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找回密码  
 

美丽安江 一个很有骨气的地方

发表时间:2019年04月10 作者:周明军点击:407次 收藏此文

美丽安江

一个很有骨气的地方

                            周明军

        对于安江,始于喜欢这里姑娘说话的声音。那一年我13岁,第一次参加黔阳地区三好学生代表大会。

        三年后又以全校第二名的成绩,考入安江枫树坪的黔阳一中。三年后落榜,一年复读后离开安江去了郴州。四年后又回到了安江,成家立业娶妻生子。

         六年后洪灾时在街上游泳救人,又三年离开安江到黔城,又四年从瑶乡再回安江,又三年离开安江再到黔城后,便翻过了雪峰山离开了黔城和安江。

        安江曾是地委机关,又是县委机关,如今是镇委机关。

        一个指挥中国抗日历史上,最后一战的雪峰山宝地;一个培育上下七千年、古今两神农的千古稻都,连降了三级。

         它面对历史和现实很有骨气。今天我又散步在沅江边,拍下了九张照片。这是安江的一个侧面,我也如安江一样,虽然如此,但也有骨气,这个清明,又听到了安江动听的声音,很美,不再悲喜。

        昨晚写了这首诗后,颇感光阴如水悄然流失,顿感时间如刀岁月无情。想不到在安江学习、工作和生活长达近二十年,如今离开安江又有十多年了。若不是有亲朋好友的走访来往,也许安江只会把我当作是一个曾经的游子过客了。

        今早六点起了大早,一片白雾茫茫,安江大桥高立沅水之上,桥边栏杆和路灯已经重新维修,当年我家住在河西,每天步行过桥留有几多故事和经历,晨练中在桥头收费站还摔倒伤脚骨折而住院。

         记得1989年10月1日安江大桥竣工通车时,我从乡下工商所来到安江出差而目睹盛大庆典。安江大桥四个大字是当年国家主席杨尚昆所写,据说杨主席祖籍是怀化人氏,在岔头高庙沅水下游两里处生长古树的山坡上矗立杨家宗祠,也许是杨姓一叶,支脉相传,而引以为荣耀和自豪也,今又亲笔题写桥名,更让安江人民喜逢盛世,隆重庆贺。

        走向山顶,一黑狗从偏房冲出迎接且摇着尾巴,一看不是恶犬便扬手示好,它竞然抬起前腿,想来握手。我不再理它用手机拍照,它也跑回偏房门前,一匍在地甘为模特,赶快按下快门,犬影存照。

         步上阶梯,立文峰塔前,只见一副楹联古色古香:

义垂百世天心在;理存千秋古塔灵。

        记得2002年冬古塔修复竣工后,我与史志办同事还登高望远,赋诗感怀,诗作收录在《文峰塔》一书中。

走下望江亭,下接沅江,雾大能见度低,无法看对岸风光。只见亭上一副对联字迹剥落,不知你能续上否?

上联是:一水绕书亭滚滚浪分岷领雪;下联后三字无法相认,只好以问号代之:两扉开封廊熙熙人乐???如果是我来写的话,就写为: 一水绕书亭滚滚浪分千秋雪; 两扉开封廊熙熙人乐万代兴。

        沿路返回,走到文峰禅寺,见望江阁联为:晨钟暮鼓惊醒世间名利客;经声梵音唤回苦海迷途人。

        结合望江亭与望江阁两副对联,看世间过客为名乎为利乎,又有几人能在苦海求索真理,抛开一切名利与财富而求心灵平静啊!然安江古镇一降再降依然无一声抱怨,也无一丝悲喜,心平气和,面对现实,默默发展。如是人能做到如此境界,不是圣人也应是高人,一定是有骨气的人了!

        在安江岳母家中吃了早饭,与姑父凌叔商议,今天还是去高庙遗址看看,七千年前古人栽种水稻的地方应该是有灵气和风水的宝地。凌叔是安江镇有名的摄影大师,经常在老年大学上课,年轻时还是一名活跃的文学青年,由于单位改制成下岗工人,为了生机便放弃了钟爱的文学创作,至今还是个文学爱好者而已。他满口答应作为今天的向导。

         我们首先乘车来到了岔头乡岩里村杨家祠堂,艳阳高照,鸟鸣花香,古树盎然,野菜丰茂。不一会儿便摘满一塑料袋野菜,提在手上,十分满足。还有香香的荠菜满地皆是,明天是三月三,正好拿来煮鸡蛋,防疾病,无痛风,是一种天然中草药。

         走过青石板古道,田野是一丘丘长满菜籽的油菜,如果提前时间来,一定是开满簇拥的黄色油菜花,美丽动人,丰年在望。遗憾的是沿路的千年古松树因今年3月中旬的冰雹狂风吹倒了一大片,起码倒了20多株,有的拦腰截断,有的连根拔起,真的让人心生忧伤,无可奈何。为什么在这块美丽传说和亘古永远的高庙古迹中也会有预料不到的狂风和天气,竞然将存活千年百年的古树也残下毒手灭其生命啊?!

        与之对岸而望的安江农校就是一代杂交水稻之父袁隆平院士与其学生共同研发出杂交水稻,让人类终于吃饱饭的地方啊。这似乎与七千年前的神农氏就在岔头高庙培育种植水稻的地方有了一种无法解释的巧合和应验么?《一粒种子的传奇》就是我读了彭仲夏和谭士珍两位老师的书后而写出的读后感。今天见到了立着高庙遗址的三块碑岩,但让我又有说不出的遗憾和忧伤,在这里除了一些裸露在外的贝壳和田螺壳外,我们是无法想象出这是一方孕育七千年水稻历史的宝地啊?!

         走在烈日下,我一直思考着这个困惑我的问题。但当我将高庙遗址与安江古镇的遭遇联想在一起时,我一下子豁然开朗了,在历史和现实面前,一个地方正如一个人一样,是有其生命期限和命运走向的,也是不以人类的意志而转移的。万事万物皆有个发展走向,有个不变和变化的存在的。我说,安江很美,是一个很有骨气的地方,至少在这里有两个神农种下水稻,这是让我们人类永远活下去的根本,也是让我证明我的话的唯一理由。不管你信与不信,能够值得说有骨气的地方在怀化还有很多,如雪峰山,如芷江城,如通道县。但我面对安江,面对我生活过20余年的这个城市,发自内心地宣示,只有安江才是一个很有骨气的人间宝地,它的未来和明天必将依托杂交水稻诞生地和最后一战指挥处的无限荣光,一定会是中国人民乃至全世界人民共同瞩目的地方!

                                   (2019年4月6日于安江)



(编辑:作家网)

上一篇: 母校八中,温暖的回忆

下一篇: 绿豆面

  总访问量:92573  当前在线: 24480
中国自然资源作家协会主办 ICP/IP备案号:中国自然资源作家协会主办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学院路31号 邮编:100083 电话:010 6655 4693 传真:010 6655 4693 主编信箱:536265197@qq.com QQ:5362651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