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找回密码  
 

再上撮箕口

发表时间:2019年11月22 作者:熊永树点击:143次 收藏此文

2019117日,我再一次爬上了都镇湾镇重溪村的撮箕口。

前几天,都镇湾镇李习祥书记带队到重溪村搞脱贫攻坚模拟检查,在脱贫攻坚数据库里分层抽样选取21个户,其中有3个户在撮箕口,检查中发现了一些问题线索,要求村里举一反三进行整改。村支书张圣家约我和县疾控中心帮扶人李国红一起再上撮箕口逐户落实整改措施。

一大早,张书记开着他的东风启晨,在重溪接上我和李国红后直奔桃子岭,沿新修的桃曲线行走一段后,来到一个叉路口,沿着水泥路向前走,就到了资丘镇的曲溪,是去年冬新硬化的2.06公里水泥路,往上是新扩建的桃撮线。车子向上一拐上了桃撮线,路基明显扩宽了,路面也平整多了,山岭上几处陡峭的山崖,在下面用水泥浆砌了石坎,看上去很牢实,路基也扩到了4.5米,这是桃子岭到撮箕口公路的起始段,刚扩建完工1.2公里。原来这里又陡又窄,从撮箕口上下骑车的人到这里都胆战心惊,捏着一把汗,已经出了好几次事故。去年我们自然资源局扶贫冲锋队进驻重溪村后,多次步行爬上撮箕口,亲身感受群众的艰辛和惊险,耐心倾听群众的意见和诉求,与村两委班子一起研究,决定先期扩建1.2公里,积极向上申报扶贫项目获批资金9.8万元。公路扩建过程中,协调任务很大,我们扶贫冲锋队和张书记一起曾经5次到某个农户做工作,想尽了一切办法才把工作做通,使公路扩建工程圆满完工。近几天,张书记又在谋划,准备和我们冲锋队一起到县里做工作,把村里今年新修和扩建的3条公路纳入明年的硬化路规划。

新扩建的公路走完,车子停了下来,张书记从后备厢里取出两套铺盖,这是送个贫困户汪平道和曾令发的,张书记一把举起扛在肩上,三人一起沿着三轮车路开始步行上山。爬过几个大拐弯,上到一个小坪凹,一栋大瓦房矗立眼前,这是已退休老党员吕正模老师的家。吕老师已近70岁,一儿一女都在县城工作,有车有房,多次接他们进城去住,两佬却说在这里住惯了,舍不得这个地方。吕老师一个月退休工资4000多元,生活好过得很,但俩佬却闲不住,还种了5亩多田,一年喂好几头猪,养十几只山羊和几十只土鸡,专门供应给孙子孙女,说这是真正的绿色食品,儿女们吃得放心。乡邻们都笑他们老两口是自讨苦吃,吕老师总是笑着说:辛苦讨得快活吃,苦是苦点,但心情舒畅,身体越活越精神,退休这几年,基本没怎么弄药。吕老师是一名老党员,在当地说话有份量,他积极支持村里的脱贫攻坚工作,结对帮扶了5个贫困户。吕老师热情地招呼我们歇脚喝茶,看到李国红,吕老师树起大姆指夸奖道:你真是不简单!李国红是县疾控中心的一名女职工,今年46岁,网名果果,出生于教师家庭,从小在集镇长大,没有走过这样险峻的山路。村里在安排结对帮扶人时,看到李国红这个名字,以为她是个年轻的男同志,所以把撮箕口上4个最边远的贫困户安排给她了。她本来就不怎么会走山路,又加上膝关节半月板曾受过伤,每次上撮箕口后下山,她都是倒退着往山下走,看到她痛苦狼狈的样子,吕老师一家既心疼又怜爱,总是热情地向她伸出援手。这次看到我们带着铺盖,李国红还给贫困户带有一些日用品,行走更是不方便,吕老师就主动给撮箕口的贫困户汪平道打了电话,叫他骑车下来接。我们在吕老师家里歇了一会儿,汪平道骑着车就到了,李国红带着铺盖和一大包日用口,坐汪平道的摩托车走,我和张书记继续步行往撮箕口山上攀爬。

