集体出发,由他亲自带路。路上怕有的学生掉队,宣布了路上不准离队乱跑。因为有的学生年龄小,已经走了三个多小时,老师怕累着这些学生,上午十点到达樊河完小后,老师安排稍作休息。樊河完小老师一看是兄弟学校师生,要到黄河铁路大桥参观,接待非常热情,连忙烧了一大桶咸菜汤,给学生长途跋涉的身体补充的水分。这让我们全体师生十分感动,由学生代表写了一封感谢信,感谢贵校领导提供的茶水。稍作休息后,补充了水分,恢复了体力,学生热情高张。离目的地还有二十多里,老师怕当天回得太晚,家长着急,不敢多停留,就立即启程赶路。中午十二点,到达邙山山顶,全体师生在高处远眺了黄河大桥,看到南来的火车鸣着汽笛向北钻入山洞又跨过黄河大桥向北即逝而过。经老师介绍这条钢铁长龙就是京广铁路,它是祖国南北交通的大动脉,在这以前大部分同学从没有看到过火车。这一次真看到了火车,然后又下山,想在近处看看黄河大桥南。到了黄河南岸,看到铁桥像一条线一样横跨黄河南北。工人真了不起。想起在学校经常唱的一首歌“咱们工人有力量”歌词是“咱们工人有力量!嘿!咱们工人有力量!每天每日工作忙,嘿!每天每日工作忙,盖成了高楼大厦,修起了铁路煤矿,改造得世界变呀变了样!嘿!发动了机器轰隆隆响举起了铁锤响叮当,造成了犁锄好生产哟,造成了枪炮送前方!嘿!嘿!嘿!嘿!咱们脸上放红光!咱们的汗珠往下淌为什么
为了求解放为什么为了求解放嘿!嘿,为咱全中国彻底解放!
为了加强感染,又重复唱一遍===========
咱们工人有力量!嘿!咱们工人有力量!每天每日工作忙,嘿每天每日工作忙,盖成了高楼大厦,修起了铁路煤矿,改造得世界变呀变了样!嘿!发动了机器轰隆隆响举起了铁锤响叮当,造成了犁锄好生产哟,造成了枪炮送前方!嘿!嘿!嘿!嘿!咱们脸上放红光!咱们的汗珠往下淌为什么为了求解放为什么为了求解放嘿!嘿,为咱全中国彻底解放!”我想将来自己也要当一名工人,投入到祖国的大建设中,修更多的铁路,建更多的工厂。

下午老师又带我们参观了“桥南铁路小学”。听了人家老师讲得地理课,又参观了人家教室里的地球仪和看了挂在墙上的中国地图和世界地图。看到祖国幅原辽阔,将来能参加了工作,正等待着我们去建设她。到了太阳快落,还是兴致未尽。在老师的催促下才排好队返回。走到樊河完小天已经完全黑。这时队伍已经不成行,年龄小的已经走不动,老师不得不,要三、五成群,要互相照顾,由老师压尾把学生一一送到家,我走到家,已经是半夜了。尽管很累,但通过这次参观,大开了眼界,长了知识,感到收获很大。

五三年春天临毕业前,班主任陈柏林老师又带全班同学到荥阳省建材厂参观。荥阳省建材厂当时是省里最大的用机械化生产砖瓦的专业厂。据说郑州市盖大楼用的砖瓦有三分之一都是该厂的。首先参观了机械化生产流水线车间,,从半泥、捝坯、装窑、出窑全部使用机械化流水线。看到机械化生产就是好。但要想掌握机械化生产,就得先学好文化知识。通过参观促使我们好好学习,掌握好现代化的机械化生产知识,将来才能投入祖国社会主义建设中去。

高小两年,也给贫困家庭增加不少负担,使父母作了不少难。买书、作业本、笔墨纸都得花钱,虽然有了地种,但只有一亩半种粮地,一家四口人,打的粮食还是不够吃。家里连吃、穿都顾不住,要拿出钱供我上学,也实在不容易。要花钱,就得靠母亲夜里纺线、养鸡卖鸡蛋换点钱,我深知钱来的不易。当时学校要求学生愿意参加参加少先队,提出申请,我听说批准后,要五毛钱买红领巾,我想为五毛钱,再不能让家里作难,就没没有提出申请。后来母亲看到人家孩子都戴红领巾,问我为啥没带?我哭了,说:我不是不想戴红领巾,而是看家里拿出五毛钱,实在难。不戴红领巾,只要好好学习,戴不戴没啥。母亲看到我说这样的话也痛心的哭了,说:不戴红领巾,让人家瞧不起,说你表现不好,你要申请加入少先队,说啥话也要给你准备五毛钱,但我还是这五毛钱来之不易,临到毕业也没有提出申请。

