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找回密码  
 

廖承志在旺苍

发表时间:2019年02月19 作者:雪地红豆点击:186次 收藏此文

 

廖承志在旺苍

 

 

众所周知,廖承志(1908.9-1983.6是我国民主革命时期著名政治活动家廖仲恺先生和国民党革命派杰出代表、现代画家何香凝女士的独生子生前曾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全国人大副委员长。在学生时代他就接受马列主义教育,1925年参加广州学生运动、工人运动,投身于大革命的洪流之中。1928年加入中国共产党。之后被党先后派往德国、荷兰、比利时等国从事革命活动。19338,廖承志离开上海,带着中共中央给红四方面军的指示信和敌军密码破译法手册,化装成码头工人,从重庆转到成都,同四川省委常委罗世文一起,在交通员的护送下,经过一番周折,在3个星期后,来到川陕革命根据地以何柳华的名字参加中国工农红军。先后任川陕苏区省委常委、工会宣传部部长,1934初,调任红四方面军总政治部秘书长。那时的他年方26岁。廖承志一共在川陕苏区工作了一年零七个月,其中从1934919354月,他化名何柳华在旺苍工作、生活了七、八个月...

 神秘的电波,神秘的

193514,在旺苍城南南峰山庙子里(今南峰寺),红四方面军电台声音一直在不停的呼叫,一组组神秘的电波划破晴空,飞向千里之外的贵州赤水河畔...这是红四方面军电台破译了敌人在中央红军周围部署的情报蔡威领导的二台,迅速向中央发报:廖泽之援黔所谓模范师第三旅及穆瀛洲旅共6个团,原集中泸州拟取道南川、正安入黔。刘湘约5师,陈鸣谦部及田中毅旅共约9团在川南,陈之达在石柱、黔江,袁旅在涪陵、彭水,田旅在酉阳、秀山正赶筑碉堡,取守势,咸丰为渝团,来凤为潘旅,古宋、叙永、赤水一带无敌。肖、贺已占慈利,徐源泉一部开往剿肖、贺。吴焕先同志所率领之红二十五军约3000人,现已到商南一带。刘湘60团在绥、宣、城口,李、罗、杨森共约30团分布营山双河场,仪陇前方至新政坝线,田敌颂尧30团在阆、苍、南嘉陵江两岸。邓锡侯敌15团在昭化、广元、剑阁一线,胡宗南师之丁旅到广元,余部在碧口、略阳一带。陕南敌约17团,集中南郑6团,肖之楚部约9团白河到郧西一带,荣景芳师在竹山、竹溪一带,上官云相之四十六、七十六两师有开安康进万源之说,敌正赶筑碉堡。东方城口一带山大、穷困,人口少,西方有嘉陵江、剑阁、碧口之险,再采取决战防御亦非良策,如何请示。

这份电报将当时中央红军周围的敌军分布情况较为详细地报告了中央,此时正值中央黎平会议以后,遵义会议之前,中央红军正处在敌人围追堵截最困难的时候,应该说,这个电报对于正在艰苦转战中的毛泽东、周恩来、朱德来说太有价值了。

这份珍贵的电报就是在旺苍破译、发出的。

1978年, 当年红军电台台长王子纲同志来旺苍,驱车前往张家湾寻找老房东。当他回忆总部电台在旺苍工作时,非常感慨地说:  “旺苍是个好地方,人民很革命,我们电台工作人员在旺苍坝七八个月,受到人民群众的爱护和帮助不小啊!

其实,这些珍贵电报的也和廖承志关系重大。四渡赤水是19351月至5月间毛泽东与蒋介石直接指挥各自部队在黔、川、滇交界地带进行的一场斗智斗勇的殊死较量。较量以毛泽东指挥红军成功地突出重围而告终,蒋介石千方百计要在赤水河两岸围歼红军的意图化为泡影。这段战史一直被历史学界作为以少胜多、以弱胜强的典范加以研究。

说到红军能够迂回穿插,声东击西,突破了十倍于己的敌人的围追堵截,靠的是什么?除了毛泽东高超的指挥艺术外,还有一个极其关键的因素,那就是当年红军已经掌握了作为国民党军队最高机密的通讯密码。1933年秋,廖承志从上海来到红四方面军,他带来了一本敌军密码破译法。当年红四方面军负责接待廖承志的傅钟回忆:那本密码电报破译法万分宝贵,敌军的兵力部署和行动企图,我们都了如指掌。1935年春天,当一方面军为了冲破敌人的围追堵截进行'四渡赤水'战役时,情况极度紧张,常常难以架设侦察电台,也多亏有了承志同志带来的破译法,才得以把我们的侦察电台截获的敌军情报,按中央军委指示,及时转了过去。(中国新闻社编,《廖公在人间》,40页,19846月)使中央红军取得了'四渡赤水'的胜利,终于跳出了数十万敌人的围追堵截。(蒙光励:《廖家两代人》,暨南大学出版社,20014月)