随着山势往上走,山上红黄的色彩渐次变得深浓,蓊郁的林海波涛中夹杂着一簇簇红叶,鲜红的颜色恰似一团团火焰在灼灼燃烧,我禁不住脱口说道:真是太漂亮了!张书记接过话说道:您如果春天来,满山的杜鹃花开放时,那才叫漂亮呢!我们撮箕口,不仅杜鹃花多,山山岭岭,沟沟壑壑,,漫山遍野,到处都是,而且我们这里的杜鹃花还有各种各样的颜色,特别是有一种紫色的杜鹃花,是别处少见的。说话间,他指着路边一株灌木树说,您看,这棵就是开紫色花的杜鹃树!仔细一看,真是不错!矫小的树形,翠绿的卵形小叶片,枝干疏朗有骨感,略加修剪,就是一个好盆景。我们继续向山上攀登,翻过一道山梁,进入一个小山坳,路两边开满了金黄细碎的野菊花,路面上,凄美的枫叶飘落一地,使人不忍落脚。抬头一望,前面出现一面陡峭的山崖,一条像人间天河红旗渠一样的农用车路一直延伸到山崖的尽头,张书记介绍说,这就是2007年他带领撮箕口20多个农户自费在山崖上过硬凿出来的一条麻木车路,为修这条路,他两次命悬一线差点摔下山崖付出生命代价。正在说话间,林子里突然传来一阵悉悉索索的响声,我们用机警的目光搜寻,只见几只鲜艳漂亮的锦鸡倏地钻进密林不见了,给我们留下一串惊鸿的倩影,张书记解释说,这里小地名叫锦鸡口,经常有各种野鸡出没。

我们爬得气喘吁吁,终于翻过庙槽,跨过撮箕口的门槛,走过一段横路,到了汪平道的家。房子刚进行了维修改造,墙面整齐白净,屋上的瓦也是刚刚换了,房屋周围环境整洁。蹈场坎下有一棵粗大的银杏树,树势挺拔,树形修美,金黄的树叶在阳光下闪着亮光,很是好看。汪平道有两个女儿,大姑娘已出嫁,小姑娘还在清江职高读书,妻子患有间歇性的精神病,这几天正犯病,服了大剂量的药物,见我们进屋,躲在房屋里不没有出来。李国红,把带来的铺盖放到床上,她自己出钱专门从城关买了衣架,帮他们把散落在地上的衣服收拾好,用衣架晾在铁丝上,把一切收拾完毕后,我们才离开他家到贫困户张圣平家去。

张圣平是一个异地搬迁分散安置贫困户,去年他们已在山下后村享受搬迁政策建房落户。但张圣平他们老两口还在山上养有80多只山羊,暂时还不能下山。来到张圣平租住的房屋,人还没坐稳,张圣平就对张书记说:你来得正好,我还有15只山羊要阉割,听说你们今天要上来,我就把它们关在羊圈里没放出去,等着你来帮忙呢!张书记连忙放下茶杯,从提包里摸出阉割工具,张圣平从羊圈里一只一只揪出山羊,张书记一把接过山羊踩在脚下,熟练地动起手术来。只见他嘴里喝上一口酒,“噗”的一声喷到山羊身上,明晃晃的刀子倏地就刺进山羊肚子里,鲜红的血液忽地就涌了出来,洁白的羊毛洇红了一片,山羊在他脚下发出凄厉的喊声——约摸过了半个小时,15只山羊阉割完毕。

张书记收起阉割工具,我们一行又起身继续向山上走。爬上一道长满茂密黑松林的山岭,眼前出现一条小溪沟,顺着溪沟向上走了一段羊肠小道,就到了贫困户曾令发家。曾令发50多岁,身患尿毒症,长期在医院透析,妻子覃守兰和一个有智障的单身弟弟在家。为了解决他家的危房问题,今年425日,张书记带领全村党员到他家开展党支部主题日活动,集中一天时间帮助他家把已有安全隐患的偏房撤除,把房屋周围环境来了一个大扫除,30多名党员干了一整天,直到傍晚才结束。张书记还与曾令发的大哥及曾令发的妻子覃守兰一起商议落实后续的维修加固措施,由曾令发的大哥牵头负责正屋粉刷整奓口,屋顶换瓦捡漏,一项一项安排落实后才下山。没想到,屋上的捡漏还是没搞好,镇里李书记来检查时,曾令发的妻子反应,下大雨时屋顶还是漏雨。来到她家,我们几个顾不上喝茶,就屋内屋外仔细查看,没有发现问题。张书记又叫覃守兰拿木梯,他单独爬上楼去查看,下来后张书记说,后檐半间屋没有捡,张书记问是请谁捡的屋,覃守兰说是他的伯哥请附近的两个人捡的,1200元工钱已付。张书记感慨道:现在一些人搞事不晓得良心跑到哪里去了!张书记立即打电话,现场重新落实了捡瓦匠,又跟覃守兰细致交待了一些事情才离开。张书记在路上跟我们说,别看曾令发家穷,人也像呆头笨脑的,这个屋场可是出很人呢!他的大哥家就很发财,他大哥的儿子搞保险业绩突出,被提拔当上了宜昌市某保险公司的老总,据说他家的资产有上千万,我们听后都感到惊愕!