第三节 艰难的三年初中

1953年夏高小毕业后没几天,由班主任陈柏林老师带领全班同学到广武参加成皋县第一初级中学高小升初中统考。笔试考两门:《语文》和《算术》另加一门口试,一天考完。考前父亲托人给当时的教导主任于海阔写了一封叫我叫我给本人,录取时给予照顾。我生来性格耿直,考试全靠自己,考不上就回家种地,不靠后门上学,就把信撕掉了。考试结束,顾不得看考题答案,急着回到家里帮家里干农活。往年招八班,今年只招三班,五中取一。录取通知下来,没有我,就安了心在家种地,在家好好干活,减轻父母负担,改变家里一穷二白面貌。想到真录取了,也不一定上得起。谁知学校不久又扩招了一班,第二批录取有我。当时我正在黄河北滩区割草,父亲托人过河通知我被录取了赶紧回来。听到录取,我也高兴不起来,明知在上三年学更难熬,我也不想再上。但父母父亲既然托人来叫了,还是想让我继续读书,将来有个好的前途。我想不能辜负了他们,也只好乘船回到家准备到学校报到。听说上中学要住校,在学校搭伙,母亲赶忙给我准备了铺盖、碗筷,为交书本费和伙食费,又临时借了两块钱交给我。当天父亲送我报了到。报到后被分到丙班,班主任兼教《语文》的是个女老师,叫徐文周。全班五十个学生,有七个女同学。安排好座位和学号,我的学号是1013。上课了,第一堂课是语文,徐文周老师教《语文》课很有要领。她特别重视课文的朗读,每教一篇课文都是先由她领读。她朗读时快慢节凑,到哪里停顿掌握得很好,而且很富有感情。学生都喜欢听她的朗读。通过朗读加深了对课文的理解。在课堂上她不但自己朗读,还经常让学生朗读,让学生在朗读中掌握好字、词、句的时间和感情上的抑、扬、顿、挫的人表达。一次让我在班上朗读一篇课文,本来我就不善于朗读,也不知是过于紧张,朗读得一塌糊涂。平时我的语文水平就很差。尽管她教得好,我却没学好。也努力了,怪我生来就没有学习语文的天赋。期终考试,其他科都是四分以上,唯独语文我只得了三分

她在教学中,对每篇课文哪一部分是平叙;哪一部分是插叙;哪一部分是倒叙;段落划分,为什么这么安排?句子中的名词、动词、形容词、副词、主、谓、宾语、标点符号的应用等等都讲得清清楚楚。

在教学中,她特别重视提高学生的写作能力,每学完一篇课文,都要学生写一篇作文。碰到好的作文拿到课堂上讲评。我最怕作作文,一次我写了一篇作文。大意是:在饭场吃饭时一位同学不小心掉了一块馍,我捡起来吃了。并借题发挥,说农民种地不容易,应该爱惜每一粒粮食,要是大家都作到了就给回家省了多少粮食,支援国家建设。我估计这篇作文会受到表扬,没想到她在班上点名批评我,说我不应该这么写,不应该提倡这种精神。我想徐老师不知道我的出身,从小要过饭,对一块馍也这么爱惜,估计徐老师她没有在农村种过地,不知种田的苦,也没读过这首诗,

要不不会对我这篇文章一分为二的看待。

又一次下晚自习她到男生宿舍检查,一个同学和我开玩笑把被子掀了露出光屁股,刚好被他看到,第二天在课堂上批评我,说我在宿舍打架,光着屁股,故意给她难看。当时农村都不富裕,十几岁的孩子大部分都是光屁股睡觉,我那是故意的。作为女老师检查男生宿舍不应该如此忌悔,更不应该没有弄清事实前在班上公开批评。从此她把我当作调皮的坏学生,并介绍给三年级的新班主任,使我在三年级一开始就背上坏学生黑锅。

