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找回密码  
 

沉痛的教训

发表时间:2019年11月19 作者:郝殿华点击:115次 收藏此文

沉痛的教训

一一读付久江中篇小说《冷锋过境》有感

郝殿华

付久江的中篇小说《冷锋过境》(2019年第8期《鸭绿江》杂志在头题刊登)以多角度叙述的手法、引人入胜的情节、出人意料的结局,讲述了一个充满悲剧的故事:一项利国利民的废弃毛石堆治理工程,在一系列的民事纠纷中,竟然引发了一场本不该发生的杀人案,进而酿成了一场毁灭性的滑坡。故事的背后,揭示了一个严肃的主题:面对历史遗留问题,如果处理不妥当,引发的将是天灾人祸的巨大灾难。

小说从一篇公文式的杀人案报告开篇,为读者揭开了黑松岗毛石堆治理工程错综复杂的故事背景。接下来,作者以多角度叙述的方式,让与杀人案有关的各色人物轮番入场。上至政府官员,下至施工人员、当地百姓,多声部、多角度地还原了一桩杀人案的始末。更重要的是通过每个人物各执一词的讲述,也让我们看到,除了杀人者丁林,几乎每个角色都是与之有关的“恶”的一部分,几乎每个人都在整个事件上,补上属于自己的“一刀”。为了看清这“一刀”,我们有必要聚焦整个案件的核心——治理的黑松岗毛石堆。

通过县委书记包大成的讲述,我们看到了平山县片面追求经济利益,开闸放水,铁矿遍地开花,破坏性开采矿产资源和曾经的政治生态,贪腐分子被查,整个班子被连窝端,最后陷入瘫痪。他的到来是要扭转平山县的政治局面,首先拿治理黑松岗毛石堆开刀,在他眼里,毛石堆是长在县政府脸上的一个难看的疤,必须排除万难进行治理。如果不治理,被害人项目经理杨庆便不会出现在案发现场,这也为案件的发生提供了原生动力。

通过被害人的领导庄新武的讲述,我们初步了解被害人杨庆这个人,技术骨干,业务能手,爱较真,为人不会变通。“性格决定命运”,这也为他后来被害埋下了伏笔。

通过国土局长张海林的讲述,我们看到了整个平山县肆无忌惮的采矿历史,也得知了毛石堆的真正来历。在他眼里,毛石堆是一座坟墓,埋葬着几十亩上好的土地。通过他的讲述,也让我们看到了一个正直认真的项目经理形象。在被害人杨庆的眼里,毛石堆是一颗定时炸弹,极有可能会因为滑坡给坡下的村庄造成灭顶之灾。这也为后来毛石堆真正的滑坡埋下了伏笔。

通过村长田方的讲述中,毛石堆附近这个小村庄中人际关系的复杂程度可见一斑。紧接着孙占元、姜老大、李振德、甘龙、甘龙妻子等一系列村里人物轮番登场,劫道敲诈,造假欺骗,为了榨取毛石堆最后的一点点利益,简直无所不用其极。就像庄新武说的那句富有经验的话:“富得流油的铁矿,早已经把当地百姓养成了一群狼”。就是这一朵朵小小的看似微不足道的“恶”之浪,推波助澜,共同推动了一桩本不该发生的惨案的发生。

技术员李班和杀人者丁林的讲述,可以让我们看到一条完整的故事线索,杀人者与被害人之间的矛盾源于一个口头契约,村民的讹诈与欺骗,甘龙妻子的泄密,让被害者杨庆感受到丁林的“失信”,彻底放弃了那个契约,这是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最终酿成惨案的发生。

最后一节的标题与小说名字同题——“冷锋过境”,几乎将所有与毛石堆和杀人案有关的人物囊括其中,在一场强降雨后抵达毛石堆现场,共同目击了一场灾难的发生。这篇小说让我在了解整个事件发生、发展到最终结局时,才真正领悟出整个事件的因果关系。然而,心情是十分沉痛的。

小说是源于生活又高于生活的文学作品。《冷锋过境》是一篇与作者工作有关的小说,作者在2013年曾负责治理一个废弃的毛石堆,那个县多铁矿,曾经辉煌过,后来随着矿石持续走低和国家管控,好多矿山都倒闭了。毛石堆旁有一块撂荒地,它的主人是当地的一位农妇,她曾找到作者,问施工队能否把她家的地占了?作者告知她:治理后的毛石堆面积在缩小,而不是扩大,也不再占地。他从农村民那失望的眼神中,看到了一个农村民对土地的态度,已经发生了本质的变化。作者熟悉施工的全过程,在对内管理和协调外部事务的实践中,为构思和创作这篇小说积累了丰富素材,奠定了坚实的基础。正如作者在创作谈中所述:在施工的那段日子里,我站在毛石堆上,一低头应就会看到那些撂荒地。看得久了,各种各样的念头便像草一样滋生、疯长。最后撂荒地和毛石堆、各色人物、与工程和土地有关的事都搬进了小说。

阅读小说,让我领悟到作者真实情感、思想内涵、忧官育民的责任意识。正如作者在创作中的思索:面对满目疮痍的废弃矿山和乱堆乱放的毛石堆,我都想到一个词:“偿还”。人类总是对自然界进行毫无节制的索取后,再来一番亡羊补牢式的偿还。然而这笔无法估值的债务到底由谁来承担,怕是禁不起“追问”。

阅读小说,也让我想起前些年曾到一矿山修复治理工地采访,眼前看到的情况让我震惊:这边在栽树,对矿山破坏的植被进行修复治理,而1000多米外的另一矿山仍然露天开采,石尘被风卷入空中,漫天飞舞。我心里思衬:一边耗资修复,一边掠夺开采,修复治理何时是个头啊!2016年7月,国土资源部联合工信部、财政部、环保部、国家能源局共同发布《关于加强矿山地质环境恢复和综合治理的指导意见》,使矿山治理有了政策依据。

小说《冷锋过境》所描述的黑松岗毛石堆治理工程,只是众多矿山修复工程中的一个典型案例。从冷锋过境到雷暴大风和强降雨,再到毛石堆滑坡,教训是沉重的。看到这读者会问:到底是天灾还是人祸?追问一场灾难的根由,定会见仁见智,从不同角度认识会给出不同的答案,而我认为,作者的小说给我们的留下的是更深层的思考:矿产资源归国家所有,各级党委和政府要依照《矿产资源法》严格管理,科学规划,合理开发和保护。否则,大小灾难还会发生。

联系方式

姓    名:郝殿华(退休干部)

单    位:辽宁省第三地质大队

通信地址:辽宁省朝阳市长江路四段29号 

邮    编:122000

电    话:13050900286(微信号) 

 


(编辑:作家网)

上一篇: 《迈向波澜壮阔的商道之路》

下一篇:

  总访问量:102309  当前在线: 34216
中国自然资源作家协会主办 ICP/IP备案号:中国自然资源作家协会主办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学院路31号 邮编:100083 电话:010 6655 4693 传真:010 6655 4693 主编信箱:536265197@qq.com QQ:5362651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