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找回密码  
重要通知:网站近几日要进行改版,中间可能会引起访问不稳定,后台技术员会全力处理,由此给您带来的不便,还请见谅,多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招婿告示

发表时间:2018年12月23 作者:陈希瑞点击:16次 收藏此文

    这天一大早,清河县的十字大街上,忽然贴出一张招婿告示。一听是钱百万招婿,顿时吸引了大家的眼球,一齐过来看热闹。除了三岁的孩子,钱百万谁人不知,本县赫赫有名的大财主,家财万贯,骡马成群,富甲一方,就连外县都有他的大片良田呢。

大家定睛一看,只见红色告示上写道:

 

本人钱百万,家住本县清河镇钱家庄,良田万顷,经营着钱庄、酒坊、盐铺、绸缎铺,可惜膝下无子,只有女儿娇娘待嫁闺中。为使钱家延续子嗣,子孙万代,钱家家大业大,特意告知天下,欲为娇娘招一位女婿。男方无论贫富,相貌如何,入赘我家,只要能花动我家银子,便是唯一条件。

 

                 清河县钱家庄钱百万 民国二十九年

 

大家看完告示,这才松下一口气。我那天,原以为招聘条件还不知如何高不可攀,望尘莫及,竟然如此简单,想来那钱百万搂钱脑筋聪明,招婿竟然如此愚蠢!只要是个男人,谁不会大把大把地花钱?纵然钱家有座金山银山,总有挥霍殆尽的时候,看来,这个钱百万真是蠢到家了!想到这里,大家纷纷赶往钱家庄钱百万府上,希望娇娘的绣球能抛到自己头上。

一时间,钱家庄钱百万府上人满为患,热闹起来。那阵势,不亚于朝廷招驸马!

钱百万稳坐太师椅上,管家高喝一声:“肃静!肃静!大家不要喧哗!一个一个来,只要你有能耐,来到钱家,能大把大把花银子,就能成为钱家的乘龙快婿!”

话音刚落,大家纷纷举手高喊:“我先来!”“我先来!”

管家指定一个身材魁梧的大汉,喊一声:“你先来!”

大汉来到钱百万面前,先恭恭敬敬行了个礼,等待问话。

钱百万慢悠悠说:“你有啥能耐说吧。”

大汉嘿嘿一笑说:“恕我直言,老爷出这个题太简单了,能不能出个难度大一点的?”

钱百万仍旧不紧不慢地说:“不,我就问这个问题,别的一概面谈!”

大汉依旧笑着,拍一下胸膛说:“那好,我就不客气了,老爷您看清了,我这一身膘水,别的不会,就是能吃能喝!如果我能入赘到钱家,我天天摆酒席,天天赛过年,不愁老爷您赶走我这个吃货!”

钱百万憋不住笑了,说:“你小子没见过世面,太小看我钱某人啦!我钱家家大业大,财似东海水滚滚,还怕你个大肚子汉不成!”边说便朝大汉挥挥手说,“对不起,请回吧!”

坐在一旁的少夫人掩嘴而笑。

大汉怏怏不快地退下。

闺房内,娇娘悄悄掀开门帘一角,看着眼前这一幕,禁不住轻叹一声。

管家又叫上一个尖嘴猴腮的三角眼汉子。

三角眼来到钱百万眼前,拱手道:“小的见过钱老爷,久仰久仰!”

管家看见钱老爷鄙夷地瞥了三角眼一眼,掉过脸去,便冷冷地甩出一句:“少罗嗦,有话快说,有屁快放!”

“那好,我就直说啦!”三角眼忙不迭地说,“小的别的不会,吃喝嫖赌,样样在行,赌场掷骰子、情场玩女人,要是能入赘到您府上,纵然有万贯家财,也会挥霍一空……”

钱百万实在憋不住,断喝一声:“住口!猥琐小人,岂敢在我钱某人眼前满口喷粪?我钱某人祖祖辈辈,辛辛苦苦经营的是实业买卖,怎能容你去做那些令人不齿的龌龊勾当?”