上三年级时,换了班主任,是教《几何》的任海涵老师。他书教得好,学生都愿听他的课,对学生也很负责,下了夜自习还要到班上检查学生一天的纪律,对学生管理得也很严,要求每周写日记,并亲自批改,发现哪个学生有思想问题,就个别谈话帮助。班级举行什么比赛,经常都是第一。学生的学习成绩也比其他班级好,其中有两个,学生被保送上高中。班上同学也十分团结友爱,能互相帮助,例如我家庭比较困难,王祥同学在生活上经常提供帮助,我肚子饿了,他家里带的馍经常送给我吃,看我没穿的,帮我做了一件褂子。对班上集体的事情,都抢着干,例如有两个同学给班上点了三年汽灯,三年级时,班上买了一把推剪,我自报为同学理发。刚上三年级时班主任听前班主任介绍我是个坏学生,他特地安排我和一个女同学坐同桌。经过一段时间观察,我不是个老实学生。学习特别努力,特别是他教的课《几何》,考试经常得满分,平常经常安排我写板报,还让我帮助学习不好的同学学《几何》。改变了当初对我的看法

有一年粮食部门不再供应学生伙上粮食,学生背的粮食又不够吃,学校发动学生到地里掐老七角芽菜,蒸七角芽包子,七角芽窝窝头,七角芽馍,熬七角芽面汤,就那还不叫随便吃,每人一个包子或一个窝窝头,为了让学生吃饱,七角芽洗面汤随便喝,汤喝得多,尿多,一下课就赶忙往厕所跑。学生经常饿肚子,上体育课跑八百米,部分学生一半就昏倒了,很少学生能跑完全程。学校把吃不完的七角芽,晒干堆到仓库,以备过冬。有的学生,把七角芽窝窝头带回家给家长看。七角芽七角芽窝窝头吃了一段时间后,学生接二连三得盲肠炎,半夜往郑州抬作手术,学校也怕了,才让学生停止吃七角芽。

在初中的三年中,学生都是来自农村,当时的农村贫穷户多,除了家里有人在外工作,会有点现钱,多数家里没人在外工作,学杂生活费,也都是卖鸡蛋拿农副产品换点钱。我家地少,打的粮食还不够吃,没有多余的农副产品还钱,又没人在外工作提供帮助,每月得交五块钱的伙食费,确实也真拿不起。只有背粮食顶伙食费。当时我身体比较瘦小,每个月都得背三、四斤粮来回几十里路背到学校。家里真没钱没粮,愁得是每次哭着回去,又哭着回来。家里没钱没粮,但学还得上,可学校每星期都公布欠伙食费的学生名单,每次看到有我名字,催债如催命,欠债欠如命,明知家里没钱没粮,就只有欠着。一连三星期都没回家,母亲急了,托父亲送来30斤面,还不够还账。临毕业还欠学校两块五毛钱伙食费,办不了离校手续。没办法,借了李发合同学两块五毛钱才清了伙食费。

初中三年,我是经常身无分文。夏天就一身单衣,也没有洗换的,几星期不回一次家,满身脏兮兮。冬天就一身挂桶棉衣,也没有衬衣,一冬不洗不换,难免还生有虱子。早上上早操天冷,衣服单薄,寒风刺骨,手上冻肿的跟发面馍一样,出满冻疮。上体育课或课外活动,鞋子破了,经常打赤脚,同学送我个外号,叫赤脚大仙。上三年级时,老师动员叫学生买牙刷牙膏,上体育课都得穿三角裤头。我一直都没有卖。快毕业,我早上摸黑又打烂班上一个洗脸瓦盆,老师提出叫我赔偿,可我连伙食费也交不起哪有钱陪,一直拖,最后好心同学给我打了圆场,假说街上没有卖的,使我过了难关。

平常身无分文,为交两分钱团费,三年都没有写入团申请。一直扫快毕业,听说对报考录取有影响,才申请人了团。临毕业,我只有一年级上学期一门《语文》是三分,“其他科目都是四分以上”,差一门不够条件保送上高中。(1954年成皋县荥阳县合并,学校改为“荥阳县第三初级中学”)下图为初中毕业照

老师动员我报考高中,我哪有条件!听说上中专有助学金,吃饭不要钱,计划招生,包分配。想到早参加工作,早改变家里贫穷面貌,我执意报了中专。初中三年的集体生活,给全班同学留下了终生难忘的印象。几十年后同学碰面,还不忘初中三年的生活。

