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找回密码  
 

晚霞与曙光

发表时间:2020年01月16 作者:宋庆法点击:458次 收藏此文

晴空里,高挂中天的日头,被时钟的“嘀嗒”读秒声催促着,以亘古不变的速度,悄无声息地慢慢,慢慢朝夕阳窝里下落,下落着。


这是2019的最后一天,瞅瞅太阳的模样,与往日的别无二致,忽而觉得,这看似平凡的一天,很特殊,也是很值得珍惜的,在碌碌无为中度过去,是很容易的事,岁月的刻痕里,有数不清的高雅与凡俗,并肩相向而行,朝朝夕夕,就这样度过光阴的确有点遗憾。


窗台上的长寿花,陪伴见证了多少不眠之夜,随着日出日落、月升月降都已经忽略了。此时,它每一枝的顶端,挺立着伞状花束上,密密散布着小红花,每一朵似是一个小可爱,盈盈的面庞,挑逗的神情,让人看一眼还想再看一眼,真的很养眼啊。


静思自语,这花儿恰在辞旧迎新的日子里开放,是一年来的总结呢,还是为迎接新一年的到来?问花花不语。


隐隐诗意,听到它在吟诵“白日不到处,青春恰自来。苔花如米小,也学牡丹开。”是的,一草一木,一著一微,人物一理呢。别了,小心试着为它改动几个字吧,何如“白日光照处,青春自然来。此花如米小,要学牡丹开。”便为它拍了照,放到朋友圈。有回应者说,心若在,梦就在,有梦想就年轻。更多的是说,这花真漂亮。常言成功的人后面,都有默默付出的人。这不起眼的小花,光鲜靓丽背后,基本忽视了拍摄者的付出,成为一隐身人。


陶醉在自我欣赏里,走出来时,看窗外的天空,除了太阳还在值守,天空退去了霓裳,蓝光溜溜的一丝不挂,云彩去哪儿了?莫非,莫非这时候的它们,正忙活着在后台彩排吧。


假如,一年是一幕舞台情景剧的话,春天是剧目的开始阶段,夏秋期间的节目演绎出高潮,冬来就意味着基本要到剧终了。有的人只喜欢看过程高潮起迭,其实,最耐人寻味的表现手法,是那出乎意料的结尾,一般,编导是非常注重最后出场的压轴戏。由是断想,一年结束了,在即将徐徐关闭这幕帘的时候,云儿们不见了踪影,大概是要等到傍晚时刻才隆重出场。


年年岁岁云相似,岁岁年年云不同。看惯了云聚云散,一切都习以为常,今日个,盼望着日落时刻的那一抹余晖,是怎样一幅别样场景。


室内只能“坐井观天”,为挑个最佳位置观看,首选地是东山之上。可老天故意为难人,好好的一个暖冬说变就变,从昨夜就骤降到入冬以来的极值,野外的滋味不用尝,就可想而知。又不想放过难逢的机会,特意找出“压箱底”的棉衣准备着,多年不穿的大头鞋这回也熬成了“婆”。就连晚饭,也吃得比平时早了半个时辰。


出来走,广场体育器材上有活动的身影,紧挨小区的公园中,也有几个老年人在走动。往山上去,山麓那座读书亭,孤零零在寒风中打颤,难道它也盼望有人来与之抱团取暖吗?


拾级盘旋,三转两转就到了亭中,石凳上是不能坐了,不是因为有些许灰尘,热屁股贴在冰冷石凳上,好受不到哪里去。干脆买个站票,正对着夕阳。不出所料,这时的“芸芸众生”,一起跑出来烘云托日,使劲把太阳这个红红的圆球往低处拽,直到包了个严严实实,半边天空像熟透了的高粱,羞得云儿们满面橘红,不停地变换着色调,变换着姿势,一会儿像金鸡独立,一会儿像怒吼的雄狮,再一眨眼,出现的竟然是一群开屏的孔雀……


晚霞渐渐渐渐变得越来越灰暗,周围的灯光已经开始闪烁。


了却一桩心愿,下山路途,步伐相对轻松。现在送走了今年的最后一抹晚霞,一觉醒来的早晨,将是
2020年一缕崭新的曙光


(编辑:作家网)
  总访问量:150398  当前在线: 82305
中国自然资源作家协会主办 ICP/IP备案号:中国自然资源作家协会主办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学院路31号 邮编:100083 电话:010 6655 4693 传真:010 6655 4693 主编信箱:536265197@qq.com QQ:5362651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