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找回密码  
 

一个人的医院

发表时间:2018年12月18 作者:六叶点击:204次 收藏此文

在新一轮的机构改革中,县里新成立了应急局。作为应急局的新班子成员,我的第一项任务是排查全县的地质灾害隐患点。这些地方,多数都是偏僻的山村,有时一天只能走访一两个点。这些年,国家对这项工作很重视,通过造福工程安置绝大多数的受灾居民,原来灾害点基本上都已经得到了治理,有的是整体搬迁了。

这一天,我来到了山梁镇侯家村踩点,这个村原来是个有五个行政村的贫困乡,后来因村民外迁,几乎成立一个空壳乡村。前几年撤销了乡级编制并入附近山梁镇管辖范围。但这里还留着一个六十年代的卫生所,周边山体滑坡造成部分房屋倒塌形成了危旧房,被列入地质灾害点。

山梁镇的分管领导陪同我,到了这个卫生所。乍一看,是一个农家院落。倒塌的围墙用竹篱笆围起来,上面爬满了牵牛花。正是山花烂漫时,隔着篱笆,我看见一位大妈在低头在菜畦里捉虫子。那个认真劲,我们在一旁站了好久都没瞧见。

我向她打听,大妈,卫生所的陈医生在吗?

她直起身的同时,镇领导还是认出了她,对我说,这就是陈院长。

我打量着眼前这位农妇,那模样怎么与乡村医院的院长都联系不起来。

陈院长,这是我们县新成立的应急局来的干部,想了解一下我们卫生院的地质灾害情况。镇领导介绍了我们的情况。

陈院长拍拍手上的土,挥手指示我们从医院的前门进去。

医院大门竖着两根白瓷砖贴的柱子,有几片瓷砖掉落,露出了里面黄色的砂浆。两根柱子分别挂着侯家乡卫生院,侯家村家庭医生联系点的牌子。一栋联排旧式土坯房,墙壁剥落的墙皮上依稀可以看见工业学大庆、农业学大寨的标语。我们在院落的空地上站了一会儿,身穿白大褂,胸前挂着听诊器的陈院长笑脸盈盈的出来了。

她带我们到一间会议室,椭圆形会议桌上一尘不染,整齐的排列着两行白瓷茶杯,像是知道我们要来,早就准备好的样子。墙壁四面密密麻麻地悬挂着各种锦旗、奖状,几张放大的合影彩照挂在最显眼的位置。其中一张我认得出来是前省委书记的人像,旁边站着的应该是年轻时的陈院长。

镇领导介绍说,陈院长是省劳模,三八红旗手,还出席过省委党代会,现在是我们的市人大代表。

陈院长为我们倒茶,我正要坐下的身子连忙离开椅子,起身恭敬道,失敬、失敬,我们这次前来是想解决卫生所的地质灾害问题,不知道深山里隐居了这么一位可尊可敬的先进人物。

陈院长带着几分自豪的口气谦逊,哪里,是党和国家领导的关心和栽培,我做的这一点都是应该的。我给你们介绍一下这里的情况吧。侯家乡卫生院是我父亲一手创办起来的,在这里我们父女几十年如一日坚守岗位,为缺医少药的村民解决疾病的痛苦,村民们都成了我们的亲人。他们离不开我们,只要还有一个村民在这里一天,我都会坚守岗位的。你看,这是村民送来的锦旗,还有省委省政府的表彰的奖状,你看,这里还有市委市政府的,还有......

我怕她离题扯得太远,连忙说,是,是,这还需要有好的医疗办公条件,听说我们的卫生所因为山体滑坡,造成墙体崩塌,您带我去看看。

陈院长说,这位同志还是个急性子,慢慢来,不着急,反正都塌了一年多了,不碍事。你看,这里有我和省委书记的合影,这张照片是省厅领导到这里视察时留下来的,还有,还有......

她像记起了什么,急匆匆的离开会议室,回来时手里拿着一张纸,很小心地在会议桌上铺开,用手抚平。你看,这是省卫生厅厅长为了我们侯家乡卫生院题词的。我看到很端正毛笔字写着,“乡村好医生”五个大字,下面题词是草书写的,约莫认得出是侯家乡卫生院陈妹妹等字样。

镇领导估计是看过好几回了,没有像我这样认真的端详,微笑着对陈院长说,我们先办正事吧,还有几个点要走呢。说着起身作势要走。

我紧跟着也说,陈院长,看了灾害点再慢慢聊吧。

陈院长意犹未尽地带着我们走向后院。果然,紧挨着围墙的部分山体滑坡,一些泥土冲进了院墙。由于长期没有挖走,土堆上已经长出芒草和芦苇了。但滑坡山体与医院办公楼之间有很大的空地,确实没有什么大影响。但按规定,已经申报了地质灾害隐患点,每次台风暴雨时,都要按照预案的要求进行人员疏散。