离开曾令发家,走过一段横路,就到了贫困户谭多义家。刚上蹈场坎,就看到谭多义的妻子黄远香正在洗菜。张书记招呼道:老姐姐呀,你有好长时间没说话哒!听张书记这么一说,我突然想起刘玉新先生写的一篇文章,有一个情节我印象特别深刻。说的是他有一次回家,听到他的母亲在屋里讲话,很热闹,他进屋后,既没看到母亲,也没看到其它人,寻到阳沟后面,看到他的母亲正在一面喂猪,一面跟一群猪说话,原来屋里的热闹是他母亲在和猪交流。农村留在家中的老人该有多寂寞啊!眼前的妇人,60多岁,瘦小的个子,面容苍老,愁眉紧锁。谭多义患尿毒症到了晚期,已抢救好几次,估计将不久于人世了!儿子严重智障,在医院招呼他的父亲,不能回来。去年村委会把他们列为特困特帮对象,请第三方在山下重溪村委会旁为他们建了栋50平米的新房。可是谭多义一直在住院,搬不成家。老嫂子,就这样一个人孤零零地守着这个空荡荡的家,守着这大半边山野。去年我们来时,这半边山上还住着三户人家,他屋后面是谭多义的弟弟谭多喜一家,去年冬天他们在麻池村买了房,一家人搬到麻池去了。谭多喜旁边住的是彭其松老两口,70多岁,我们去走访时,彭老已经是肺癌晚期,今年8月份去逝后,他的妻子跟着姑娘到上海去了。接近山顶的地方住着吕正君老两口,也是70多岁,他的两个儿子在县城周围建有气派的私房,开着私家车,条件很好,要他们老两口下去住,老两口死活不肯。今年我到他家走访时,反复给他做工作,他们当时态度还是很坚决。但后来似乎还是相通了,他的儿子在麻池给他们租了房子,老两口搬到麻池去住了。这大半边山也就只剩下眼前这个可怜的老妇人了!我们几个人在他屋前屋后,楼上楼下,进行了仔细的查看,墙体没有倾斜和贯穿性裂缝,黄有香说,屋上最近请人捡过,没有漏子。张书记和她商量说,等谭多义出院后就要迅速搬家。黄有香又从猪圈里提出一个黑色的小猪仔出来,请张书记帮忙阉割,张书记拿出工具,三下五除二,麻利地就把事办了。张书记又关切地询问谭多义的病况,安慰她要坚强,有困难村里帮忙想办法,黄有香不断点着头,没有说一句话,眼圈红红的,使人不忍目睹!

离开谭多义家,已经是下午3点多钟了,我们决定下山返回。我们几个人心里都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沉痛,闷闷地走在下山的路上。张书记不无感慨说:我就出生在撮箕口,鼎盛时期曾拥有30多户100多口人,这几年都搬走了,有的自主搬迁到了县城龙舟坪,有的分散安置到附近交通方便的地方,有的到了庄溪集中安置区,现在只剩下410人了!

走到庙槽岭上,回望撮箕口,山上到处是撤掉的房屋废墟,陈旧的老墙土在阳光下泛着紫黄的亮光曾令发家蹈场坎下,一株高大的柿子树,叶子落尽,红彤彤的柿子像一个个小灯笼,挂满枝头,给清寂的撮箕口增添了一抹温暖的亮色。

沧桑变化中的撮箕口,生命在受苦,生命在消亡,生命在涅槃。

(长阳自然资源局:熊永树)


(编辑:作家网)
  总访问量:102309  当前在线: 34216
中国自然资源作家协会主办 ICP/IP备案号:中国自然资源作家协会主办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学院路31号 邮编:100083 电话:010 6655 4693 传真:010 6655 4693 主编信箱:536265197@qq.com QQ:5362651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