在红四方面军与红一方面军会合时,朱德同志不止一次地表扬红四方面军总部电台,对宋侃夫及电台工作人员说:“我们离开中央苏区,进入湘、黔、川地区,以及四渡赤水时,对周围的敌情搞不清楚,是你们四方面军电台的同志们,也包括你宋侃夫同志,经常在深夜把破译敌人电报情况,整理电告我们。这深刻地体现了一、四方面军之间的战斗情谊,天下红军是一家麻!”

《红四方面军长征纪实》一书中提到:当时红四方面军总部有一位电讯专家叫蔡威,居然破译了川军和国民党中央军的电报密码。从电讯侦知:中央红军已经剩下不到3万,而且陷入四面围剿之中,在黔、滇山区飘忽,方向不定。红四方面军老战士、原中华全国总工会副主席宋侃夫回忆说,为了给中央红军提供情报使之能清楚地了解周围的敌情,蔡威和他等人开始以贺国光行营电台为中心,加紧破译蒋介石嫡系部队的密码。蒋军的密码十分难猜,开始只能猜出几个字,以后发展到能译出一部分字,经过逐步摸索规律,终于破译了蒋军的密码。并将掌握的中央红军周围敌军的部署、兵力、行动方向等重要情报源源不断地送到总指挥部,经分析整理后,由方面军领导人审阅,再用电报拍发给中央红军。由于中央红军的电台处在行军状态,方位不断变化,因此蔡威带领电台全体同志坚持全天守听,定时呼叫联络。只要中央红军一宿营,昼夜立即通报。

张国焘在《我的回忆录》中对此是这样描写的:我们事实上放松了对四川军阀作战。仅有的侦察电台,日夜不停地工作,只有小部分时间用在侦察四川敌情,多数时间用来侦察中央红军行进所在及其四周敌情。中央红军行进到广西、贵州边境地带时,我们即开始供给中央红军情报。这是一件相当繁重的工作,侦察电台每天都译出敌军大批密码电讯,再由参谋人员扼要作成通报,经我鉴定后拍发给中央红军,我们的电台须守候中央红军电台出现,有时从晚七时余守候到翌晨三点左右。有时我自己也守候在电台旁,解答对方的疑难。至少有两个月的时间,中央红军是完全依靠我们供给情报(特别是他们由遵义向云南方面方向行进时)。他们日夜在行进中,因而电台没有时间做侦察工作。每当他们宿营或休息的时候,立即与我们通报。根据我们所供给的情报,决定行动,发布命令,而我们这种行动,对于著名的二万五千里长征,极尽了耳目的作用。时任四方面军总指挥的徐向前在其回忆录中也这样提到:我军一边密切注视中央红军的动向,及时用电台向他们提供情报;一边调整兵力部署,积极进行强渡嘉陵江的准备。

话说红四方面军装备第一部电台是19323月,地点是鄂像皖苏区的新集。人员有宋侃夫、徐以新、王子纲等。宋、蔡、徐、王四人都毕业于周恩来同志亲自创办的上海临时中央领导的中央无线电练班。193212月, 该台随着徐向前同志进入川北,为创建川陕革命根据地服务。19336月木门军事会议后,在扩军同时,也扩大了无线电通讯队伍,成立了电务处,有600多人。首任处长宋侃夫,下设五部电台,一台台长王子纲,二台台长蔡,三台台长宋侃夫(),四台台长游正刚,五台台长绿明德。至此,基本上每个军有一部电台,一台和三台随总部及徐向前总指挥行动。王子纲同志技术全面,业务精通,既是台长,又是工作人员,一直跟随总部;三台随西北革命委员会省委和省苏。由于人手少,技术力量不足,一、三台常在一起工作,习惯称为总部红军电台。红军总部电台先后于19336月和19349月进驻旺苍地区。第一次,是随总部来旺,总部在木门开了军事会议。第二次,时间最长,达八个月之久,电台设在原张家湾祠堂(现旺苍敬老院。发起广昭战役后,前线指挥部设旺苍城南南峰山庙子里,电台亦迁移其中,徐向前、王树声、李先念等领导人均住庙内,指挥战役。红军总部电台第二次驻进旺苍时,正是红四方西军取得反六路国攻胜利后,川陕苏区更加昌盛时期过去,红四方面军侦察电台无法把空中截获到的敌军电报破译出来,对敌人的动态难以掌握。但是,有了廖承志带来的破译法” 以后,红四方面军侦察电台就大显身手。红军电台在旺苍时期,除胜利完成了指挥整训广昭、  陕南、  西渡品陵江等战役的通讯联络任务外,还同远在川南、贵州遵义的党中央和中央军委的电台取得联系,互相配合,破译了许多敌台情报、密码。

