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找回密码  
 

逐梦暮年

发表时间:2018年12月03 作者:黄世英点击:709次 收藏此文

逐梦暮年

——我的退休生活

黄世英


时光如白驹过隙,转眼间就迈进了人生暮年。

当我办完退休手续走出办公大楼,望着头顶蓝天白云深深地吸了口气,走路显得格外的轻松,仿佛肩上卸下了“千斤重担”。

退休生活开始了。首先“还愿”:陪着老伴去了上海、南京、广州、深圳等九个省市,游遍了大半个中国;接着又出国到泰国、越南、韩国旅游。从国外归来,老伴哪也不想去了,她说“哪儿也没有咱中国真山真水好看!”

我的第二个“计划”提前开始了,从书架上翻出一大摞古今中外的“经典名著”放到案头上,准备通读。当我刚刚读完霍金的《时间简史》,接到中国地质调查局叶局长的电话,邀请我参加“新一轮大地调记者采访团”。我婉拒地告诉他“我已经退休了!”。叶局长说,“新一轮地质大调查和以往的地质工作不一样,你搞写作的,非常有必要去了解了解。”我回答他说,“我写了多半辈子了,现在不想再写东西了。”他诚恳地说,“你去吧,不想写就不写。这次来的记者都是国家级的。你是个‘老地质’,你陪着媒体记者一道去转转聊聊。”

我与叶天竺局长是吉林局的同事,又都是先后调到部里来的。盛情难却,我便参加了这次由人民日报、新华社、中央电视台、中央广播电台组成的记者采访团。

从乌鲁木齐出发,新疆、青海、甘肃、西藏,一路行走35天。一路上戈壁、荒原、大漠、雪山,凡是有大地调项目组的荒凉之地,都成了记者们拍照、采访的“圣地”。艰苦的工作环境,21世纪新一代“肖继业”们献身地质事业的“三光荣”精神,不仅打动了记者们,也深深地感动了我,我情不自禁地又提笔,撰写出长篇通讯《无言的雪山》在报刊上发表。

采访归来,我依然激动不已,主动地向中国地质调查局领导请战,筛选出5个项目,并亲自带领4位中青年地质作家重返大地调野外项目组,历时3个月进行实地跟踪采访。又经过一年多时间的整理、提炼、撰写,创作出第一部新一轮地质大调查“地质之歌”文学丛书:《走向海洋》《点击死亡之海》《苍茫昆仑》《明月出天山》《地球第三极之旅》,五卷本、共计100万字。

这套丛书出版发行后,我又带领几位作家深入到西北、西南的野外项目组采访,先后又撰写出《青藏劲旅》《生死大营救》《无言的雪山》3部长篇报告文学。

当新一轮大地调的地质专家们在号称“死亡之海”的罗布泊里,勘探出国家急需的特大型钾盐矿床时,我曾3次跟随地质队员的脚步进入罗布泊采访,用了3年时间、5易其稿,创作出电影剧本《生死罗布泊》。在新一轮地质大调查收官之年,由天山电影制片厂搬上银幕,在人民大会堂举行首映式,并荣获全国五个一工程奖。

新一轮地质大调查历时12年,取得了丰硕的地质成果,我协同中国地质调查局宣传部门领导,策划并组织地质作家撰写出50万字的大型纪实文学《为祖国寻找宝藏》。

新一轮地质大调查胜利地结束了,可是,我的创作步伐依然没有停住。我到昆明参加中国作协的一次会议上,见到了云南省委旦增书记及丽江的朋友,我与旦增是在拉萨相识的,我曾为西藏创作了一部《世界屋脊的太阳》电影,他当时任西藏自治区党委主管文化的副书记。叙旧之后,他们盛情邀请我去丽江,为纳西族创作第一部电影(全国56个民族都上过电影,唯独还没有一部反映纳西族生活的影片)。

会议刚结束,丽江市政府派来专车将我接走。我用了三个多月的时间,从丽江古城到玉龙雪山,从牦牛坪到泸沽湖,走遍了丽江坝子,接触、采访了上百人。返京后,我用一年多的时间创作出电影剧本《大东巴的女儿》,由长影搬上银幕。不但在国内获奖,还在埃及、俄罗斯喀布尔、日本东京等3个国际电影节上等多次获奖。为此,我也荣获了玉龙纳西族自治县荣誉市民的殊荣。

我离开丽江后,跟随全国劳模疗养团去三亚休假。在休养期间与三亚市委宣传部张萍部长偶遇(前些年,曾一起在京开会相识,她曾多次邀请我到海南采风),她热情地陪我周游三亚市县景区及黎族村寨,诚恳地聘请参与三亚市的“五个一工程”项目——为三亚创作拍摄一部电影作品。我用了近一年的时间,创作出电影剧本《一座城市和两个女孩》,由长春电影制片厂拍摄,在人民大会堂隆重地举行了首映式。

从此,我变成了真正的“候鸟”,每年都往返北京与海南两地。2015年,我又为三亚市写了一部电影剧本《椰岛之恋》;2016,年我应海南省委宣传部的邀请,为海南创作电影剧本《北纬18度的爱》。2018年4月28日,《北纬18度的爱》在人民大会堂举行首映。

今年11月初,《中国作家》杂志11期,刊出了我的电影剧本新作《打工皇帝还乡》;最近,我经营了多年、数次易稿的电影剧本《清明上河图》,国家电影局已审查通过立项,并与投资方签约。2018年,“连中三元”,是我的幸运之年!

退休16年来,创作的脚步一直没有停下来。用文学与电影语言抒发我对地质事业及当代“民族脊梁”的爱,这是我毕生的追求。

追求就是梦想。梦想不仅仅是年青人的专利,老年人依然胸怀梦想。只要人生的追求永续,梦想就永远在路上。

老骥伏枥,志在千里。只要一息尚存,我会尽绵薄之力,继续去谱写这个伟大社会主义新时代的壮丽篇章。

暮年逐梦,壮心不已。


(编辑:作家网)

上一篇: 风的方向

下一篇: 鹅毛大雪落

  总访问量:92920  当前在线: 24827
中国自然资源作家协会主办 ICP/IP备案号:中国自然资源作家协会主办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学院路31号 邮编:100083 电话:010 6655 4693 传真:010 6655 4693 主编信箱:536265197@qq.com QQ:5362651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