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找回密码  
 

雪 峰 文 缘 ——我与寒水先生( 李永安)

发表时间:2019年02月21 作者:周明军点击:253次 收藏此文

雪 峰 文 缘 ——我与寒水先生( 李永安)

  

      

                              ——我与寒水先生

                                           李永安

寒水先生乃周明军也!

      我与寒水结缘是在2015年市作协主办的中秋联欢会上。那天会后安排了晚餐,我俩坐一桌,他在我左边。我见这位年青帅气的小伙子面带笑容,态度谦和地在为大家服务,对他印象很好。在自我介绍中,我得知他叫周明军,在怀化市国土资源局上班(现在是国土资源局和规划局合并组建为怀化市自然资源和规划局)。

     当他知道我是李永安时,立马站起来握着我的手说:“你就是李永安老师,太好了!我以前经常读你的文章,今天能和老师同桌吃饭,真是有缘。”

     我一听,自然很开心,就把随身带的第二本散文集《情感飞絮》送给了他,开启了我与他的文友之缘。

     菜端上来了,我们边吃边聊。当我得知他是洗马潭人时,感觉特别的亲切,马上口而出,那我们还是半个老乡。他好奇的反问一句,真的?是怎么一回事?我告诉他:我是1953年随父亲工作调动来到雪峰山脚下塘湾汽车站,在沙溪小学毕业,洗马古楼坪完小毕业。两年完小是走读,早去晚归每天走三十多里路,每天都从洗马潭街上过,……那记忆到现在还很清晰。”

     自那次结缘后,我们相互都很关注,只要在报刊上发现他的作品,便在心里为他祝贺,为他高兴。他也时时关注着我,并在很短时间里写下了读我《情感飞絮》一书的读后感《坚持就是胜利》一文,还发表在国家级网站《大地原创》中,也让我心生感动。有一天他给我发微信说:“近期先生写的《文情 也是债》发表在《怀化文学》增刊中,可否一阅?”与此同时, 他还把他们主编的《洗马潭》一书送给我, 我很高兴, 如获之宝。

     对周明军的作品,无论是诗、散文,我都很爱读。其因是感情朴实,文笔顺畅、读起来通俗易懂,不像有些人故弄玄术、咬文嚼字。有一天我在电脑博客上发现他的一篇散文《雪峰山记忆》,便要他把文章发给我,让我仔细拜读。当我看完这篇文章,心里不禁赞叹,这文章文笔朴素,乡情浓烈,知识不少。让我知晓了不少洗马潭的人文历史,革命历史故,这是我原在洗马尚未听到的。比如是文章开头他写的那一段话就激动了我的心情:“我对雪峰山的无限崇敬和怀念之情,想起与雪峰山的画面是如此清晰美好,过往是如此醇厚芳香,仿佛是一次魂归故里的欢快之旅,仿佛是两颗心之间撞击而爆发的相思火花,美丽多情,让我陶醉在悠悠雪峰山的记忆里不再醒来……”。他这段话又何尝不是我心里的话,我最早翻越雪峰山是1944年,那时才4岁,跟着父母从永丰来到安江,当时小,什么都不懂,稀里糊涂过了雪峰山。时隔九年到1953年,父亲工作调动到塘湾汽车站任站长,举家又过一次雪峰山,让我看到满目青山的雪峰美景,1956年考入黔阳一中,寒暑假四度翻越雪峰,积攒的雪峰情比谁都要深。

     其“牵挂是一种挥之不去的乡愁。雪峰山的记忆是埋在我心底无法忘却关于家的故事和成长的经历,还有那一抹一触就痛的乡愁……”这篇文章不仅加深了我学生时代对雪峰山美妙风景的记忆,而更使我懂得雪峰山,不但是山顶长年积雪而得名,而且在中国抗日决战中最后让日本侵略者完败于此……挺起中国人脊梁的一座英雄山。”

     我虽不是雪峰人,但我觉得雪峰山也是我的“故乡”,我热爱着雪峰山。也正如他在文章结尾发出的感叹:“巍巍雪峰,是我们永远 感恩、永远幸福的家园;英雄雪峰,是我们铭记历史、爱国保家的旗帜和标杆。”

     这是他在文章结尾时吐露的心声,也是我们俩人对雪峰山的一片衷情,对雪峰山的崇高敬礼,更是我们对雪峰山未来的祝福!

     这篇文章在他的文学作品中,虽不是扛鼎之作,但对我们来说却别有深意。文学让我们相识,而雪峰山让我们更投缘,走得更近了。但对我们来说可是雪峰文缘之交的心灵友谊桥梁,使我们交流更贴近、更频繁。

    此后这几年交流更密切,作协开展活动,基本上都参加,我一到现场,首先第一眼是寻找周明军来了没有。只要他来了,我就得踏实, 所以总是尽可能同桌共饮。他对我似对长辈一样尊重,尽力照顾。当他知道我左脚患伤痛行走不便,便前后不离左右,引来不少文友目光关注。

    年前在中坡山“普提寺”召开的“智慧明星杯颁奖大会”活动,我被邀请参加,当时我还忧心有没有熟悉的文友参加,因为这次征文是“天柱文化慈善会“、市作协、边城晚报社共同主办的。当我到达山顶的大雄宝殿前广场,刚下车就看到明军也来了。耳边就传来他那亲切熟悉的声音,“李老师,你来了,慢点,注意莫伤到脚。”紧接着就来到车边,为我打开车门,让我心头一热。

     会议一上午,明军就坐在身边,一举一动都照顾着我,上阶梯就撬着我,下梯级就扶着我,饭后听他跟组委会领导说:“你们放心,李老就交给我,保证安全送到家。”

     这真是有缘千里来相会,无缘对面不相认。我们则是“无缘都是相识人,有缘才懂乡情深。”更何况我们结缘的基础是文学,基点是英雄的雪峰山。

创作中的互相关注,文字中的互相欣赏,生活中的相互扶持,寒水先生与我之相交,平淡如水却又隽永绵长。

     

这就是:

雪在山顶享美名,

峰于绿从隐真身。

情蕴心中更馥郁,

缘遇皆是文人。


 

(作者李永安先生系湖南省宁乡市人,全国著名作家、散文家。著有《野菊花》、《情感飞絮》等多部书籍,其作品获大奖80余次)


附件

雪峰情缘
            李永安                     
 雪在山顶享美名,
 峰于绿从隐真身。
 情蕴心中更馥郁,
 缘遇皆是文学人。

 和李永安老师诗             
           周明军
雪花飘扬悠悠飞,
峰立绝顶大风吹。
文人相交淡如水,
缘分当珍谢师恩。

(编辑:作家网)

上一篇: 母亲的高贵

下一篇: 春寒花开

  总访问量:83801  当前在线: 15708
中国自然资源作家协会主办 ICP/IP备案号:京ICP备11028287号-1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复兴门外大街1号 邮编:100860 电话:010-68046807 传真:010-68046807 主编信箱:536265197@qq.com QQ:5362651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