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找回密码  
 

千古黔城我欠您一篇文字

发表时间:2019年03月04 作者:周明军点击:407次 收藏此文

千古黔城,

                    我欠您一篇文字

                                          周明军


                              
(一)
    

我在《怀化文学》2018年第四期上发表了纪实散文《凉山之缘》后,到今年元月30日,《怀化文学》微信公众号又进行了转发,所以我在留言栏中写道:
     这是我五年前写的文章。我很感谢主编的慧眼,因为怀化凉山,知道的人不多。第一次登凉山是2014年3月14日,于我是一个很特别的日子,因为13年前的3月14日是我从黔城调往怀化上班的日子。谢谢怀化的“人民文学”,也谢谢您!
    写完又复制粘贴发在了自己的微信朋友圈中。此时心里才一惊,想不到时间真如流水之快啊!我来怀化这座会呼吸的城市就有13个年头了。而当年的出发地洪江市黔城镇早已经是初具规模的大都市了啊!可每次出差路过都是匆匆来去,甚至那一切曾经熟悉的人事物境也因岁月隔得似乎疏远陌生了,我也似乎早已欠下了对这座千年古城的相思之债了,欠下了一笔很是沉重又难以偿还的亲情之债了。更让我惊讶的是,完全是天意的安排,也许是我们姐妹对父母感恩的孝心感动了上天,终于在今年的美丽大年三十除夕团圆之际,我一家三口来到黔城大妹芳芳家中陪伴父母度过第一个在古城的春节。我对这个古城顿时涌起了无限感激的暖流和深深牵念的情怀……
    今年元月17日凌晨四点多,我手机因关着充电,二妹丽丽在洗马潭老家打到我老婆手机心急地说:
     嫂子,妈妈现在家里已不能说话了,请告诉哥哥。
     我赶忙接了电话,请立即联系好救护车,现不要急,其他事宜都由父亲作主。不知母亲病情,心里急也没用,只好劝慰父亲和妹妹沉着冷静等救护车。给父亲电话,他说,你妈妈身上还热,手脚能柔软运动,就是缺乏意识也不能说话,更认不出人了,病情十分严重。父亲说完就把电话给了救护车来了的医生,医生对我说,刚查看了你妈妈的眼睛瞳孔,已经有散光变化,怕在送怀化途中有生命危险。于是我对父亲说,送妈妈到怀化我就立即去医院挂号等你们,如果不送来我就马上回家,请父亲您作主,不要信农村的落后迷信。父亲马上说了一个字:”送!“我怕父亲临时又改变主意,便马上挂掉电话,接着就往市人民医院走去。
    救护车到急诊楼时,是在早上7点40分许,我跳上救护车,摸着母亲的头,摇着她大声地喊:妈妈!我是军娃啊,您快点醒醒啊!妈妈一动不动,如死了一般,但摸着她的手和脸却是热乎乎地,从凌晨接电话至此,我心里不是急痛而是一直很平静的,在反复地喊了几句话后,妈妈的一只眼睛用力地睁开了下,接着嘴唇颤动一阵子,便冒出了一些混浊浓水液体,一股股地往脖子里流。抬下车没有挂号送到急诊室,医生护士们立即抢救。在不到半个小时的抢救中,我去窗口交费时,母亲在和三个妹妹的陪同检查下终于苏醒过来,她说的第一句话就是问:你哥哥呢?你哥哥呢?当我交完费赶回抢救室时,妈妈全部恢复了神智和记忆,我五姐妹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了。历时八天的住院治疗,感谢医生护士,感谢父亲姐妹的精心护理,曾患过脑梗的母亲第二次住院终于康复出院。由于临近春节年关,我强烈要求父母到怀化过年,但父亲说,你家楼层高无电梯不方便,大妹芳芳和满妹花花都在黔城又相距不远便于护理你妈妈的病情。所以父母在大妹夫茂林开车接到了黔城生活。于是也就有了我一家三口第一次在黔城陪伴父母度过的温馨祥和的己亥年春节。
    来到古城,一切是那么熟悉和亲切,又是如此地惊喜和陌生。熟悉的是古城的美丽宁静和青山绿水,陌生的是古城高楼的林立和大街小巷的变化,更是让人惊羡的丰富繁华和热热闹闹的大年氛围。

 

                          

(二)

   