第四节  身上经常没有一分钱,唸了三年中专

参加中考,因为太紧张,数学没考好。第一志愿郑州机器制造学校没被录取。被第二志愿“西安地质学校”录取了。通知报到前学校要体检报告,要到郑州去体检,我没出过远门,父亲提出带我去,为了省钱,我说我一个人去,母亲不放心,给我准备了两天的干粮上路。早上步行四五十里到荥阳,再乘火车,到郑州后已是下午,赶忙到解放路教工医院体检,拿到体检书后,为了赶火车,十字路口不知道看红绿灯,又差点被气车撞到,汽车急刹车,挨了司机一顿骂,说我“不要命了”,真是差点没有命。急忙赶到火车站,已经没有返回的火车,在车站地上睡了一晚,第二天才赶回到家。回到家后,又为上学的路费犯了愁。去西安的火车要五元钱,先向生产队借钱,说收了秋就还,当时队上没钱,只有另想办法。

为筹被五元路费,母亲费尽了心机,没办法,找了已出门大姐,她也不富裕,硬要她凑五元钱。路费凑齐了,又想到我将要远离开家,担心我能不能自己照顾自己。在家再苦再难,到底是有亲人在,出外有了难靠谁?离报到的日子还有几天,要提前准备好要带的行李:夏天穿的、冬天穿的、铺的、盖的,虽无钱添新,只有把原来有的拆拆洗洗,该补的补补,该缝的缝缝,还不放心,怕衣服破了,又给我准备了针线包。临走母亲一早给我拍了几个纯蜀黍面饼,这在平时是很吃的,又煮了几个鸡蛋,鸡蛋是最近攒的,知道我要走没有买,鸡蛋我不,说,留下给父母吃,这那会扭得过。母亲打好包裹,父亲一再叮咛,说路上要注意安全,走到要回信,并提出要送我,我说我能背的动,不用送。看到年迈的父母,儿子要出外求学了,不知心里啥滋味,要说的话太多了,不能再说了,强忍着笑,让父母放心,儿子会自己照顾自己。

背着行李走四十多里到汜水车站赶火车。走到半路,被一个丢了东西的人拦着,怀疑我捡到他的东西,不容我辩说,强打开我的包裹检查,结果没有,就让我走了。没想到刚开始就真不顺利。到汜水坐上到西安的火车,一天一夜都没敢合眼。除下看好自己的行李外,就是思前想后。想到父母供我上学读书之难,又想到自己将来怎样报答。到达西安后一出站,一眼就看到学校迎新横幅,先到接待站报道,后坐上学校接新生的汽车直拉到学校。到校安排住下后,集体到食堂吃饭,八人一桌,主食是大米、白膜,随便吃,在家过年也没吃过真好。第二天学校叫报专业,学校就两个专业,一个是地质,一个是测绘,我报了地质专业,地质专业一共是个教学班,我被编到133班,(“1”代表一年级,“33”是建校以来地质班的序号。)班主任临时指定了班长,又召集团员成立了团小组。我们班只有四个团员,我被选为团小组组长,负责发展团员,又兼班里的生活委员。我们班一共50个学生,两个女生。全年级八百名学生大部分都是来自陕西、河南农村。陕西籍占三分之二,河南籍占三分之一。单荥阳就有八个,都是第一次来外地上学,老乡见老乡,该外亲,所以经常在一起玩。陕西人看不起河南人,称河南学生是河南蛋。因为解放前有很多河南人挑着担子到陕西逃荒,故陕西人称河南人是河南担。河南来的学生都比较穷,大部分穿的都是老粗布,大裤裆、对襟褂,第一次出门,家乡观念很重,在一起说河南土话,爱听河南梆子戏,听不懂陕西话和陕西戏秦腔,所以课外活动一播放河南梆子戏,河南学生就都集中到操场。河南学生在老家吃惯老家的红薯、稀汤,在这里天天大米干饭也不习惯,再加上换了环境,又远离了老家亲人,时间一长,不少学生还生了病。我就因为生活不习惯,得了得了一场大病,吃药长时间发烧不下,到大医院一检查是得了胸膜炎,引起胸腔积液,需要住院抽液治疗。怕父母担心作难,没敢给家里说。为不耽误上课,没有住院,坚持在学校吃药、打针,最后烧退了。因没有抽液,胸腔内留下液体的阴影。

还有一个和我同来学校的河南老乡,在校得病不久就死亡了。学校通知在农村家长来校处理后事。贫穷的父母艰难地又从千里之外的农村来到学校,看到辛辛苦苦抚养又供到初中毕业,满怀希望地送外出读书的儿子已经死去,泣不成声。我亲眼目睹了这样的事实,也不禁落下了同情的眼泪。但这不能说老师对学生不关心,往往从贫穷的农村来到城市里的孩子多有自卑感。父母不在身边,得了病又不愿意给老师讲,硬挺,所以才酿成这样悲惨的后果,给学校也敲了警钟。

