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找回密码  
 

关于“小费”

发表时间:2019年10月26 作者:尹娜西西点击:124次 收藏此文

 

                            关于“小费”

 

在会所里做了三、四天服务员就接到一个三十元的小费,七、八个女性不知道是干什么的,在会所里打牌,我每过十五分钟就去给她们加一次茶水,她们还说我的服务态度怎么这么好。买单找零时对我说:你留着吧,我不要了。我说:“我不要,还是你们自己收着吧。”我把钱递过去给还她们,可是没有一个人伸手来接,也不理睬我,我就把那三十元钱收进荷包里了,

在第二天上班时与工友谈起小费,我问她们有没有收到过小费,又是怎么处理小费的,工友说:“有,买东西大家一起吃呀,有时别人给了小费会到收银台去说,就有些不好意思了。你是不是收到小费了?”我说:“是的收到一个三十元的小费,可是我没有买东西吃,因为我不知道你们这里的一些其他方式方法或者说规矩。”

我一直没看到会所的老板来过会所,而所谓的会所就是名副其实的麻将馆而已。

几天前我就在海琼的面前抱怨说:公共性的服务是我必须要做的,可是一些个人性的服务,我就不原意为他们做,那他们叫我做了,我是不高兴的,我会放脸色的,不然他们就给付小费。

海琼问:什么是公共性服务?

我说:加茶水,点餐,端盘子这类服务是应该的,可是在包厢里的事,比如有的人“把面纸拿给我、把牙签给我拿一下、把水杯端给我。那我就会不高兴了,为什么,我们上茶水时都是端好了放在他们手能端到的地方的,他们自己移动了位置就应该自己把茶水端到自己的位置去。有的人自己懒死了懒,一坐下搓起麻将就不想动,我一去加茶水时就毫不顾虑地吩咐我,把面纸递给我、把牙签给我拿来、这种个人性质的服务就不是我们服务员应该为之不计报酬的服务,那我做了我会放脸色的,那就要付我小费,否则我就会十万分不情愿做的。

昨天晚班又有那么一厢里的一个顾客说要点餐,看是我过去就说:“换个说潮汕话的来。”我只有对另个服务员说:“他们说要换个讲潮汕话的点餐。”主管听了就说:“那你就叫他说普通话,哪有这样的?”后来又是这个顾客在我去给他们厢加茶水时要我把茶机上的牙签拿给他,我装没听见,而且那口气好象我该着他的劳动力一样。我才不会马上就去拿给他,有一个顾客对他说:“你态度好点。”在他使唤我第三遍拿牙签给他时,我不高兴地把茶机上的牙签递到他手里说:“以后呢这样的事就不要叫我做了。”——“为什么?”——“这不是我应该的服务。”

我一退出那包厢,也是可想而知的,他也立马投诉了我,主管叫道:“丽萍过来。”我走过去说:“什么事?”——“刚才是什么事?”——“他那样态度(对我)。”——“那也是我们服务员的事。”——“那好吧,好吧下次做。”

另个服务员说:“他们那厢都是富二代,他们都自己开了公司。”

我说:“富二代有什么了不起了,那还不是用了上代人的钱做的资本,要是他们自己的资本只能开狗屁公司。”

 

 

                                        2011-4-17

 

(编辑:作家网)
  总访问量:102309  当前在线: 34216
中国自然资源作家协会主办 ICP/IP备案号:中国自然资源作家协会主办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学院路31号 邮编:100083 电话:010 6655 4693 传真:010 6655 4693 主编信箱:536265197@qq.com QQ:5362651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