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找回密码  
 

读《文爱艺抒情诗集》后的一点小评

发表时间:2019年03月24 作者:尹娜西西点击:131次 收藏此文

 

 

                       读《文爱艺抒情诗集》后的一点小评

偶然在租书屋看到一本文爱艺的诗集,于是就把他的抒情诗集租了回来看,446页厚的一本诗集也不是一天就能阅读完的,但我还是用了三天的时间把它看完。可是一合上书本,思维里就有一种迷离的感觉,让我自省又让我自问,“我刚才看完的诗集说了什么呀,”自我回答的结果是好纳闷的。因为书中的诗情之美、情爱之诗给我的感受是这样的空,空的让我想不起刚才我看了什么?于是就让自己的思维休息一下,过几个时辰再拿起来看。结果的答案是:“美让我记不住一点,丑让我指不出一点,情让我学不着一点。”可是每一首诗看在眼里时,都有会让你无不先赞叹,写的这么的好,写的这么的美,读着他的每一首诗都会让你觉得有一种很美的感觉,这种美要说又说不出,要道又写不明,要倾吐又倾吐不清。但是一合上书本,唉,怎么一句内容也记不住,脑子里空空如也,就如刚才自己什么也没有看过、什么也没有读过,什么也没有过目过一样。我以为是自己老眼昏花了,放了几天再拿来重新阅读,还是同一样的感觉在支持自己的看法,可在出版书上别人给他的评价翻来覆去地读读全都是一堆的美言美语。比如:“一种自然的诗,一种节奏舒展、音韵和谐的诗。他的这种无法模仿的诗,向我们倾诉了他的全部热情、梦想、愤怒、忧郁、柔情、痛苦、欢乐、内疚、哀伤、--------那真诚的声音融入了一种无法抗拒的纯真。”这种美言美语无不是出与为赞扬而赞扬?可是我读了又读,怎么看怎么阅读都让我有一种偏见它,认为也不咋地,(且暂且说是我个人的偏见而已。)可又有那么多人说他写的好。我可以随意摘入几首诗,保证首首你读了也会说有一种美,也会说好呀,还有可能会说写的真好呀。不妨就来看看以下几首:            《多少个良辰美景》

多少个良辰美景/从我们的身边悄然溜过/抓住的是时间/抓不住的是如水的流连

 

多少个往昔/多少个不可能的相逢/日子从绿荫走向绿荫

 

一年年/从枝繁到叶落/依旧循环如谜  19921230.)

 

《我向往昔招魂》

我向往昔招魂/我招回一些欢畅/就象不曾拥有过的那样/我把你遗忘

 

在你离开我之前/我调整我的方向/不带上/一点忧伤

 

回头看看/来时的岸/你原本不在我的身旁

 

淡淡的/或许过去/接近的已悄悄来临

 

《在这被人遗忘的林荫小道》

在这被人遗忘的林荫小道/落叶象是被人遗忘的心情

 

雨后的秋日/仿佛我的怀念

 

枫林染遍的景色/在雨水的沐浴中/像是爱情后的倦容

 

我在季节的里面/抬头向外观看/哪里的路通向过天边/何处的门挡阻过悲欢

 

雨水一滴一滴的/落叶一片儿一片儿的/仿佛重逢/相聚又别离

 

日头升起/又落下

 

悲欢就像花

 

《我仰望着渐渐消失的红日》

我仰望着渐渐消失的红日/我知道他明天依然会升起/它的光明不会因我的离去而憔悴/我的消失也不会停留在它的心里

 

没有人愿意倾听伤悲/应该把希望放在心上/一切的安眠/只能够陶醉在沉睡后

 

浩瀚的星群啊/没有一滴一滴的光亮/你怎能构成你的荣光/然而一滴的消亡/并没有改变你的形象

 

没有人能永久地在深夜里守望/就象没有人/能永久地停留在一个地方

 

万物都在循环中/谁能够永久地把自己伪装

 

《我想象着你的声音------

我想象着你的声音

在深秋的太阳掠过

听不到鸟语的时候

 

哪里是你的眼

天空是这样的蓝

 

神秘的大地

远远的看上去

像是袅袅升起的炊烟

 

那是谁,是谁

在远远地注视

 

幻想着你的声音

洁白而可怜

就像是动人的心弦

并不是为了给人看

 

