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找回密码  
 

忧伤的种子

发表时间:2019年04月27 作者:尹娜西西点击:73次 收藏此文

 

                             忧伤的种子

 

和爸爸还有一个同名称的叫父亲,从感情的色彩来分析,叫爸爸是充满了感情的,叫父亲是冰冷的没有热情的只是携带了些感激他把我养成人的意味,只是现实的成份里,对于称呼叫唤中没有喊父亲的,否则我是第一个要把那个叫爸爸的人天天唤父亲就好,因为在我年少的时候,他把忧伤种进了我的心坎,并让它萌芽成长生根。

10岁那年,我家跟随父亲搬到了乐平县,并随105地质队驻在塔前乡的毛家园村,但父亲 还是远离我们,哥哥姐姐又去了沙溪子弟学校读书,母亲便把家务名正言顺地留给了我,每天早上要洗一家人的衣服,还要给水缸里挑水,自来水的地方离家也不过是百步之遥,水桶是旧年时流行的小铁桶,担过一担水肩膀就很痛,脚下又重,并知道自己很没体力,而水缸不是只挑一、两担就能满的,一看到水缸里快没水了,心里就开始巴望爸爸能突然从野外回来,在我挑水的时候马上会接过我的扁担,把我解救,可是盼的他回是一次一次的白望,他不仅没解救我,连关心地问一句都没有,然后我又把希望放在哥哥姐姐的身上,一天一天忍着去担水,等他们放暑假、放寒假。可放假回来的他们认为水就该我一人挑,整个暑假没见他们挑过一担水,忧伤的情绪一下子埋进了心底,有时跑到一个没人的地方去哭——在好不容易把水缸挑满水之后。有时就在上学的路上,身边没有别人的时候,眼泪就像想起了格林童话里的灰姑娘的悲伤一样而感触的一颗颗地坠落,心一天比天忧伤了。

在报名就要读初二的那个暑假里,我在母亲面前哭了整整一个月,求她放我去九江的子弟学校读书,一直哭到她答应了我去九江读书才没哭了,目的就是逃避挑水的家务。

在九江县的916地质大队子弟学校读完初中毕业回家,回到塔前乡后好高兴哟,家家户户装了自来水,不用挑水了,我挑水的景象就成了往事,成了我一生一世都抹不去的伤痕,以至于现在想起当年挑水的往事还会潸然泪下。

 

                                          200498

 

(编辑:作家网)

上一篇: 小小的崇敬

下一篇: 塔前乡村的大地

  总访问量:83801  当前在线: 15708
中国自然资源作家协会主办 ICP/IP备案号:京ICP备11028287号-1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复兴门外大街1号 邮编:100860 电话:010-68046807 传真:010-68046807 主编信箱:536265197@qq.com QQ:5362651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