大部分从农村来的学生,来到学校这个大集体还是感到学校的温暖。特别是我们班的班主任,她是刚从大学毕业教我们化学的身材娇小富家小姐,不但教学很认真,而且待学生也很好,知道学生都是来自四面八方,初来咋到,感到生疏,她像家长一样关心每一个学生,没有一点看不起农村来的学生。任班主任不久就利用星期天自费组织全班同学到西安莲湖公园开展集体活动,使全班同学特别暖心,感到班级就像一个大家庭一样。

学生开始上课。第一学期,课程还是以普通课为主,有《语文》、《数学》、《物理》、《化学》、《政治》另加一门《普通地质学》。学生学习都很认真。教语文的是一位中年女老师,很有才华,她丈夫是本校语文教研组组长,陕西作家协会理事,已出过不少作品。她除教好课本内容外,还给学生布置了不少课外阅读材料。例如,杨沫的《青春之歌》刚一出来,她就节选了部分内容朗读给学生听,朗读声音特别甜美,跟电台的广播员一样。通过听他的朗读,认识到像林道静一样一批革命青年,不屈不饶的革命精神和《青春之歌》中的语言之美。从那时起,我也爱看起了革命题材的小说。说语文老师很有才华,一点也不夸张。又如,1957年《汉语拼音方案》草案刚颁布下来,她就教会了我们用汉语拼音拉丁字母学会了汉字拼音本和汉字的平、上、去、入标记。同时又在班上教唱了汉语拼音拉丁字母歌,他跟英文字母的读音不一样,让我们记住了汉语拼音拉丁字母的汉语读音。这在正规学校,就连师范学校也不会这么快的开展。看出她接受新东西有多么快,教学生又多么超前。教高等数学的,听说是开封师院毕业的广东人,个子很矮,喜爱足球,跑得很快。踢足球前锋,经常参加校际比赛。说广味的普通话,学生也能听懂。他教高等数学,介绍学习数学公式的技巧,一依靠理解,二靠活用,用得多了自然就记牢了。平时他布置作业很多,她还喜欢让学生上课堂上板书,这样等于全班学生又复习一遍,效果很好。一次同时叫三个同学,其中有我,上堂同作一道题,我做的最快,其他两位也都做了出来,他笑了,他笑的不是我作的最快,而是笑他讲的东西学生都掌握了。教《普通地质学》的老师是湖南人,说一口浓重的湖南话,把“一公斤”,说成“一根筋”讲课使一部分同学听不懂。不过他讲也很认真。《普通地质学》,是地质专业的入门课。一开始讲的是地球在宇宙中的位置、地球的形成和组织结构、地壳的组成成分、地壳运动和不同时代地层岩石的特点等等,是学生也很感兴趣。

第一学期,快过冬了,学校准备了部分棉衣、棉鞋,补助给部分困难学生,看到我穿的鞋破了,补助了我一双棉鞋。放寒假了,很想家,但没有回家的路费,给家里写了封问候信,说我在学校很好,学校食堂不停火,就不回家了,请父母放心。话虽然怎么说,我还是惦念着家里年迈的父母。漫长的寒假怎么过,起初我想去工地打工挣钱,但冬天大部分工地都停工了。最后想起了买几张牛皮纸做信封卖,假期很多同学不能回家,肯定都要写家信,信封不愁卖,卖一个信封能赚一分钱,做一百个信封,能赚一块钱,假期卖出了两百个信封,赚了两块钱。想起这两块钱,够一学期日用,也减少了父母负担。

来学校时只带了身上穿的一套单衣一套棉衣和五元钱,买车票花了四元,还剩下一块钱,除下每月交团费外,其它没敢花钱。时间长了,衣服该洗了,但没有衣服换,人长大了,来到城市跟农村不一样,日常用品,牙膏牙刷、毛巾脸盆等,见其他同学都买了,没钱也买不了,暑假两个月还要到野外实习,衣服不买不行,真没有钱买,知道家里困难,也不敢向家里要,没办法,想起初中有个最要好的王祥同学,他没再上学,已经参加工作,给他写了一封求援信,没想到,一次就给我寄来三十元钱,真是同学之情深如海,在患难时候能帮助我,使我感激不尽终生难忘。考虑钱来之不易,离毕业还有两年,有了钱也不能乱花,尽量俭省着用,因为要到野外实习,衣服是必须买,最后捡最便宜的买了一套学生装和一套秋衣,要穿到毕业,总共花了不到十块钱。日常用品,也是捡最便宜的买,剩下的钱要俭省着花。