镇领导说,每次有预警通知,陈院长就是不听劝阻,没有别的法子,只好派专人到这里值班。

陈院长说,我不能离岗,尤其是这样危险时候,作为党培养了多年的党员,更应该在第一线。

镇领导苦笑道,你看,现在好了,有你们应急局,以后我们不用操心了。

离开卫生院,在回山梁镇的路上,我问镇领导,为什么侯家乡都已经撤掉了,还保留着这么一所乡级编制的卫生院,可以想办法取消吧,反正也没什么村民在这里了。

镇领导说,动不得,这所医院的院长陈妹妹是我们饶书记亲自挖掘、树立的典型,这十几年来,侯家乡卫生院一直都是乡村卫生院建设的示范点,上一次撤乡并镇的机构改革中,省卫生厅领导专门批示保留。

我很纳闷,侯家乡党委饶书记?他有这么大的能耐从省卫生厅跑来批文,为一个早已撤销的乡保留个卫生院的编制。

镇领导说,省卫生厅的领导以前就是我们这里的饶书记,现在退居二线担任省“爱卫会”的顾问。

原来,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当时还实行职工退休由其子女顶岗的制度,侯家乡卫生院的陈院长,为了给没考上高中小女儿陈妹妹安排工作,提前退休让她顶岗上班。陈妹妹也答应招亲上门,从此照顾老人。

侯家乡地处山区,交通十分闭塞,生活条件艰辛,一直以来都没有医生愿意来这里工作。原先分配在这里的医生,也纷纷托关系调到县里或一些平原乡镇,条件较好的卫生院上班。只有陈妹妹坚守诺言,为其父亲养老送终,一直没有挪窝。

当时侯家乡的饶书记,将陈妹妹树立为甘愿驻扎贫困落后的家乡,挥洒青春的乡村医生,找来县委宣传部报道组人员撰写文章,发表在省报上,又被国家卫生报,人民日报海外版转载。全县号召学习陈妹妹的奉献精神,饶书记也因此被调入县卫生局,后来又平步青云提拔到市计生委、省卫生厅的领导岗位。而我们的陈院长也一直被各种劳模,标兵的荣誉笼罩着,还当选过出席过两次省党代会,现在还是市人大代表呢。

这些年,乡里的年轻人都跑到山外去打工了,装了一些钱的也到县城或平原乡镇买楼盖房子了,只有些留守的老人带着孩子,守着祖屋,干些农活。前几年,县里撤乡并镇,把人口稀少的侯家乡撤并如山梁镇。乡卫生院医生也只有陈院长一人了,但饶书记动用关系,让省卫生厅领导在请示件上批示保留编制。

这个建于六十年代的卫生院,到现在已有五十多年的历史了,部分早已是危房。每次台风暴雨前,我们都要上门动员陈院长撤离,但陈院长就是以院为家,坚决不可让步。我们也没办法。

隔一天,我专门跑了一趟卫计局,希望能从他们那里得到解决安置的方案。

卫计局领导摇摇头,动不了。只要陈院长自己愿意呆着,我们谁都奈何不得。而目前看,她得到的利益是别人无法给与的。

我说,这怎么还牵扯到个人的利益呢?

局领导叫来会计,你给应急局的同志看一看,侯家乡卫生院经费开支情况。

从会计那里得知,陈院长是主任医生高级职称,再加山区补贴和省劳模津贴等,月工资一万多,此外,她还代领了一个叫陈美娟护士的工资,还有一个家庭医生联系费用每月600元,再有公积金等福利,应该不低于两万元。

会计看我有些疑惑,解释道,医院的编制里是应该有个护士的,可是没人愿意去,她就让自己女儿来上班,说是上班其实并不在岗,所以这护士的工资也一直由她代领了。

我不禁感叹道,这确实是一块大蛋糕啊,可这主任医生的高级职称就那么容易拿么?

局领导说,乡镇一级基层医务工作者有照顾,条件放宽许多,比如文凭和外语、论文都没有严格要求,再加上侯家乡卫生院的职称指标除了她还能给谁。

这么说,这个地质灾害点就只能一直保留着了?

局领导无奈地笑了,也快了,陈院长明年也到了退休年龄,到时候,如果没有上级特批继续留用,应该可以一并撤销吧。


(编辑:作家网)

上一篇: 温香软玉之软软的人皮

下一篇: 黑夜

  总访问量:79068  当前在线: 10975
中国自然资源作家协会主办 ICP/IP备案号:京ICP备11028287号-1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复兴门外大街1号 邮编:100860 电话:010-68046807 传真:010-68046807 主编信箱:536265197@qq.com QQ:5362651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