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找回密码  
 

上甘岭

发表时间:2018年11月23 作者:桦林边缘点击:152次 收藏此文



   几分钟后,王清珍把这个战士肚皮包扎好了。王连长对他说:  

“你好好休息,等仗打完了,就带你回国治疗。”  

“连长,没什么。”  

然后,王连长又看了看别的战士,就走开了。  

他知道,美军的进攻过不好久就开始了。就到炊事班长老杨的洞里说:“老杨,快跟同志们做点吃的,快点。”  

老杨明白连长的意思。就说:“连长,我马上做。”  

然后,老杨就去做了。  

王连长等他去了,就把自己左手碗上的手表看一下:已经是早上8点30分了。  

他觉得下一轮的美军进攻不远了。  

   过了一个晚上,王连长指挥打仗,没有打一会盹,直到现在,王连长才感觉身心疲惫,脑袋有些昏,非常想睡觉!嗯,干脆在美帝国鬼子还没有进攻前,打一个盹。王连长想道。然后,他就坐在暗淡的洞壁下,把如石头般沉的身子靠在冷  

硬硬的上面,渐渐地,一股强烈的睡意袭来,他就半坐着睡着了。  

志愿军战士韩兵和小东走进来,看见王连长睡得非常沉,  

右手放在他紧系着宽皮带下的小肚皮上。  

小东说:“连长,睡着了。”  

韩兵小说声说:“小声点。连长在阵地上呆了一个晚上,眼睛都没有闭。走,不要打扰他睡觉。”  

两个战士就放慢脚步走过去。  

到里洞,看到魏班长。  

就说:“班长,连长在那里睡了。”  

厚道、团脸的魏班长说:“等他睡。不要打搅他,过不多久,就要打仗了。”  

“是,班长。”  

大约过了十多分钟,正在酣睡的王连长听到了怦的爆炸声。他马上从梦中被震醒了。他睁开了发红的发干的眼睛,就听到又有炮弹落在洞顶上的炮声。  

被震醒过来的王连长,马上抬起放在他紧系宽皮带上的肚皮上的手来,擦了擦眼睛,略仔细一听,炮声越来多,爆炸声越来想响。嗯,美军又炮击了!  

“怎么,又在炮击了1”震醒过来的王连长咕噜道。  

“是呀。”魏刚班长和几个战士到自己的连长面前说。  

“我正睡的安逸,又来炮击。”  

“连长,你睡不了了。”小东说,“等一会要打仗了。”  

这时,赵德有感到来自坡顶上的炮弹声一声比一声更大更响,看来在形成一股大量的密集炮击,令人震撼胆颤!  

一班长魏刚双手叉在他紧系着、从洞外照到他腰间宽皮带上而发亮的光线而显得非常英武的他说:“看来又是一次厉害的炮击。”  

近一会儿,他们都听到美军的炮击更大更猛,就如猛烈的暴风雨,此时,炮击声从高地正面向山边响过来。先是几声,后是一连串,转变的非常快。剧烈的炮击马上就传到了山顶边,魏班长明显感到,洞顶上的山边,一声声如炸雷,十  

分的惊心、震耳,仿佛他们待在炸弹下似的。要不是大家在洞里,已经早炸死了。美军的炮弹继续落在洞顶上,令人恐慌不安,心跳加快。  

魏班长再次感到,跟今天凌晨一样的大规模的炮击,残酷炮击降临,这再次表明了美军急于想攻下高地的意图。  

他想道:凌晨的战斗过去了,白天该打仗了,嗯,打吧。老子才不怕你美帝国鬼子!  

这时,一排长黄永强跑到自己连长面前。  

“连长,敌人又炮击了!”  

王连长决定和凌晨那样,就说:“一排长,你呆在洞里,我上阵地。”  

“连长,我去。”  

“别说了。”然后,王连长喊上一个战士跑出洞里,向山坡上的高地快跑上去。如果这个时候让战士们上高地,会被美军的炮击白白炸死的。王连长是不会这样做的。对于他来说:尽力保全每一个战士,同样是保全对美帝国鬼子的打击 实力。  

然后,王连长带着一个战士往越来越多的美军的炮弹向志愿军高地落下来的坡顶急跑上去。  

这时,他正往土灰色斜陡的高地跑上去,那土灰色的坡顶和灰白色的高空相融,但现在,高悬的天空中,灰蓝色的烟层如云浪般在浮动,天空变得渐渐暗沉起来,仿佛要落暴雨的征兆。王连长抬起眼睛看到:多枚炮弹从高地的南、东面  

附近的方向不间断打来,好像,没有停止的迹象。炮弹在陆陆续续落在有志愿军的高地上,还有九号高地的侧对边东边的高地(537.3)上也是火烟蹿动,一片朦胧迷糊。看来,是美军即将进行的攻击前对两个志愿军的高地在进行歹毒炮  

击。  

王连长感到这有可能和前一场在凌晨开始的炮击是一样的。他心里,感到不安!  

志愿军英勇无畏的王东潮连长和一个战士继续向坡顶跑上去。  

“郑建国,快跟紧我,不要落下了!”王连长喊道。他知道这个时候的炮击,是最容易炸到自己和战士,他利用自己的经验帮助自己战士尽量避开危险。  

王连长已经跑上坡顶,这时,高地上情景令他惊恐震撼:  

高地上,有不少的炮弹在落下,如大雨般,有不少的一串,一堆堆的如火点的火光在整个高地遍然着,不时乌黑的烟层笼罩在烟火的外层,其内部包含着暗红色的火亮,灰白色的天空,在发暗。  

王连长马上停下,回过身来,看到:身材非常健壮、黄里显得发红的脸上有一对酒窝、爱不时用他右手捂住他紧系在其宽皮带上的肚皮的战士郑建国。  

“郑建国!”  

“连长!”  

“快!”  

“是,连长。”  

王连长一说完,就带着战士正往此时炮声急响,灰蓝色的烟尘在他们前边已有些被炸烂的战壕、和烟火相浑在一起,多点殷红色的火光在模糊的战壕上蹿起,夹带着滚热的热度往发暗的天空冒起的阵地里跑去。  

对于王连长来说,不管有怎样的危险,他们一定要达到高地。  

   在战壕这样的情景下,王连长跑了一段,马上站住,再回身对紧跟在自己身后的战士郑建国说:  

“郑建国,你怎么样?”  

“连长,我没有受伤。”  

“好。要到两个警戒的战士那里了。快跑!”  

“是,连长。”  

然后,他俩往烟火熏熏,又视线模糊的战壕东边急跑去,因为,两个警戒的志愿军战士在那里。  


(编辑:作家网)
  总访问量:83831  当前在线: 15738
中国自然资源作家协会主办 ICP/IP备案号:京ICP备11028287号-1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复兴门外大街1号 邮编:100860 电话:010-68046807 传真:010-68046807 主编信箱:536265197@qq.com QQ:5362651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