学了《普通地质学》后,学校要组织一次野外实习。实习基地在西安市南郊的終南山,海拔一千多米,来回一、二百里。实习像部队拉练一样,要求学生午夜12点钟起床吃饭,带住水和干粮出列队出发,晚上一百多公里有的同学实在忍不住边打瞌睡边走。上午九点钟才到达山下,本次实习目的地。老师宣布了注意事项和注意安全。随即沿上山小路,老师边讲,学生边观察,中午十二点到达山顶。站在山顶,北望西安市一览无余。吃了午饭稍作休息随即返回,晚上这十点回到学校,不少学生脚底磨了泡。对我来说,这是第一次实践了书本知识。初步认识了岩石,地层和地质构造,收获不小。

我记得除四害是1956年初提出来的,当时在初中我写了一篇周记“掏麻雀”,意思是星期六晚上邀了几个留校同学到农民家掏麻雀,掏了好几只,交给学校,还得到班上的表扬,这篇周记老师给我满分。到1957年春又掀起了“除四害”的高潮,西安市发起了全民除除四害运动。打苍蝇给学生规定了每天至少要上交多少,天天公布。星期天发动全体学生、机关干部全体出动和麻雀打疲劳战,学生爬到树上摇旗呐喊,到处放高音喇叭,让麻雀无处躲藏,自带被擒,疲劳一天,收获很少,这在现在看来真是劳命伤财。后来打麻雀有违生生物圈平衡,给麻雀平了反。

这年春天,很长一段时间晚上经常失眠,昏迷不振。不知是想家,还是生活有压力,夜里还经常做梦,老梦间在老家的生活。说来也巧,离快放暑假前几天,接到家里的来信,说要寄钱来,要我一定回家看看,我理解父母的心情,实际上我也想回家,离家快两年了,对家里父母的生活很不放心。马上回了一封信,说不要寄钱来,同学支援我的有钱,等到野外实习完一定回家。

考试一结束,马上要进行野外实习,地点在陕西铜川。一年级一共有四五百个学生人,每人发了一只水壶,打好行装从西安乘火车当晚到达铜川,住在学校备好的敞篷里,前半夜如入蒸笼,都没有盖被,后半夜又冻得全身发抖,一夜都没睡好,第二天搬到一个单位大礼堂,夜晚打地铺睡,这样坏的环境倒治好了我的失眠症。铜川在陕西省中部,盛产煤炭,号称陕西省黑腰带,老百姓的灶火旁就是煤层。参观了铜川附近的煤矿。后由老师带领到野外查看石炭纪地层剖面。出发前老师让同学带足盐水,以防出汗脱水,带上大蒜,以防晚上着凉拉肚子。经过几天的踏勘,认识了石炭系的地层和所含的大量的植物化石。最后到达地矿部石油勘查大队基地休息,作了野外实习总结,集体返回学校。

回校后,学校宣布正式放暑假。当天我就花了四元钱买了回家的往返半价车票,当晚带上晚饭吃得白馒头坐上回家的火车,第二天中午到达上街火车站,下车后先到马固完中看望初中的老同学,相见该外亲热,难忘初中三年之友情。遗憾的是再不能在一起共读。下午赶到了家,母亲慌忙给我做饭。我放下行李,看水缸盛水不多,说:“让我先去担水”。父母年纪大了,我每次回家都是先把缸里的担满。缸担满后,看到母亲给我做的是白面汤、白面烙馍,使我一阵心酸,你们在家吃糠咽菜,省下好的给我吃,我哪能吃得下去。真是可怜天下父母心。我坚持不吃,不吃吧,母亲又不高兴,我就提出咱们都吃,吃了晚饭,母亲又催着我换衣服,知道我临走只带了一身单衣,离家一年了,脏了,破了,紧该换了。走后赶忙又给我缝了一身白粗布单衣,等人回来现在回来了,赶忙催我换上,旧的要给我洗,我说:“不脏,在学校刚洗过,”哪能拗得过,做母亲的儿子再大也是孩子,坚持给我洗。她边洗,看到了就心里放下了心,我知道,父母没话说,话也都在肚里里。连忙催我赶快睡觉。

