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找回密码  
 

子川的婚事

发表时间:2020年02月19 作者:杨广虎点击:211次 收藏此文

     子川的婚事(小小说,1800字)

 

                                     杨广虎

 

强子川都三十出头了,还不结婚,说要再玩几年看情况;不行,一辈子当个“单身狗”一人吃饱全家不饿。

爹娘不答应了,急的眼睛直冒火。强家祖上是大户人家,上了这塬,方圆十里,过去全是祖先辛苦置来的家业,解放后被分给贫苦大众;强家人和善老实,不知哪根香烧错了,一脉单传,到了强子川这里,不能断种呀。

过去,也托人说过媒,邻村人家的姑娘俊俏漂亮,都说要结婚了,强子川突然不同意,跑了。所有的花销,按照风俗,女方不用退,爹娘还要陪着笑脸,搭上好话,墩沟子伤脸。

后来,自己也找过。领进门几个,花里胡哨,一看就不是好好过日子的样子。快活几天,散了。

“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曾祖父八十岁死的时候,在炕上还说着这话,死不瞑目。

“不孝有三 无后为大”。

强子川,因此话而得名。那是三十多年前的事情。曾祖父生在书香门第,耕读传家。

要说强子川也是个不错的人,人高马大,长的排场,也算帅气。心眼好、人聪明,就是不好好读书;爱好玩弄机械,自学成才,学了司机,给别人一会儿开大货车,一会儿开出租车。一回到家,呆在屋里,哪也不去,拿个手机,睡在炕上打游戏。

爹娘怕开车出事,想让他换个安全行业,可他就是不。

儿大不由娘呀。

好在今年,强子川终于说了,自己要结婚,网上找的,县城医院的护士。“网恋?”爹娘大惑不解,这人没见过,长的歪瓜裂枣,骗了我娃咋办?

强子川,根本不搭茬。说,想骗我?我把她背着买了她都不知道。我跟这“小姐姐”都见过面了。你们不要管了,找个瘸子跛子,跟我过,我没意见,你们怕啥。

那彩礼钱呢?爹说。

不要,不要。强子川说。

咋可不能亏了人家姑娘娃。娘说。

你们不要管了。看看,这结婚证都领了。强子川拿出来,让父母大人看。

不会是假的吧?这碎怂也学会了骗人!——先搭车后买票。人家姑娘又不是傻子。爹刚说完,打了几个自己嘴巴。

还不是学你的老样子。咱两个结婚的时候,川川(强子川小名)不都六个月了吗?要不是我拿布硬勒住肚皮,早露馅了。娘说着,用拳头戳了爹一下。

办,给我娃办事。我找一下老黄历,看个好日子。爹,高兴起来,就咳嗽。

那就正月初六吧。娘说,六六大顺,也听说了,邻村有好几家这天办事,阴阳先生看过的。

好好好。爹说,通知一下所有亲戚朋友,杀上一头大黑猪,鸡鸭鱼肉全上,弄上几十桌,乐乐。爹说。

没有必要。简简单单就行。强子川说。

这事你甭管了。让爹扬眉吐气一次,把积攒几十年的老梗(货)花花。爹说。

你还有私房钱?老不死的。娘要打爹。

我还不是为娃攒着。爹说,先结婚,生了孙子,咱也给川川在县城买套房,再买辆四个轮子的“小窝车”,出门溜溜也方便。

人家啥都不要。强子川说完蒙头睡了。

天下还有掉馅饼的事情,人家大姑娘白送倒贴。娘不相信。

这是腊月二十三,小年夜定的事情。

亲戚朋友请帖送去,都告知了。老两口一下子觉得年轻了许多,走路也能飘起来。

没有想到,病毒来袭,疫情来了,这婚事办不成了。乡镇上的干部知道此事,专门来劝,不要办事了。

不办行吗?我这孙子等了几十年?再说了,现在村里书记

村长一肩挑,我这几十年的老村长也自愿卸任了,和平头老百姓一样,怕啥?子川爹懆了。

你先别生气,老村长。这事过去了,咱再从头商议。干部说。

过去民国十八年年馑,还不让结婚了?一向不爱说话的子川娘说。

过去人不懂。咱要科学,这病毒传染厉害很。干部说。

我们村有没人得上这病。子川爹说,我这猪买了,菜买了,日子定了,你说咋办?

干部看劝不动老两口,也生气了说,你再不听话,把你关起来。

我是吓着长大的。我一不犯法二不违纪,给我娃结婚,就要关起来。爹把干部赶出门,娘拉上插销。

软的不行,硬的也不行。乡镇干部垂头丧气,随行实习的年轻女大学说,东面不亮西面亮,找他儿子、儿媳劝劝。

对。干部,突然醒悟。

爹。我这婚不结了。强子川给爹打来电话说。

这鬼子怂,又变卦了!我不是你爹。爹生气地说。

我这婚咋结?新娘子驰援武汉去救治病人了。她害怕传染,一头秀发变成光头。强子川嫌他爹口粗,爱骂人,电话打给娘了。

那咋办?娘说。

我也开着货车拉着爱心人士捐献的信箱蔬菜,给武汉送呢!在休息区给你打电话。强子川说。

我这一辈子干板硬正,一个唾沫一个坑。丢死人了。爹拿过电话说。

丢啥人?我们这叫做善事。现在不让乱动,对谁都好。刚好,猪杀了,肉分给村里人,菜也送人吧。至于结婚,我给咱亲戚朋友建个微信群,到时候把我们的结婚照、结婚证发上面,我们两个人也露个脸,给大家显摆一下。以后,孩子满月补上。强子川挂断了电话。

好好好。我娃安安全全,平平安安的。好事呀好事。二合一,我娃真能行!老两口抱在了一起,感觉到多年没有的温暖。

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大老粗爹,冒出这句话,在寂静地村庄回荡。

 

 

                        2020216日匆于长安

 

 


(编辑:作家网)

上一篇: 安慰和满足

下一篇: 悠悠资江水

  总访问量:125482  当前在线: 57389
中国自然资源作家协会主办 ICP/IP备案号:中国自然资源作家协会主办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学院路31号 邮编:100083 电话:010 6655 4693 传真:010 6655 4693 主编信箱:536265197@qq.com QQ:5362651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