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找回密码  
 

清明忆母

发表时间:2019年04月02 作者:李文莉点击:63次 收藏此文

清明忆母

又值一年清明时,母亲已离我而去整整三个月。

往年的这个时节,总是与母亲一块踏青、赏花,可没曾料到今年此时,母亲已经走入了清明的文字里,伴着清明的风雨,住进了一处带有草坪的墓地里。

母亲走了,望着她渐行渐远渐无书的背影,我总是忍不住地去思、去念、去流泪,我甚至还想着将她唤回到我的身边,像以往那样护着我、宠着我,陪伴在我的左右。可是这回任凭我怎么哭、怎么喊,母亲始终是不会再搭理我了,她已经去到了遥不可及的天堂,在那里没有病痛的折磨,更不被尘俗及我所累,自由自在地像极了美丽的天仙。

我时不时地推开书房的窗户,想让这清明季的风和雨,以及暖阳都落在我的近旁,闭着眼幻想着它们能携带着母亲的一丝气息,一点温度。可是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徒然的,是我的异想天开,是我无法面对朝夕相伴了52年的母亲突然间远去的现实。

此时,我的身旁、我的世界、甚至我今后的每一天,再也没有母亲的伴随,也听不到她翻阅报纸、以及与我斗嘴时数落我的声音。一切都安静极了,唯有时钟滴滴答答地响着,时时提醒着我,我已经没有母亲近百日了。

总是回忆着与母亲在一起时的点点滴滴:母亲背着我幼时的我四处看病;母亲拉着我上学;母亲在工作之余,于灯下帮我誊写诗稿、或者整理我的已经变成铅字的文字;母亲退休后,我一只手拄拐,另一只手总是把母亲死死挽住、一起走街、散步,以至于母亲的肩向着一边明显倾斜的情形;我拥有了电脑和助行器后,终于得以解放的母亲,就在我的身旁或身后跟着;在母亲继帕金森病后,又得了严重骨质疏松驼背的最后三年,母亲也始终一手拄着手杖、一手扶着我的助行器,不离不弃地陪伴着我,在家门口的马路边行走,直至生命终点的前十天。这种种的画面如此美好、温暖,让我流连忘返,更令我心痛不已,再也回不去了。

真的极憎恨我的残疾,令母亲的一生不得安闲,为我受累、受罪。同时,我又有点感谢我的残疾,让我能拥有长达半个世纪赖在母亲身边的理由,长长的岁月,长长的母女情谊,这许上天对我命运不幸的弥补吧。

上天没有按照原计划在我16岁之时将我收去,还给予我了那么长的岁月,让我与母亲朝夕为伴、形影不离,享受着母亲的每一份关爱。喜欢与母亲分享我的每一篇文字,与母亲诉说我的快乐与不快乐,也听惯了母亲的絮叨。在母亲身边呆了太长的日子,也承接了她的习性,在她离去后的这段日子里,只要没旁人相助时,我都会独自把家收拾得干净、整洁,如母亲在家一般。

没有了母亲的这段时日里,我极不坚强地哭着,想着幸福的过往,想着孤独的今后,不争气的眼泪总是一遍遍地流出,增添了我的伤痛。同时,我又极为努力地在过好每一天,我学会了修剪脚趾甲,尽管时时伤了皮肉,也在一回生、二回熟的基础上技艺有所提高;我学着料理自己的一切,尽管是如此笨拙、艰难,我也积极地去独立完成,不想给家人增添太多的麻烦,其实我本身就是家人最大的麻烦。

母亲走了,其实人生本就是一条有去无回的不归之途。此时又想起母亲生前多次劝解我的话语:若有一天,我不在了,你也得好好地活着,过好自己每一天,替我看着这个世界的变化,好好地守着这个家。是的,母亲,我现在正在努力地去做,努力地将悲伤收藏着,一如既往地活在您无私的爱里,行走在我所钟爱的文字里。

母亲走后的这个春天有些冷,清明节前的天空时不时地飘着细雨,一如我还未完全克制住的伤心。母亲,我相信您会在远远的天堂看着我,看着我的努力,看着我在家人的呵护下继续开心地生活着。

母亲,女儿永远爱您,我在尘世好好的,您在天堂,同样也要好好的。


(编辑:作家网)

上一篇: 挂清纪事

下一篇: 树生长的地方

  总访问量:79068  当前在线: 10975
中国自然资源作家协会主办 ICP/IP备案号:京ICP备11028287号-1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复兴门外大街1号 邮编:100860 电话:010-68046807 传真:010-68046807 主编信箱:536265197@qq.com QQ:5362651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