记得有人说,牵挂一座城其实是在想念那个人。我曾在黔城前后工作生活过两段时间,一是1998年7月至1999年12月在洪江市委办工作时。二是2004年12月至2006年3月在洪江市史志办工作时,前后五个春秋。五年时间,经历了洪黔合并的风波和合分,目睹了那段刻骨铭心令人难以忘记的岁月。那是1998年7月炎热的一天,原洪江市和黔阳县合并后,新的市委机关设在黔城镇钟鼓楼内。是日由黔阳县委办与原洪江市委办约定从各地出发到黔城大桥赤峰山下汇合后,一起进驻钟鼓楼。我们自行从卡车上搬下桌椅凳子,车厢内温度很高,热气烫人,我们浑身湿透但也兴高彩烈没有觉得累。正如当时市委领导鼓励我们说:你们年青人是累不死的,也是大有希望的,你们就是今后的第四代第五代接班人啊!
     记得那天市委正式挂牌时,市委办领导安排我与同事洪江籍人刘勇于清晨6点,为中国共产党洪江市委员会和市纪律检查委员会两块牌子(大门一左一右)蒙上红绸缎红花和红绸布时,我站在人字楼梯上往下时,不慎将放在梯子上的起子扫下戳中了刘勇右眼眉骨,顿时出血了,吓得我连喊:不要紧吧,不要紧吧!他用手抚着伤口说,幸好没戳中眼晴,否则就成独眼龙了!
     挂牌后没满二年的1999年4月,洪江区个别人以雄溪镇名称问题烧毁牌子引发洪江区群体性事件,经党中央国务院指示省军区派动武警官兵协助当地党委政府才平息了事件,实行洪黔分治,保留新洪江市(市治仍设黔城镇),洪江区不属一级政府,由怀化市代管。我先后在洪江区和黔城镇两地办公,亲眼目睹了事件中的全部过程,特别是感动当时的各级领导干部的政治立场、工作作风和能力水平,确保了黔城和洪江社会的稳定和经济的发展。作为一位秘书和督查员,我坚定了政治立场,做到了与市委政府保持了高度一致,充分认识了稳定压倒一切的重要性,认真履职,与市委办同志们辛苦工作,日夜加班。看来有些事还真的有说不清道不明的兆头啊!
     我2000年初离开了古城到龙船塘瑶族乡工作。2001年底又离开瑶乡到安江办公的洪江市史志办工作。2004年12月19日,我率史志办同事又从安江搬至市政府行政中心大楼七楼上班。想不到几年后的2006年3月14日我离开古城来到了怀化,至今已有13年了。
     13年的时间如流水飞逝,但13年的古城日新月异,越变越好。这个被誉为“楚南上游第一胜迹”的芙蓉楼所在地的千年古城,历史悠久,人杰地灵。自汉代置镡成县,唐代史称龙标县,宋元丰三年(1080年)置黔阳县,1949年解放后县治搬迁安江后至新设洪江市,黔城都为乡级建制镇,号称“湘西第一古镇”,虽历经2200多年风雨,古城依偎沅水之源,城市轮廓犹存,历史风貌依旧,城内青石街巷纵横交错,明清建筑比比皆是,每步一景,每景称奇,尤以有“江南古建筑博物馆”之称的南正街,是一座极具湘西地方建筑特色的“大观园”,现为4A级国家历史文化名城而享誉天下。此地也蕴育了一大批历史文化名人,他们在这里留下了众多神奇的传说和纪念地,唐代诗家天子王昌龄贬至黔城时写下了《芙蓉楼送辛渐》,留下了“洛阳亲友如相问,一片冰心在玉壶”的千古绝唱,芙蓉楼也成为了国内较完整的纪念他的胜地。还有唐代名宦高力士也流放古城,留下几多诗作和佳话野史。也令我感同身受,抒怀即吟:《黔阳千古》

(1)  古城黔阳赤峰秀,
            遥望沅舞清水流。
            物竞人非楼还在,
            千古冰心玉壶留。
      (2) 芙蓉楼上有高台,
            古柏翠松迎客来。
            假若长留古龙标,
            不见黔阳也不哀。

 

(三)

 

    大年三十,是除夕节,也是立春,虽然天寒地冬,但在古城让我有了春风拂面的亲情和温暖。我一家三口早早地来到了西南大市场妹妹的家。记得我那年离开古城时,这里还是一片空阔地,如今建筑房屋林次栉比,龙标大道绿化宽敞,特别是看到路灯电杆上悬挂的以王昌龄诗句“一片冰心在玉壶”七字组成一个“壶”字形的彩灯令人惊异和叹服。据说这个组合字是清代著名状元龙启瑞所创,他是当时古城县令龙光甸之子。由此,我也想起了自己在30年前在郴州读书时将我姓氏周字写笑的佳话,可以说写了成千上万的字,唯独喜爱这个我写笑了的周字。

