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找回密码  
 

虔诚的尴尬

发表时间:2019年04月26 作者:mydream68点击:29次 收藏此文

每逢清明,总会带着家人一起给先人上坟。这已经成了一种习惯,而这样的习惯,似乎好早的时候就印在自己的印象里。

记得小时候,到了清明就喜欢跟着外公他们去上坟,有的老祖宗的坟确实也有些路。但那时特别好奇,加上上坟能出去摘花,看看田野里的美景,最重要的,还是上完坟有蛋吃。我们那时生活特别的困难,上坟能吃上个蛋,已经是不得了的好事。加上大人说,上完坟的蛋是老祖宗吃过的,有仙气,吃了这个蛋就能得到老祖宗的保佑,自己就能健康成长,还能长出个好样来。半迷半信,自然乐趣就更大,更主要是满足了吃蛋的欲望。从那个时候开始,清明在心里的概念就特别的悬。除了敬仰先人,带去给先人的思念,就是求得先人平安保佑。

再后来,自己慢慢的长大成熟,身边的老人也一个个的离世。每年把清明就看得更重,走得更勤。倒也不是一定要带着什么保佑不保佑而去,只是内心对亲人的思念与日俱增。同时,在自己最顺利、最困难、最受累、最受气等的时候,说白了,就是在自己的每个节点上,无论好与坏,都想与他们分享,求得内心的一份安宁与平静。而带上子女们上坟,更觉得能让他们感悟,从小给他们树立孝敬、感恩、崇敬的心,做一个有德的人。

今年依然如此,带着子女上坟,习惯而自然的行为,好像就不会想着什么。一切都很自然的完成,也就没有在意什么。谁知道,晚上回去,小孩突然发起烧来。医生看了,药也吃了,稍觉有些好转。谁知道,天刚亮,烧又起来。上午好了,下午又起。医生倒是认真检查,无大碍,继续服药。

连续二天,未见好转。药已服了不少,医生还是那句话,没什么事,可孩子硬是烧得厉害,到了医生哪依旧是没事没事。

邻居家老人听说我孩子老烧不见好,就好心说帮我看看,我也没有推托,既然人家好意,再说也不会少什么。看过后,邻居说了声,你这小孩吓着了,你也不用去看医生,吃再多的药也不见效果的,倒不如去祖宗坟上喊喊,再让人帮忙退退吓。

我倒不怎么相信这些东西,哪些看不见摸不着的,怎么去说得清呀。实在争不过亲戚们的劝,也就按照说的做了,喊也喊了,退也退了。当天晚上,还真的效果明显。烧退了,药停了,孩子恢复了原样。

我不是散布科学以外的东西,只是凭遇到的感觉,凭从小一些老人的说法,似乎在我们的意识以外,还存在某种不为人知的东西。或许是意念,或许是自身就有的特定的感觉。这种东西不想深究,毕竟小孩恢复了正常,已经是非常高兴的一件事。

事后,我就在想,是不是现在的小孩精贵些。以前我也是好小好小跟着外公去上坟,而且每次都走了好远的路,出了一身汗,累得不行,除了高兴,收获了吃蛋,收获了许多花,好像从来就没有遇到过这种吓。当然我并不是因为没被吓过就很庆幸,只是觉得特别的不能理解。

我就深想,是不是祖上认为平时敬得不多,偶尔过节才知道送点什么给他们,有些不满意。还是生前孝敬得不够,现在过来觉得没有孝到位。还是从来就对这样的后代不感冒,找点什么事来,让后生知道能弥补的弥补,能改正的改正呢。还是就想来点印象,故意让后生知道先人是存在的,只是通过另外种方式来表达,不能不敬,不能忘记。

记得我说过,我从不迷信,但我一定迷信父母。或许这就是最好的答案,或许这也是我解答这些问题的最好答案。只要心里有祖,祖肯定就会在。无论生与死,都会让自己感觉。这种感觉不是来自哪里,而是内心的一种敬仰。说白了,就是对祖存在的信念。我不怕人骂我是神经病人,但我从来就觉得父母离世,只是以另外一种方式存在于心。

有人信神,有人信教,都是一种精神的支撑。人各有信,人各有敬。换我说,信谁也不如信父母,敬谁不如敬父母。生也敬,死也敬。有人对神灵那是顶礼膜拜,对父母却视而不见,生没好养,打打骂骂,成天如仇人般的看待。等到死时哭哭啼啼,就算厚葬,那也是做给别人看,又有什么意义。父母死后,又看似很怀念父母,清明这样的节烧很多纸钱,送纸车等纸高档品,那又有什么用。不会是怕父母到了那边找事来了,才这样做,得以安自心吧。从这点看来,父母离世或许又真是以另种方式存在,不然,哪些人怎么这么怕生前对父母不好,死后还会找事呢?

清明的虔诚,遇到这种麻烦。小孩有些经历,得些小病,只是一些小小的受累,我倒觉得不是什么坏事。说明小孩来得少,说明我做得还是不够好。生前的父母我确实孝敬,虽说没有高官厚禄,但还是让父母满足,处处以父母为高,以父母为荣。虽已去了,但在每个经历中,无以言表的时候,经常与父母倾诉,之后得到了某种释放,也在轻松中解决了纠结的心。

人还是要经历,人还是要受些累和挫折。生活就是苦一苦,乐一乐,思一思,痛一痛,摸一摸,看一看,走一走,平一平,才能悟出很多东西。不是迷信,而是信念,尴尬也就不再尴尬。(鹰潭市自然资源局余江分局 张彬)


(编辑:作家网)

上一篇: 两件小事

下一篇: 人生须及时

  总访问量:77959  当前在线: 9866
中国自然资源作家协会主办 ICP/IP备案号:京ICP备11028287号-1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复兴门外大街1号 邮编:100860 电话:010-68046807 传真:010-68046807 主编信箱:536265197@qq.com QQ:5362651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