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找回密码  
 

发表时间:2018年12月05 作者:陈玉霞点击:104次 收藏此文


  追源究溯,“缘”到底是什么?

   “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似人间无数”“那对视的一眼便让我知道你是我生命躲不开的遭遇”,一眼眸,一举手,一句话,人与人的相识其实真的很简单,上演了人间无数解不开的爱恨情怨。

  生命的精彩和无奈就是谁也不能知道未来会发生什么,未知的岁月要和那些人纠缠在一起,演绎一段怎样的快乐或者悲愁。


  “楼上的那个傻孩子死了”,老公回家,徐徐地说。

  “病不好了?”

  “不是,他爷爷病了,住院,那孩子就不吃不喝,熬了几天,就死了”。心底悠忽一颤。

对那个从没见过面的孩子我说不上有什么感觉,但,人性的某些东西,却让我一直一直把和这个孩子相关的点点存贮在记忆的一隅,难以抛却。

  说“傻”,是因为他是先天性脑瘫儿,出生初医生就宣判了这个残酷。一个从母体辛苦孕育的生命,抛却的难舍可以想象,关于“留”与“弃”的决定绝对是一个艰难。据说当时的情景是:爸爸妈妈是“弃”,爷爷奶奶是“留”。争执到极点时,爷爷对着那个孩子说了一句:“娃儿,如果我们有缘,你就眨一眨眼;如果无缘,你就只能去了。”奇怪也奇妙的是:爷爷对着孩子说完那句话,那个襁褓中的、被宣判智商死亡的婴儿果真就眨了一下眼睛,而那个感性的或者说被感动的爷爷就那样大手一挥,语出如山:“留,你们不养我养。”

  有人说,那眨眼纯粹是生理的自然反应。

  我想说,那是可怜的孩子在乞求生命。

  有人说,留下他是因为他是个男孩。

  我想说,留下他是因为他是个生命。

  而留下孩子后的序曲是:孩子的妈妈不愿意承担这个负担,或者说不愿意面对这个伤心,离丈夫离儿子离婚自顾而去。孩子的爸爸因为智残孩子的影响或者因为什么道不清的原因去年才再婚。而那个孩子,就一直由爷爷奶奶照顾,在他年及十三岁、在爷爷生病住院离他而去的日子,不食不语,自动弃命而去。

  面对这个故事,我无言。但我知道丝丝感动存乎于也游弋于意识里。他不是周舟,虽智残但仍可以陶醉在自己的音乐世界,他不是赵森,有充满爱心的父母而被培育成特奥会世界保龄球冠军,他短暂的生命无色无味,童年的欢笑和游戏不属于他,少年的追求和烦恼也不属于他,生命的五彩缤纷不属于他,但他仍然能感知到最亲他的那个人不在了,于是决绝地离去离去。

  胸中有小小的火焰在跳,怜悯?叹息?感动?难以言清。但一些灵魂的东西、一些还可以温暖生命的东西在我心底流淌。为了这个,我愿意相信这个世界一定有真诚有美好让我虔诚地活着。就让我向着弱小、面对人性,致以生命无言的尊重!

  一切能存在的必然有它存在的因子。 



(编辑:作家网)
  总访问量:79068  当前在线: 10975
中国自然资源作家协会主办 ICP/IP备案号:京ICP备11028287号-1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复兴门外大街1号 邮编:100860 电话:010-68046807 传真:010-68046807 主编信箱:536265197@qq.com QQ:5362651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