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找回密码  
 

挂清纪事

发表时间:2019年04月02 作者:周明军点击:71次 收藏此文

 挂清纪事  



家乡美,

美在山水,

美在人文,

美在血脉,

美在历史。

——作者题记

                             (一)

        今年3月31日在奶奶坟上挂清时,在坟边挖出了七根笋。我对安江来的表叔姑姑们说,这是奶奶送给你们的礼物啊!正好你们一行七人,不多不少,一人一根!真巧啊。大家哈哈哈大笑!我当即诵诗一首:《赞竹笋》

竹笋破土生,犬年好收成。

待到来年春,青山早成林。

        同时,我在手机上又找出13年前我写的《两根竹笋》一文缅怀我的奶奶,寄托我永远的哀思!原文是这样写的:

          2005年3月27日,我和父亲给先人挂清。父亲在奶奶坟边挖出了两根竹笋。 

      父亲说,城里笋少,要我带走。 

       我很高兴,要是到奶奶坟上来早了,笋还没生出,发现不了;要是来迟了,笋也早被人家挖走了。

         在家里吃晚饭时,母亲笑着说,也许是你奶奶送给你的礼物吧。 

        真想不到,我的奶奶在去世五年后还送我这可口的竹笋,我双手合十,站在奶奶的像前,低头沉思。

          奶奶在世时,一生勤劳善良,关爱他人,深受大家的敬佩和爱戴,我也一直在奶奶的呵护中成长。

        记得每次姑姑们送给她的东西,如柑桔或苹果,她总舍不得吃,我 那时也很饿,吃起来狼吞虎咽,她笑哈哈的说,慢点慢点。有时仅一两个,奶奶就用刀分成几份,可分到最后,我说,奶奶,你只分成我们小孩的这几分,你自己的呢?奶奶说,奶奶没文化,分不好,奶奶也不想吃,你们吃啊!

        有次奶奶到我的学校来看我,给我带来了几块钱,还给我带来了爱吃的笋子炒腊肉,青椒炒黄豆,我送她出校门时,她还在语重心长地说,要我好好念书,考上大学,做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我还算争气,考上了学校,参加了工作,还光荣地加入了党组织,成为一名优秀的共产党员。 

         因为工作忙,我很少回家,直到奶奶去世时,我也没能看到她最后一眼,我心内疚,感到非常对不起她老人家。在她的灵堂前,我泪如雨下,久跪不起,父母劝慰我说,你在奶奶面前是个有孝心的人,她也不怪你的,你是为了工作才赶不上奶奶最后一眼的,我们都是不怪你的啊……

          奶奶的坟墓是葬在一小片竹林边,半年后,我在组织和领导的信任下,调到一个竹林密布的瑶族乡工作,一看到竹子,我就会想起我慈爱的奶奶。 

         奶奶去世后三年,我没有回老家挂清,去年清明前夕,我才第一次上坟挂清。今年是第二次,提着两根肥嫩的竹笋,我想,也许奶奶是用竹笋的根数来记载我回家挂清的次数吧!不知九泉之下的奶奶,您过得还好吗? 

         感谢奶奶,愿天下的所有奶奶都平安幸福……

                  (二)

        记得那年3月25日,回家乡挂清。26日上午在绸树脚周正的家门前的一坟挂清时,出来小孩和大人七、八个。

          我和三叔叔四叔叔烧完冥纸,放响鞭炮时,我就把供品,一塑料袋圆饼子发放给围观的群众。

         我没有清点人数,就说,先发小孩。每人四个吧。

         当发完给小孩的饼子后,我看了袋子里的饼子不多了,就说,大人就人平发三个,少了就不要见怪哦。

     几个妇女笑着说,没关系啊。

        一人三个,当发到最后一人时,袋子里正好不多也不少的只有三个了。

          我说:怎么这么巧啊?

       大家哈哈大笑,天下的巧事就是这样产生的了。

        记得前些年和父亲在这座坟挂清时,父亲还说了这么个故事:

         这座坟里埋葬的是一位祖先,据说她当年还没有出嫁就死了。死后就埋葬在这里。

        由于她没有结婚,没有子女,她就每天化身出来,站在坟边,大声的喊:

谁是我的崽啊?谁是我的崽啊?

        不知过了多久,一天,一个疯疯癫癫的男子路过时,正好听到了“谁是我的崽啊?”,于是,他就大声的应答:“我是你的崽啊。”!“我是你的崽啊。”!

随即,那女的就不见了。

        男子愣了一下,思维随即正常,不再疯疯癫癫。头脑清醒的他想起了自己,也终于找到了自己的家。通过几年的努力,娶妻生子,家庭幸福。过后,他想到,还是不要忘了自己的救病恩人。每年清明节,他都到那女子坟上挂清。

        我问父亲,那他的子孙现在怎么就不来挂清了么?

父亲没有回答。

         我想,现在来挂清的我们难道就是那疯疯癫癫的男人的后代么?那我们自己的真正祖宗,又在哪里啊.

        我是谁?我从哪里来?我到哪里去?据说还没有一个人能完全回答出这三个问题。可是真的不知道,这一路迷迷茫茫地走啊走啊,已经走过了五千年?五万年?前面还有多远?五十万年?五千万年?
……那时,你是谁,我又是谁?


(编辑:作家网)

上一篇: 家猫守屋(外一篇)

下一篇: 清明忆母

  总访问量:79068  当前在线: 10975
中国自然资源作家协会主办 ICP/IP备案号:京ICP备11028287号-1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复兴门外大街1号 邮编:100860 电话:010-68046807 传真:010-68046807 主编信箱:536265197@qq.com QQ:5362651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