说到底,还是廖承志带来的破译法” 功莫大焉。

清江书院:神秘的新犯人

19349月,旺苍县清江书院(现旺苍县东河一小)川陕省保卫局里关进了一位神秘而特殊的人物--他就是廖承志。 当时,川陕省保卫局驻清江书院,这是一座临街的两套四合大院,在文昌街北端,座东面西,主建筑为4栋两层楼房,有房50余间。

由于廖承志能文能武,会写会画,知识渊博,才思敏捷,工作认真,坚持原则,对宣传和工会工作很有经验,加之正值风华正茂时期,所负责的各项工作都干得非常出色。省委召开常委会,常常是他作记录,省委的不少文件也是他起草的。同时,他还经常为省委机关马列主义夜校的学员讲课。在他担任工会宣传部长期间,还负责主编川陕省总工会机关报《斧头》,并亲自刻蜡纸,搞油印。他常常在工作之余,发挥绘画特长,绘制许多革命宣传画,连苏区内广为张贴的马克思、列宁像也都是他绘制的。就连当时川陕苏区的书报刊头、封面和钱币、票证图案上的马克思、列宁肖像,大多也都是他百忙中绘刻或按他的画稿制版的。如今藏于中国革命博物馆的川陕苏区邮票上的马克思像、巴中川陕革命根据地博物馆的马克思木刻像,以及存于旺苍县党史研究室的《红军优待证》上和川陕苏区纸币一元券上的马克思像,都出自他的手。技艺精湛,形神俱佳。因此,他得到了党组织的信任与重托,赢得了同志们的爱戴和敬佩。也正因为这些,廖承志成了时任川陕苏区最高领导职务的西北军事委员会主席张国焘的眼中钉。加之廖承志在日常工作中敢于对张国焘一些过的做法提出不同意见,这就更使张国焘忌恨如仇,起了陷害之心。于是,1934年9月,张国焘等人在四川巴中县川陕省委驻地后的娘娘庙里,清洗为名,不分青红皂白,对廖承志进行审讯。给廖承志加上有国民党潜伏特务嫌疑的罪名,下令将廖承志拘禁起来,严加审讯,并开除了他的党籍内定枪决1934117日,张国焘在巴中召开的川陕省第四次党代会上,廖承志形成了正式的处理决定

当时,红四方面军正开始实施依托老区,发展新区的川陕甘计划,川陕苏区党政军首脑机关及红军主力西迁旺苍城。廖承志亦被押至旺苍,禁闭在城内清江书院川陕省保卫局里。廖承志禁闭旺苍期间,被武装看管着,他仍不停地为苏区办报刊、刻蜡纸、写标语、搞油印,他还任劳任怨地为川陕省工农银行造币厂设计着各种各样精美的货币图案。

川陕省工农银行造币厂,又名红四方面军造币厂,它和廖承志基本上是同一时间转移到旺苍的,位于今天的旺苍黄洋镇烂槽沟。

黄洋镇离县城仅9公里,面积106平方公里。因以前居住黄、杨二姓人家而得名。境内有大规模溶洞群,形形色色的钟乳石千姿百态。早在1933年,红军就在这里设置了店子坝、烂槽里两个乡苏维埃政权。烂槽沟三面环山,一面临广巴要道,既方便交通又利于隐蔽,是一个安置红军造币厂的理想之地。

红四方面军造币厂在黄洋镇的厂区占地面积约700平方米,建筑面积约500平方米。坐西向东,四合院布局,建筑由门厅、正房、及南、北厢房组成。穿斗梁架,单檐悬山式屋顶,小青瓦屋面。如今,尽管这里已是一排排崭新的农家小院,碧绿的阡陌稻菽,但从保存下来的旧址中,人们仍然可以看到当年红军夜以继日生产货币的历史遗迹。

