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找回密码  
 

石拱桥 *土地庙 *小男孩*打包

发表时间:2019年03月13 作者:周明军点击:173次 收藏此文

石拱桥 *土地庙 *小男孩*打包

 * *
图片

图片

图片



          
(一)
 石拱桥
    
自今年222日单位搬家后,我每次上下班都要经过这座小石拱桥,这座桥叫田桥,是在19814月修建的,距今有38年了。它下面的溪叫潭口溪,自城北流经大汉龙城,石拱桥上500米处有两座大桥,连接一期大汉龙城前后两条公路。一条连府前路,一条连银湾路。如果不走石拱桥,两座桥均可到单位,只是多走些路而已。我喜欢走石拱桥是因为节约5分多钟。每天均有许多小学生们路过石拱桥。


          
(二)
土地庙
    
在桥头立有一座土地庙,庙内安坐土地公公和土地婆婆,慈眉善目,彩色上岫,红布上墙,古色古香。见有一老太太常来庙前烧纸焚香,捡拾周边卫生,想必此庙系她所立所迷信也。由此我也想起去年所写的关于土地庙的故事一一
    
今年331日在白竹坡给太太婆(爷爷的母亲)唐香玉挂清后,在回家的土质公路边看到了一个小小的土地庙,作为一位国土资源人,油然而生对土地的敬意,在机构改革中已改名为自然资源部门将行使管理土地之职能,但土地永远是我们生存的根本和基础,谁也无法离开珍贵的土地。所以,我又说说土地公公的传说和故事。
    
在我们乡村里,每一个节气的到来,古人们都要先敬神。天地间与人分不开的神就是天地之神,在我国上古神话中有盘古化生万物,盘古以肌肉化成田土,用血液滋润土地。后来又出现了后土,后土是传说里共工氏的儿子。因为共工氏统治天下时,他的儿子能够平治九州的土地。这样后土就有了凭其尊贵和功劳享受庙宇的资本。乡下敬奉土地神是有专门的神龛和牌位,在溆浦县阳雀坡我见到在大门左边离地一米多高的墙上有一空匣,内有点灯烧香的器具,即为土地神位。拜祭地神与天神应是对应的,天地合称为"皇天后土,其实乡下老百姓敬神是护佑来年风调雨顺,生活美满幸福充满希望。
    
土地庙里的土地神,在神话传说中是最小的神,寓意官职级别也是最低的,但因其直接掌管人民的口粮而显得岗位极其重要,在《西游记》或《封神榜》中,被誉为土地神的土行孙可以说是土地公公的化身,更是武功高强的菩萨。由此,我想起多年前读书时读到个关于土地公公的故事:山前山后各有一土地庙,而山前庙热闹山后庙冷清。于是,山后土地公公来到山前土地庙里抱怨,正好山前土地公公要出门会友,便委托山后土地公公代理几天,以便得些香火供品。山前土地前脚走便来一人祭祀,请土地刮一阵顺风,明天他要行船。接着又来一人,请土地公公明天千万不要刮风,他的梨子树正在花季。还没等土地公公决定又来一老头祭祀求雨,他要种田,后又来一老婆婆要晒姜。山后土地公公实在是没有工作经验,急请山前土地公公回来定夺,山前土地公公告诉他:
         
刮风顺河走,躲过梨树沟。
         
黑夜把雨降,白天晒干姜。
    
如今常有人说,你们国土局是个好单位,是土地公公。还有人说,现在的一些官员都是一方土地神,有山前土地公公的工作经验和民生情怀的虽占大多数,但也有山后土地公公的不足和眼红者不乏其数。对此,你又是如何看待的呢?我是坚决拥护和支持自然资源部的机构改革正确决策的了!

  
          
(三)
小男孩
    
今天下班时走过石拱桥,见一背书包的小男孩走在桥边下游工地围墙内,木门紧闭,他想过来到桥上,而外面的过道高过他,又临接溪边高崖,稍有不慎就会掉落溪水或石上,十分危险。于是我走过又返回,问他:
    
小朋友想上来,是吧?边说边伸出手拉他!
    
他走过来伸出小手,我抓住他的手腕轻松的拉他上来了!对他说:

这里很危险,下次你再也不能从下游河边走了哦,必须要从派出所过道走。

他点点头,快步地走过了石拱桥,我赶忙在他身后拍了张照片!于是在晚饭前写好了这篇《石拱桥*土地庙*小男孩》一文以记之。

(写于2019311日)

 

            (四)还有下面这篇也是记载了在这座小桥上的故事:

               

我从来没有想到会写《打包》这样的小文,但今天的打包、心里的想法和立即发生的巧事,却不得不让我在手机上写下了这篇文章。
    
今天陪省厅领导用中餐后,有一个猪脚菜和土豆饼还剩下三分之一,看着剩菜,感觉可惜,问同行者谁要打包,没有一个肯要。我也不要的,但讲了个打包的故事:
    
以前我在市委办工作时,值班的门卫窝老头经常在值班室吃晚饭,冬天一个小火锅,一杯米酒,吃起来要一两个小时。有时,我们在招待所或外面馆子吃剩下的菜,一律打包后全部给他,他也不管好坏,高高兴兴收下,有时看他津津有味地品味,我也向他讨杯米酒喝喝。他非常敬业,嗓门也大,都说他是县委办最得力的守护者。因为每周一至周五的中午和晚上,还有星期六和星期日全天,他必须在县委办二楼值班室通宵值班。作为秘书的我们,经常加班赶写材料,每到周末或晚上,就常常在他值班室同他聊聊家常,喝杯小酒,吃吃小火锅上的白菜。其实他的小火锅里大多是我们有时带给他的大杂烩,而热白菜确实是很好吃的一道好菜。我也非常喜欢吃他的热白菜。
    
送走省厅领导,我看到剩下的菜确实可惜,于是喊服务员打了包,一盒是猪脚辣子,一盒是五个土豆饼。其实我是不要的,心里想,给谁呢?给门卫,他们要不要啊!走出餐馆,在门口遇到一位带孙子的老奶奶,我问她,奶奶好,你要这份菜么?她理都不理我推着车走了。我又走了几百米,到了这座石拱桥上,只见对面一个十多岁的男孩一手拉着一蛇皮袋子破烂来了,看他神情可能是智障孩子,路过时,我将塑料袋子往他面前一给,他自然伸出左手接住,话也不说往桥上走去,我终于将菜送人了心里舒坦多了。转过拐角,一位妇女也拉着一大袋子废品走过,听她在喊儿子慢点。我想,今天真的是好心有人要,善念有人报,从打包起好心起,不到十几分钟,竞然就真正地会遇到真的需要帮助的人了。事情好巧的哦!正如济公爷爷派来考验善心的一对母子啊!
     
接到同事张科长电话,便将刚才的打包送菜之巧事一说,他也笑着说:人有善念,天地佑之!

                          (写于2017124日)


(编辑:作家网)

上一篇: 怀抱春雷静听松

下一篇: 远方的云朵

  总访问量:77993  当前在线: 9900
中国自然资源作家协会主办 ICP/IP备案号:京ICP备11028287号-1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复兴门外大街1号 邮编:100860 电话:010-68046807 传真:010-68046807 主编信箱:536265197@qq.com QQ:5362651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