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找回密码  
 

阿秀

发表时间:2019年03月28 作者:张治炳点击:70次 收藏此文

十一

 第二天太阳西下的时候,他回到了山洞。他带回一些酒肉、米和面,还有酱醋茶。他生火做饭,知道阿秀二天没吃,特意做了些肉菜和羹汤。

 “吃吧!就这么过吧!晚上害怕吗?这里很安全,只要不走出这个庭院,安全得很。” 他有意无意地说。

阿秀满面泪迹,抬起头看了一眼癞五,这才看清了他的相貌。

“你为什么这样?”阿秀终于说了一句话。

“没办法,你看我这副模样……拣个美人也是福呵。这里能种粮种菜,这么大的山里,有的是野蘑、木耳,还有竹笋,能烧木炭,你看我这身力气,保证有吃,有穿,我只要你给我生儿育女就行,将就吧,委曲你了。”癞五把心里的话倒了出来。

 阿秀明白了“工具”的处境。这“工具”究竟是“卖”、“买”、还是“捡”?

 苦水难倒,强压怒火。她仰望星天,两眼痴呆地凝望着飘来的乌云,她不知今后的阴晴雨雪,一声长叹,“天啦,难道我就是这样的命运?公平吗?又是为什么?她想哭,想在母亲怀里放声大哭,哭七天七夜把苦水全倒出,但欲哭无泪,只有吁天,母亲啊,观世音啊,上天啊,救救我……”她想。

             十二

 人生对亲情的牵挂和思念,自然是人性的基本功能。世上只有妈妈好,有妈的孩子是个宝,没妈的孩子是棵草,是世间对妈妈的亲情最真实、最深刻的表达。阿秀日夜牵挂思念母亲,可她母亲也日夜牵挂思念女儿。离别不足半年,但这半年好像是熬了三秋。日日夜夜想,日日夜夜盼,每逢接到女儿的来信和钱物,总是如见到女儿一样,精神振奋,热泪盈眶。梦中母女相见,喜乐无穷,拥抱、欢笑、亲情、温馨,无与伦比。近来,特别是接到女儿寄回的3000元汇款,心里既高兴,但也仿佛预感到一种不详的疑惑。但愿疑惑不会成为现实,无意她摸到神龛前叩拜,“保佑我的秀儿吧,让她幸福快活!” 母亲想。母亲为什么会产生不详的疑惑?一个基本点,掐指一算,秀儿离家不足半年,前段时期曾寄回300-500元的,为何现在有3000元寄回,明显有不明来源之嫌。精明的母亲为此找人给秀写了多封信,特别问到这个问题,但寄出去的信如泥牛入海概无音讯。这个善良勤奋的母亲,更多的疑惑存于心头,仿佛是千斤之石所压,日夜不得安宁。她祈盼秀儿能早日回来,她祈祷菩萨保佑可怜的女儿,但既不见信,亦不见人,让饱经风霜受尽苦难的母亲在牵挂和思念中度日如年。最后,由于牵思过度,伤心积虑,茶水不进,悄然永别了人世。

              十三

 光阴似箭,转眼就过了半月有余。流淌的时光中,阿秀的身体时而泛酸和有时呕心,而且由轻到重。她不便流露。开始她以为是感冒并不在意,后来越来越频患,她才意识到是否是身孕,“天啦,这叫我如何是好?” 她暗自惊叹。

 母爱是人间的真谛。她思念母亲,写信没纸,写了又如何寄出?电话无机,因此完全断了与母亲的联系。又没有收到母亲的来信,这可如何是好?她独自坐在庭院里,坐立不安,呆呆地仰望蓝天,除了兴叹就是泪水洗面。狗通人性。当阿秀孤独地坐在庭院吁天时,大老黑便主动地走到她身边,站着或卧着紧紧依偎着她,当阿秀吁天自语的时候,它也低低地发出吠声,并且机灵地用舌头轻轻舔着阿秀的手背,或伸出前爪搭在阿秀的脚背上,使阿秀体验到温情的宽慰。她仰望着一路高歌的鸿雁,她痴想,鸿雁啊,能给妈妈捎个信吗?帮我哪敬仰的、可怜的妈妈,问一声现在好吗?有水喝、有柴烧吗?口粮吃完了吗?还有哪失明的眼疾现在能看到光明吗?她惦念着给母亲寄的那笔3000元钱是否收到?若是母亲没收到,把款退回来,我也收不到。这该怎么办呀!

 每当想起和妈妈在一起的温情,她后悔不该离开妈妈,她在,妈妈就有人照顾,生活虽苦,但温馨常在,如今,母女各在一方,影不相见,音不相通,天啦,如今女儿在这里,如在牢笼,现在的他,只知那方面的表现,其它的冷若冰霜。

 妈妈啊,女儿在您身边,常听您对女儿的教导。您常说:“作为女人,最珍贵的是贞洁,它比什么都重要,夫是萝卜妻是坑,妇道的贞节是受世人尊重的起点,千万莫乱来。百善孝为先,淫为百事乱。”可现在女儿违背您的谆嘱,您能原谅女儿吗?说到身孕,按最后的假期推算,他应该在前,但是他们两个人时间挨得很近,到底是谁的孽根?这让她为难了。她下定决心严守秘密。

 妈妈啊,您常说:“人在这个世界上,勤为贵,劳动创造财富,劳动创造幸福。勤是摇钱树,俭是聚宝盆,懒惰是败家子,自己有双手,吃别人剩余的渣食没味道,吃自己劳动创造的成果才是最幸福的,也最甜蜜。俭为篓,到手的财富不节省,奢侈就是人为的贫困。” 桃李不言下自成蹊。女儿记住了你的教导,但女儿现在的处境,不是不想“劳”,也不是“侈”,是上了哪个魔鬼的当呀,哪个该死的……

 阿秀的分娩就在山洞,缺医无药,好歹阿秀顺产,母子平安。但婴儿满月后,感冒发烧,未下山医治,就夭亡了。

                十四

 人生的路是曲折坎坷的,但尽管曲折不平,自己的命运应该由自己所把持。如果命运一旦由别人所操纵,就是扭曲的“麻花”,当这种麻花降临的时候,就是人生最大的不幸或灾难。

春风化雨润无声。阿秀的不幸,也许阳光会复活那破灭的心灵,也许永远……

2018年8月-2019年3月,根据《春苑》集《祈福》短篇小说改写成中篇。

    原名,张治炳,男,汉族,湖南省洞口县人。青海省第七地质矿产勘查院退休工人。中国国土资源作家协会会员。著有社科《科学社会主义在社会发展中的实践》,文艺小集《春苑》


(编辑:作家网)

上一篇: 阿秀

下一篇: 与我有关的日子

  总访问量:77959  当前在线: 9866
中国自然资源作家协会主办 ICP/IP备案号:京ICP备11028287号-1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复兴门外大街1号 邮编:100860 电话:010-68046807 传真:010-68046807 主编信箱:536265197@qq.com QQ:5362651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