三角眼争辩道:“人生在世,今朝有酒今朝醉,不就是吃喝嫖赌,寻欢作乐吗?”

钱百万怒道:“快滚,猪狗不如的东西!”

娇娘透过门帘,厌恶地看着三角眼屁滚尿流而去,禁不住轻轻垂泪,喃喃道:“我命苦也!”

少夫人听见娇娘抽泣声,起身进屋安慰道:“娇娘不要伤心,外面那么多人,岂能选不出个好男人!”

接着,一个白净面皮的小伙子,被管家请了进来。

这位小伙子看来是个读书之人,文绉绉的。先给钱百万问声好,然后才说:“我姓陈,是个教书先生,说话喜欢直来直去,请钱老爷包涵!”

钱百万说:“直说无妨!”

陈先生说:“那好!先不说入赘成与不成,我倒要先问一声钱老爷,当今社会,有钱人,钱多的花不完,而穷苦百姓呢,房屋一间,地无一垄,请问钱老爷,这是个现实吧?”

钱百万一愣,这从哪里冒出个愣头青?这不是明摆着砢碜我钱某人吗?可钱百万毕竟是洞庭湖里的雀雀,耐惊耐怕,他才不听这个邪呢。他很快稳住自己,干咳一声说:“请问陈先生,你问这个问题,跟入赘有关系吗?”

陈先生肯定地点点头,说:“有关系,并且关系非同小可!”

钱百万“唔”了一声:“说说看!”

陈先生说:“如果我能入赘成功,当了钱家上门女婿,那好,我就像老爷你一样,也在县城大街上贴出一张告示,把你的土地,分给全县的穷苦百姓耕种不说,每人还要分得纹银千两,不知老爷意下如何?”

钱百万仿佛一下明白过来似的,不禁哈哈大笑道:“好一个忧国忧民的小伙子,你想做洪秀全呀还是想做李自成?”然后正色道,“你可知道,我钱某人是个买卖人,折本划不来的事情能做吗?别做梦啦!”

陈先生一听话不投机,怏怏不快地说:“那好吧,算我多情,告辞!”

娇娘透过门帘,早就对这个眉清目秀的小伙子爱意顿生,见他要走,急得“哎”了一声,挑帘欲追,却瞅见老爷不快的面孔。少夫人急忙过来,斥责娇娘道:“一个吃里扒外的家伙,你也敢嫁?天下好男人多的是,等老爷再慢慢帮你找吧。”

折腾了三个回合,钱百万心烦意乱,朝管家摆摆手,哄他们都走,这些俗不可耐的臭男人,哪一个懂他的心思?

忽一日,钱百万正在打瞌睡,管家来报:“老爷,前几天来的那个教书先生又找您来了!”

钱百万一听就烦:“怎么,又来烦我不成?赶他走!”

管家随即附耳说了几句什么,钱百万一下来了兴致道:“快请进!”

陈先生进得门来,钱百万笑脸相迎:“快请坐,上好茶!”

娇娘从管家手中接过茶盏,盈盈点点头,放在客人面前,然后含笑站在父亲身后,听他们谈话。

一阵寒暄,钱百万主动说:“听说你能拉起十万人马,为我看家护院?”

陈先生笑着点点头。

钱百万击掌叫好:“正合我意!我钱某人偌大家产,正苦于四面八方的盗贼和土匪作乱,若有十万人马为我看家护院,可消除我心腹之患,高枕无忧,陈先生功莫大焉!只不知,大批人马何时到齐?”

陈先生微微一笑:“入赘之时,就是十万人马到齐之日!”

果然,洞房花烛夜之后,十万饥民蜂拥而至。至于十万人马转战南北,一次次出击消灭小鬼子,这是后话。

(编辑:作家网)

上一篇: 露从今夜白

下一篇: 演戏

  总访问量:68435  当前在线: 342
中国自然资源作家协会主办 ICP/IP备案号:京ICP备11028287号-1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复兴门外大街1号 邮编:100860 电话:010-68046807 传真:010-68046807 主编信箱:536265197@qq.com QQ:5362651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