第二天我就跟父亲下地干活。农民常说“种田不上粪,等于瞎胡混”,多上粪,才能多打粮。往地里送粪是最累的活,不让父亲干,我来包下。送粪得先把粪一担一担担到大坡顶,再用独轮车把粪送到地。土粪送完送茅粪“即茅厕的粪”茅粪得用茅罐一担一担往地里担,因为离地较远,半个月才把粪送完。来到家后,吃的没有变,还是粗粮、红薯、稀汤、瓜菜代,在学校想吃也没有,感到这才是吃了十几年的家,虽苦,迫不得已也不想离开。假期有闲就在母亲身旁,帮母亲做家务,烧饭、洗衣、推磨、扫地,让她看到儿子虽不能长期在身边,能在身边一天,就安心一天。假期快到了,母亲提出让我去看看舅父、舅母,我想也应该,要是没有舅父、舅母,我也活不到今天。我想我还没挣到钱也没啥带,母亲让我把她赞的鸡蛋带去,到舅舅家后,舅父、舅母待我很热情,看我出外读书了,将来会很有出息,有这样一个外甥很高兴。说了一会话,问候舅父、舅母身体无恙,我提出家里忙,我得马上回去。舅母说啥话也不让我回去,要留我吃饭再走,说不吃饭,以后就不要再来。我只有留下吃饭。假期到了,母亲攒的十元钱要我带走,我说:返回车票我已经买好,零花钱我还有,说十元钱就留给恁花吧,看到家里处境,靠种地十元钱不知要用多少汗水换来。十元钱我执意不带,母亲说不带不让我走,最后把我省的钱掏出亲自让他们看看,才放心让我走了。

1957年秋季,进入第二学年,普通课就剩下一门《政治》。增加了不少专业课。有《矿物岩石学》、《矿床学》、《地层古生物学》、《地质构造》、《地形测绘》等专业课。教专业课的老师大部分是南方人,唯一一个河南人还是荥阳广武大师姑人,姓王,真算是老乡,见荥阳来的同学特别亲热。三年级时教我《探矿工程》,印象最深得是:他讲巷道掘进特别详细,如何支护,如何打眼放炮等。专业课光听讲,内容比较抽象,难以理解,得经常实验室观看实物。例如:讲到矿物时矿物有晶体和非晶体。晶体矿物要到实验室认识各种晶体矿物模型。古生物学讲到各个时代古生物学化石,也得到实验室观看实物。《地形测绘》因为安排课时较少,老师讲得太快,不得不靠自学。因为学业太重,我经常在星期天

到郊外清静地方自学。去的最多的地方是大雁塔慈恩寺,当时不收门票。在大雁塔慈恩寺根据“勾股玄”定理测大雁塔塔高。因为离市里太远,很少到市里去玩,唯一一次是和同学一起到王宝钏“寒窑”参观,来回三十多里,怕吃饭花钱,中午又赶回学校。

1957年,全国开始“反右”运动,老师搞得轰轰烈烈,划了好多右派。上级规定中专学生不划右派,只批判有右倾思想和对现实不满的学生,一年级抓了两个,停课写检查,课余时间搞批判,因为对这两同学不熟息,也没参加。有时课余时间看看老师的大字报,感到与自己无关,也就“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只想学好本领,将来多挣钱。听说河南省中专生划了好多学生右派,有得送劳改,58年搞极左还饿死好多人。

第二个寒假又要快到了,我又写了一封家信,说学校课业很重,想在校复习功课,同时寒假时间过短,我就不回家了。请父母放心,儿子一切都好,钱还没有花完。并祝父母身体安康!干活不要累着,不要多想,安心过个好年。

由于学习紧张,时间过得也快,转眼间到了放暑假的时间。这个暑假肯定不能回家,因为要参加学校组织的最后一次野外实习。我就提前写了一封家信,说三年的专业课学基本学习完,必须通过这次野外实习才能真正掌握,要不就毕不了业,寒假一定回去。

这一次实习是承包性质的生产实习,我们班的任务是到陕北油页岩矿区搞普查。学校给每个学生临时配备了必要的装备:罗盘、铁锤、放大镜、水壶等,另全班又配备了一个带队老师,一个专业辅导老师。先从西安乘火车到达铜川,再转乘汽车到达延安。在延安宝塔山下、延河水边实际使用了测绘仪器学会了地形测绘,又参观了枣园和杨家岭革命遗址。两天后向矿区出发,步行了一天一夜才到达矿区。带队老师先安排吃住,住的是老乡窑洞,睡的是土炕,吃的是小米加土豆。专业辅导老师把同学分为三组,轮流实习学会地形测绘、地质填图和挖槽探、取样。地形测绘最累人的是抱标尺,山上山下地形特征点都得跑到;挖槽探、取样最吃苦,使用铁锹挖坚硬的岩石,震得虎口流血也得干。地质填图是把网点上的地层、岩石构造特点用文字记录下来,再标到图上,虽轻松,但跑路多,一出去就是一天。一次出外填图,天快黑了在山顶上突然下起倾盆大雨大雨,也不敢下山,怕山洪水爆发,在山上过了一夜,第二天返回驻地。