既然整个季节都回荡着你的声音

我怎能抑制住自己的心不再梦幻

在秋水平静地流过森林

树木像是久违的独语的栏杆

深秋的气息里充满了你的声音

我仿佛看遍了人世间的所有悲欢

 

那是谁  是谁

给岁月戴上了憔悴的花

 

是选择天空

还是大地

 

想一想遗忘后的岁月

日子将会是怎样的平凡

 

月亮像是我思念的眼

弯了又弯

圆了又圆

 

19961219

我读完他的整本诗集时在思维里产生的一种情绪是:诗的写作内容抓不住一点,犹如游丝我不能用来做一条围巾,犹如浮云我无法抓住一把,用来塑造一种新成美,就是那种使我理解了的并能即刻就在脑子里塑造的成一种形式、形态的美,就象简介上说的一样:“他的这种无法模仿的诗,向我们倾诉了他的全部热情、梦想、-------那真诚的声音融入了一种无法抗拒的纯真。”一百多首诗的写作诗风是千篇一律的,这还叫纯真?我看是心机更深。再还有本书附有诗作者的论诗语录,有很多观点也是我不敢效同。如:诗不在诗内。创造、创造、创造,这就是诗向人们提出的要求。我认为诗不需要创造,只要在倾吐上做一些意境与诗艺上的处理就好,一句话就是反映自然,才不至于把诗写到了绝路上去。如果一味地强调创造、创造,再创造。就象在对大家说,虚构、虚构、再虚构。诗要是用虚构去写,诗就写没路走了。再者作者的写诗思想,我也不敢与其苟同。如他所说的:“有思想内容,并不等于它就是好诗,思想和艺术水平的高低,决定它的生命力。”从这句话就可知作者注重诗的艺术表达更胜于诗的内容表达,所以他的诗才会只有一个格调。这并不付合诗的创作原理吧。举一个例子就可推翻文爱艺的诗论思想。比如余光中的《等你 在雨中》诗中的内容就是等,作者也没用多华丽的词句去造就“等”,所有的词句都来自于普普通通的语言,可却造就了“等”的意境。而且让人一看了就会说写的好,还会想要抄写下来用以保存。以至于还想要背熟它。再如徐志摩的《再别康桥》,内容就是一个“别”字,也没有用多绝妙的艺术手法,在我看来内容和艺术手法都一般一般,可是让每一个人看了它,就再也不会忘记,而且几代人都记住了《再别康桥》,我一过目康桥就不想忘记,并把它抄写到笔记本里,想起来就翻出来看。让我来说,诗歌是最不需要虚构艺术来表达的艺术。再看文爱艺又一条诗论:“诗人的形象是诗人多方面经验的积累,它在意象、物象、兴象、喻象、拟象,典象、赋象、象征、想象等等主、客之象的大融合中使得一切无形之物都在诗人创造的可感的形体中致获具体的生动的体验。”这一条诗论,用另一句话来解释他的这句诗论就是说诗要想象去写,过度的想象就是虚拟与虚构,过度的创造就是编造。我就想象不出编造出来的诗歌会感染多少人?然而对于它的写诗的艺术让我真的是没的说了。但是他这种无法使别人模仿的手法,我是不会去学的了。

要说文爱艺的诗没一首让我回味,那也是会怨死人家的,有一首《鲁迅墓》我一看就喜欢。诗是这样写的:

一个普通的身影倒下去了

一个不朽的名字立了起来

 

永远的不是你墓碑上的文字

相传的是渴望民族振奋的心

 

有中国人的地方

就会有你的名字

 

只要人性恶的一面没有消除

你的匕首和投枪就不会失传

 

在没有人陪伴的地方

你的安眠是无声的浪

 

只要光明被乌云遮住

你的魂魄就是闪电

 

六十年前您留下的旗帜

依旧在我们的眼前闪现

 

闭上的是你的眼睛

醒来的是民族的魂

                           19961026  上海

 

 

但这首诗表达与艺术手法就不是他所主张的诗论的指导思想下的诗歌的诗创造。一看这首诗就与其它的写作意境不同,而且也一下子就霍住了我的心。当然好的东西还是要借鉴的。


(编辑:作家网)
  总访问量:88020  当前在线: 19927
中国自然资源作家协会主办 ICP/IP备案号:中国自然资源作家协会主办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学院路31号 邮编:100083 电话:010 6655 4693 传真:010 6655 4693 主编信箱:536265197@qq.com QQ:5362651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