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找回密码  
 

《厚墙》有感读

发表时间:2019年03月24 作者:尹娜西西点击:133次 收藏此文

 

 

                          读《厚墙》有感

 

 

   读完于小威的《厚墙》(刊登在200710期的小说月报)在我的脑子里就回旋着一个这样的问题,父母为什么要生养孩子,孩子又为什么不能好好地活着。

   这个短篇小说写的是一个刚买了新房子的中年人,因为装修而要请人砸墙的故事,在他和第一个雇用工没有谈妥之后下楼时,被一个少年在他的身后拽了拽衣袖说:“我砸,我只要四百五十元。”这个少年是以一个大约十七、八岁,很瘦弱的外观形象出场的,(一看到这里我的眼泪就流了出来,多狠心的父母呀,怎么舍得让这样一个孩子去做这样的苦力活呀。)因为少年出的价钱正合了东家的心意,所以他开始砸墙,在砸墙的过程中才知道别人为什么少于五百元就不砸的原因,是因为那要砸掉的墙很结实,而且是载重的双层墙,一句话两个字“难砸”。又因为少年太需要这笔钱,哪怕只有四百五十元。因为他已经把身上的钱用了,而且家里妹妹读书还要用钱。当然少年在抡起大锤的时候还认为自己的运气不错,可在晚上下工时他的自行车找不见了,知情者告诉他,他的自行车被城管拉走了,又要交罚款二十元,一边钱还未挣到手,一边还要交罚款,看来这个城市对少年是不公平了。

为了找自行车,少年耽误了一上午的时间,至始他没能在两天内完工,而在这两天之中还有妹妹找上门来要哥哥回家帮父亲秋收,(我想呀为什么这些忙事都要来找少年,这个妹妹有找一回哥哥的时间都可以帮父亲很多忙了,农村学校秋收时是要放假的。有这个时间去叫哥哥回来帮父亲秋收,还不如自己想一想如何减轻一点哥哥的负担。)

东家来验收了,少年提出加价,东家以没有按时完工而要扣除少年的一百五拾元工钱,这样就在少年心头制造了很大的心理压力。作者给了这个东家很多理由,比如东家说:“耽误了一天的工夫等于耽误了几个月,几个月轮到他装修室内已经是冬天了,北方的冬天是不能装修的,那他只能从头再干,他既是不住进楼房也要支付一个冬天的取暖费。更丧气的是他不能如期搬迁楼房,一家人还要拥挤在租住的潮湿的房屋内啊,先不说他还要为此多付房租了。”当然作者已经说过了东家已找好了一家室内装修的,说是如果他不能在两天的时间把墙砸掉就要先做别人家的装修,那么这东家就不知要等到什么时候了。

(而我也有理由驳倒这样的东家,做装修的决不止一家,所谓东边不亮西边亮,完成一件事有很多条路子。何况一个长者一定能够看得出少年能否胜任。)

所以在东家把三百元钱掷给少年时,少年一边怕连这三百元东家还想抽回去,所以一边接住钱一边解释说:“你站的那个地方,我想那应该是个载重墙,它让我多花了差不多一天的时间,可是我说了,叔,我不要加工钱了,你看我把墙砸完了啊,你看,我刚刚连垃圾都清运好了,那么重的三堵墙,一共七层楼,我全给你背到楼下去了。”东家却说:“对,你说得对,你确实干得很好,不过你耽误了我的工期了。”东家仍然以耽误了他的工期而拒绝还他那一百五拾元钱。接过钱的少年再一次想起了妹妹正需要钱买高考的学习资料,秋收时父亲需要他的力气他都没有做到,都是因为这三堵墙啊。而事情的结果超出了他的计划与美好的打算,为什么他把活儿做的这么好,却得不到应有的回报?从而感到这个世界缺少点什么。况且这个工程是他比别人少要了五拾元才应承下的。作者这样写道:“少年那一刻感到世界缺少点什么,缺少什么呢?他说不好。一般来说,缺少什么,就要努力充填什么的。他想,也许,缺的是应该得到的一百五拾元钱。房东在查看厨房的地下管线的时候,少年走了过去。夕阳最后一抹光线恰好收隐了,少年觉得所有的薄暮,都沉浸在他身后的锤子上。就在少年向房东举起锤子的时候,房东把脸转了过来。那一刹那,少年终于记起一件事。他记起了这个陌生的面庞,他在哪里见过。不过这一切稍微有点来不及了。” 

而少年在哪里见过房东呢?在小说的开头部分,房东是一个晨跑的人,在路上看见一辆笨重而破旧的自行车。“它停放在那里,身上的负重的程度让人误以为它是一台三轮车。它的货架子上载着颜色昏暗行李,天已经热了,可那竟是棉被,打着补丁。车的一侧横栓着比邮递员装邮件的还要大的帆布口袋,东倒西歪,不知里面装了什么破烂物品。自行车的前把子上,一边吊着一只涂着红漆的旧茶缸,另一边绑着一条毛巾。毛巾洁净的剌眼,反倒昭示了它的主人身处的是何等凌乱而扭曲的生活。再一扭头,他看见了那个少年,正背对着他,蹲在路旁,用沟渠里的水一把把洗脸。/他已经跑过少年两步了,可是忍不住回头。少年应该是一个乞讨的人,落魄的样子让他感觉自己早晨的锻炼显得多么的奢侈。他下意识掏了一下运动服的裤兜,还好,竟然有触碰纸币的手感,掏出来一看,是十元钱。他想了起来了,自己跑步锻炼的运动服里是从来不揣钱的,这是早起时妻子塞给他,让他顺路买豆浆和油条的。他怕打扰了少年,悄悄回去,把捏着的钱放到自行车上,掖在行李的细绳下面。/那一刻少年恰好回头看到他一张短暂照面的脸。他转身继续跑动的时候,只听到身后转来清亮亮的水声,一下一下的。”

一个在路边的少年,只因为看上去象一个乞讨的人,而能得到别人十元钱的毫无回报的馈赠,所有的人都会知道那是一个善良的行为。而一个把活儿干得非常漂亮的人,因为没有按时完工而遭到没有理念的惩罚。这是人对劳动工酬还没有上升到完美法制境地一种鞭策。这样一个“善良的人”在遇到这样的打工少年者却显示出了他弱肉强食的本性,只能说他是一个伪善良者。

我喜欢作者提出的社会矛盾与问题,但是对他用锤子与武力实现正义的抗争却不敢苟同。把一个未来社会的建设者投进囚犯之列,那决不该是世界的本意。           

 

(编辑:作家网)
  总访问量:88019  当前在线: 19926
中国自然资源作家协会主办 ICP/IP备案号:中国自然资源作家协会主办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学院路31号 邮编:100083 电话:010 6655 4693 传真:010 6655 4693 主编信箱:536265197@qq.com QQ:5362651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