红军造币厂从通江迁来后,工人们边安装,边生产,继续铸造银币、铜币,印制纸币和少量布币。银币、铜币车间和保管处设在烂槽沟杨家院子,纸币、布币车间设在张家大院。造币厂下属的生产股、制模股、修理股、生活管理股也设在张家大院和相邻的几个院子里。由于当时战争形势紧迫,工厂实行每日三班8小时轮班作业、超产得奖制度。仅4个月就赶造了银元2万多元、铜元1万多元,以及大量的纸币和布币。还仿制了相当数量的袁大头、孙小头及四川汉字银币,这些货币在川陕苏区广泛流通,彻底改变了当地自给自足的实物经济

今天木门军事会议陈列馆里,还珍藏着十分珍贵的红军货币。人们在这里可以看到,川陕苏区各种货币票面的设计和印刷,都具有鲜明的政治色彩和精湛的艺术价值。这些货币的票面上有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的字样,还有由锤子、镰刀组成的中国共产党党徽图案。布币、纸币壹圆券上,有马克思、列宁、斯大林的头像。纸币叁圆券上,印有列宁的半身像,他身着黑呢西服,系红领带,左手拿讲话稿,右手挥动拳头。金属硬币上铸有全世界无产阶级联合起来土地归农民,政权归苏维埃等文字和红旗、镰刀、斧头、五角星等图案。在苍溪县文管所收藏的红军布币就有1420余片残损的布币数千片。这些布币有红、白、蓝3种颜色,分为壹串、贰串、叁串3个品种。布币的正面上方是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字样,中间为镰刀、斧头、五角星、拳头组成的图案,下排注明一九三三年;背面是黑体美术字增加工农生产,发展社会经济字样。

 

据史料记载,这些图案大多数是由时任红四方面军总政治部秘书长的廖承志亲自设计的。

19354月中旬,红四方面军造币厂随主力红军撤离旺苍,出发长征。造币厂的机器设备用了20多匹骡马拉到旺苍坝东河岸边,因不便转移,工人们只好将大部分机器沉到东河的亭子沱和马家渡的深潭中,只带走了较为新式的印钞套版。1935年七八月间,川陕苏区货币停止发行,红四方面军造币厂结束了她的历史使命。

《旺苍县志》记载,民国23年(1934)冬,红军工农银行造币厂由通江分期迁至旺苍今黄洋镇太阳村,继续制造各种红军货币(简称苏币)。当时旺苍市面常见的以布币二串和三串、铜币二百文和五百文较多,亦有纸币一串、一元和银币一元流通。民国24年(1935)春,造币厂随军转移离开旺苍,苏币停止制造、流通。 或许是一种历史巧合,红四方面军造币厂撤离旺苍31年后,20世纪60年代中期,中国印钞造币总公司下属六大印钞厂之一--东河印制公司又在这里诞生,开始续写中国货币历史上的新传奇……

 

 一张珍贵的历史照片

 

2014731在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87周年即将到来之际,江苏南京一位民间收藏家吴岩公布了一批我军在各个历史时期的珍贵照片。这一组由新华社通稿发布的珍贵照片,标题为:那些令人难忘的历史瞬间

在这一组珍贵照片中,第一张就是廖承志在旺苍拍摄《旺苍坝红场》

照片的内容19338月在四川广元县旺苍坝财神庙苏维埃红场举行的中国工农红军成立纪念日庆祝活动。

《旺苍县志》记载,民国23(1934),川陕省俱乐部秘书长廖承志(化名何柳华)来旺苍坝,带一部德国相机拍摄的《旺苍坝红场》,现珍藏于中国革命历史博物馆。

《旺苍县苏维埃志》记载,旺苍各级苏维埃政府根据上级规定,县、区、乡般均设置了红场,有些村也有红场。红场专供体育活动和军事训练之用,规模大小不一,设置各异。有篮球场,有跳高跳远的沙坑及杠架、平台、天桥等运动器械红场里开展的军事体育训练,般是由县军区指挥部、红军负责。19337月初,广元县苏维埃政府将龙谭街财神庙旁的大坝子辟为红场,并在坝子头上筑起一个平台,上建一个垛,上书红场两个大字。这里经常是大会广场、军事训练和军民锻炼身体的运动场,每当下午和晚饭后,红军和地方苏维埃机关干部到红场参加体育活动,附近群众有去围观的,也有去参加的。逢场和开会,去红场的人很拥挤,参加各种活动的人也多。