    我在妹妹家陪同父母吃了午饭,便独自一人漫步古城。首先来到了自己曾上班的行政中心大楼前,宏伟壮观,四通八达,绿树成荫,早已不见当年打着吊袋注水的稀叶枯黄的移栽古樟,而是焕发一派生机的翠绿美景了。轻移脚步也惊起了一群在草丛觅食欢叫的小鸟,我便打消了步入大楼看看的想法。于是慢慢地走向大楼的后山公园。早春的山花已开,是白玉兰,是寒梅,是山茶花等,我看到每一株大树下还摆着一块石头,在石头上居然刻有名字,走近一看,原来是刻有这株树的捐赠者姓名,整座山布满了这样的石头,我对石上的名字非常熟悉,都是我曾经的领导和同事,也想起了他们为古城一方的发展和繁荣所作出的巨大成绩和不朽的贡献!

    我离开后山公园,走在龙标路,又转入冰心路,心情很是舒暢和快活。仰廊桥月影,观相思湖景,心里别有一番感慨。想起当年的湖水就是一片污水黄泥的田地,想起当年曾抽调到工作队上门做村民搬迁的思想工作是何等的艰难。如今城市靓丽,百姓安居,又是何等的幸福和满意啊!来到沅水江边,步入铁路公路两用桥上,远眺赤峰山,望赤峰塔,打眼古城风光,思绪飞驰。其实这个美丽的古城有几多情缘早已留在了我的文字中了啊!

    九十年中期,县市未合并时,我来古镇代表县委政府督查工作时,在镇党委钦书记陪同下走上赤峰山,临谒赤峰塔,考察芙蓉楼,回安江后,我写了散文《楼-塔-墓》,发表在《今日黔阳》报上。市县合并时,首届龙标诗词协会成立时,发起人是县政协领导谭文艺,会长是田达武,前者是我在县工商局参加工作的局长,并与李书记亲自送我到工商所上班,后者却是我到史志办时的退休老同事。我成为首届会员,对古城留有诗词为证:《黔城纪事》

龙标社友聚黔城,

钟鼓楼旁汇雅兴。

春风化作诗词赋,

市治焕新惊古人。

     为行政中心楼和家属住宅楼奠基庆典先后撰联:

(1)沅舞欢歌贺盛世,精雕细琢,五载耕耘营造黔城行政中心楼;

     龙标颔首迎群贤,招商引资,百家携手谋划洪江市治新篇章。

(2)五溪新明珠匠心巧手立千秋伟业;

     怀化后花园博古纳今足万代安居。

    2005年作为洪江市政协委员兼党群组组长,在市政协领导授意下,我撰写了多位委员联名的《关于将洪江市更名为黔城市的提案》,受到了政协委员们的好评和肯定。为了纪念向洪江市(黔阳县)治东徙安江55周年回迁古治黔城,我们参与编辑出版了《锦绣黔城》(刘克立作序,张锦湘、杨志镍编著)和《玉壶冰心》(主编田达武)两本书。

    2015年7月在古城参加全市集邮工作会议时,我们参观了位于南正街的廉政文化教育基地张家老屋后,写成《张家老屋》一文,后参加怀化市纪委、宣传部、妇联和文联举办的“清源五溪廉政文化”征文中获得散文类唯一一个二等奖,再一次感恩古城对我的恩惠,时隔多年,还常常接到馆长张国英老人的电话问候。

    还有在古城三中的语文老师赵祖英先生在生前多次将写古城的文稿赠送给史志办,后其子编撰其《龙标故事选萃》一书,将我与同学同事王松平写的《洪江有个赵祖英》一文作为序二,我在书摊中无意见到这本书时,顿感斯人已去,然书籍与文字永存啊!

 

   

离开古城,是在正月初一的夜晚。彩灯闪烁,喜庆吉祥,面对父母妹妹牵挂的目光,我心依依难舍。千古黔城,我是欠您一篇文字,但我更欠的还是对父母的养育之恩啊!谁言寸草心,难报父母恩!我一一收存好古城、父母和亲朋好友在我心灵深处的点点恩情,走上来接我回怀化的张哥哥的小车。默念道:

    千年古城,锦绣黔城,前程锦绣!

    这是我对这座千年古城的无限赞美和永远的祝福!

                

(写于己亥年猪年春节)


(编辑:作家网)

上一篇: 在终南

下一篇: 大地芬芳 

  总访问量:77926  当前在线: 9833
中国自然资源作家协会主办 ICP/IP备案号:京ICP备11028287号-1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复兴门外大街1号 邮编:100860 电话:010-68046807 传真:010-68046807 主编信箱:536265197@qq.com QQ:5362651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