八月中旬野外实习结束,返回时一路下起大雪,陕北属大陆性气候,来时穿的是单衣,挨冻连夜赶回延安。住了一晚,随即返校。

返校当天,学校就找我说,有新任务。西安要建玻璃厂,厂方求学校在附近给找玻璃原料。这个任务就安排给我和另一同学。给了我100元钱,限五天时间完成。玻璃原料,一是石英砂,二是石英脉。第一天沿灞河朔流而上,在离灞桥五公里处取了一个石英砂样,第二天另一个同学要回西安户县老家,剩我一人,第三天到达蓝田县进入秦岭余脉,沿秦岭余脉向西到翠华山取了一个石英脉样,第四天回校交代任务,钱没花完换剩下五十元要退回。学校不要我退回,就当我的劳务报酬,最后我只有留下三十元,其他退给学校。

又到了快要放寒假的时候了,这个冬天特别冷,棉衣破得实在不能再穿,下狠心花了20元买了一套棉衣。这个寒假不能违约,一定得回家看看。

寒假到了,我买了到郑州的学生半价往返火车票,准备先到郑州看望在郑州读中专老同学,他也是上不起高中,和我一样才报考中专。他家里只有一个老母亲,靠放羊供他读书。我们是从高小一直同窗到初中,感情也很合得来。上初中时经常同路回家同路回。有一次我两同路回家,碰到一个化学起痣的,说我脸上的痣不吉利,要我花钱起掉,明知是骗钱的,我当面回答“我就是靠这个痣,才上了初中”。同学对我这一句话,说得既现实又辛辣,讽刺得太好了。以后同学在一起,经常当做笑话来提。在他那里住了一夜,回顾了初中难忘的三年同窗生活。第二天回到了家。

1958年正是“大办钢铁业”的一年,主要劳力都去山上挖矿石了,在回家的路上看到有的冬小麦都没种上,满地红薯都没有收,看着怪可惜的,就捡了些带回家。到家后,母亲看我穿了一身新棉衣,她不知道是我打工赚的钱买的,说家里又没有给你寄钱我从哪里来的钱买的棉衣,又说她已给我做好了一身粗布棉衣让我寒假回来穿。我说钱不是我借的,是我参加生产实习,学校给我的补贴,现在还没花完,以后再要给我准备钱了。听父亲说你走后年咱这里成立了人民公社,农民都成了社员,土地归生产队,都是集体下地干活,强劳动力一天记十分,老人、妇女有记八分、年终按工分分成,集体下地干活,效益不是太好,一个壮劳力一天挣十分才合一毛多钱。我算了算,家父母亲年龄也都老了,每天都出工一年也挣不了多少工分。为了给家里多挣工分,回来后我也天天参加生产队劳动。五八年底开始吃食堂饭,家家户户都停了伙,锅也被砸了去炼钢铁,我也跟父母到生产队食堂吃饭,看到食堂吃的也是粗粮、稀汤和瓜菜代。成立了人民公社,农民生活也没有多大好转。假期到我随即返回学校。

进入1959年,国家粮食紧张,学生也执行定量,食堂吃饭凭票,我是班上的生活委员,负责饭票发放。全班近五十个同学,每星期都得到食堂去领全班同学的饭票,然后再一个一个发放给每个同学,这确实生意想麻烦的工作。我任劳任怨很认真地做好了这项工作,受到同学好评。

最后一学期又增加了一门专业课《第四纪地质和水文地质》。其它课没讲完的继续讲。四月底课全部讲完。接着进行了毕业考试,考完因国家急需,不在实习直接分配到各省,我被分到江西省地质局。下图是我在西安地校毕业时的照片(58年部属中专下方归省管,不久升格为“西安地质学院”,现,并归为“长安大学”)

 毕业照


(编辑:作家网)
  总访问量:73117  当前在线: 5024
中国自然资源作家协会主办 ICP/IP备案号:京ICP备11028287号-1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复兴门外大街1号 邮编:100860 电话:010-68046807 传真:010-68046807 主编信箱:536265197@qq.com QQ:5362651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