从这个珍贵的历史照片中,我们还可以读出许多重要的历史信息。

首先是《旺苍县苏维埃》记载旺苍红场在坝子头上筑起一个平台,上建一个垛,上书红场两个大字。根据照片的背景资料看,旺苍坝红场其实就是当时的财神庙对面的大坝子红场二字在财神庙的大门上。当时的财神庙还是红四方面军31军的军部,但是门口没有31军标志。照片还原了部分历史事实。

 

更重要的是近年来,许多资料、文献、网站都公开宣传,廖承志缠索戴枷紧铐双手长征的。他们的依据主要是1935年,廖承志在四川境内,写下了《戴枷行万里》这首诗:

莫蹉跎,岁月多。

世事浑如此,何独此风波。

缠索戴枷行万里,天涯海角任销磨。

休叹友朋遮面过,黄花飘落不知所。

呜呼,躯壳任它沟壑填,腐骨任它荒郊播……

对于是否是紧铐双手缠索戴枷走完长征的,公生前也没有公开承认或者否认。

 

这也引起了一些文史爱好者的质疑。从公在旺苍清江书院“囚”期间,可以出来拍照片、画画等活动看,他当时在武装人员看管下还是有一定范围的自由。有两个理由。1935122日,党中央和中央军委给在旺苍的红四方面军总指挥部发电令:要红四方面军策应中央红军在宜宾和泸州之间北渡长江入川。廖承志欣闻这一消息后,连夜画了一幅红一、四方面军隔江握手的宣传画,歌颂遵义会议后,以毛泽东同志为首的党中央的英明领导,指出了一、四方面军只有团结战斗,才能取得革命胜利的前景;同时也表明了他虽身陷囹圄,但想到的不是个人安危,而是革命的前途。这种难能可贵的共产党员的博大胸怀,令人肃然起敬。

 

还有一个理由是,当时鄂豫皖苏区肃反被抓的干部党员大多都被杀害了,廖承志能够幸免于难,除了他父母的声望之外,更主要的原因是廖承志的绘画才能。铁竹伟在《廖承志传》一书中说:张国焘之所以没杀廖承志,除了他的家世,除了共产国际和党中央的压力,顶实际、顶重要的还是他会刻蜡版,会画画,张国焘在根据地要印行钞票,都离不开他。

所以说,缠索戴枷紧铐双手等都是无法干这些事情的。在旺苍是这样,在长征中也应该是这样。这样看来,公开质疑公是否是缠索戴枷紧铐双手长征也不是没有原因。19354月中旬,川陕苏区大本营撤离旺苍,起步出发长征。廖承志作为囚徒,被张国焘派人紧紧监视着,随队伍长征。

对于廖承志的处境,毛泽东、周恩来非常关心,长征路上一直在打听他的消息。19362,毛泽东、周恩来在陕 北特意请中共驻共产国际代表林育英 (张浩以共产国际代表团名义电示张国焘,批评鄂豫皖肃反颇多,的错误和扩大化,至一营一连被捕”; 同时明确提出鉴于历史教训,盼兄负责检查,使扩大化、偏见与单凭逼供刑讯等错误早告肃清”; 对廖承志须保全其生命,并给以优待,此为代表团所切嘱。这使张国焘更不敢轻易杀害廖承志。但是,张国焘并没有检查自己在肃反工作中的扩大化错误,仍然继续监禁廖承志。193610月,红一、二、四方面军在黄河以东的甘肃会宁会师。在党中央的过问干预下,张国焘不得不解除对廖承志、罗世文、朱光、李春霖等人的监禁,撤销处分,恢复党籍。这是后话。

 

参考资料:

1、《蔡威:为红军长征打灯笼的人》,作者:陈国秋,《福建党史月刊》2009年第17

2、《旺苍县苏维埃

3、《旺苍县志》

4、《廖承志:多次被捕 带手铐走完长征》,作者:沈容

5、《红四方面军战史参考资料》

6、《廖承志的一生》,新华社出版1984年版

7、战火中的红四方面军造币厂》,作者:何广华 何明圆2014061311:03   来源:人民网-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8、《我军在各个历史时期那些令人难忘的历史瞬间》,20140801,人民网

9廖承志参加中国共产党的年、月和介绍人系根据新华通讯社编发的《廖承志的一生》所载。

 

 

(编辑:作家网)
  总访问量:77993  当前在线: 9900
中国自然资源作家协会主办 ICP/IP备案号:京ICP备11028287号-1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复兴门外大街1号 邮编:100860 电话:010-68046807 传真:010-68046807 主编信箱:536265197@qq.com QQ:5362651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