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找回密码  
 

儿子的网课

发表时间:2020年02月26 作者:杨广虎点击:721次 收藏此文

儿子的网课

                                    杨广虎

 

志强几次路过家门口,都没能回。爱人是护士,大年初一就投入到防疫防控中去,驰援武汉。自己呢,一夜之间,由一个“扶贫干部”变成了“防疫干部”,离城百余里,一直在驻村一线,风餐露宿,进行大排查,登记、查温、消杀,宣讲防疫科学知识,还要想办法帮村民、贫困户买口罩、买酒精、买一些日用品。

儿子,一个人留在了家里;今年初三,马上中考,全凭自律。一家三口,联系靠“视频”,如果没有手机,不知道怎么来沟通。

年前,志强给家里买了几把挂面,几大箱方便面,和一些火腿肠,买了一些肉和蔬菜放在冰箱。平时扶贫驻村,难得回家,大过年的,媳妇工作忙,平时很少在家,父子两个人都不会做饭,也嫌麻烦,主要靠方便面、挂面来解决吃饭问题。“又见炊烟升起,暮色罩大地,想问阵阵炊烟,你要去哪里,夕阳有诗情,黄昏有画意。”歌曲中唱到的“炊烟”,只能是不复再显的儿时美好记忆了。

这次,他回家,主要是因为一位鳏寡孤独的贫困户心脏病突发,需要他拉到市里的大医院连夜抢救,好在抢救及时,老人没啥大碍,在重症室观察几天就可以出院了。他还想通过亲戚朋友,给村里再弄些防疫物资。

等回到家里的时候,已经后半夜。进门后,儿子已经睡觉。他轻手轻脚,没敢打扰,自己扶贫辛苦春耕生产在即,孩子学习负担也重,心累,他不想给添堵了。尽管在村里,他经常看到一些孩子不学习,父母也不重视,初中一毕业就去社会流浪,下苦力打工,挣钱借钱娶媳妇生孩子,又回到“父母的生活”,让他心痛;也有一些爱学习的孩子,让他欣慰,经常给买些书和学习用品做些鼓励。农村人诚实,也讲实在,过去“知识就是力量”,现在辛辛苦苦一辈子供完一个大学生,还不一定找到一个好工作,买不起房和车,娶不上一个好媳妇。他们看到的是个例,但个例砸到一个家头上,就成了一家人的事情,加上农村,熟人社会、各种关系毛线一样缠缠绕绕,又成了一大家的事情了。——不去想了,想了头疼,总的来讲,学些知识比没有总是强吧?!但愿儿子能明白这一点。

一觉醒来,已经八九点,难得睡个舒服觉,可人就是个“势利货”,越舒服还想更受活。志强想和爱人通个“视频”,那边没反应,估计正忙,让人担心,平时村里信号不好,要连接“视频”,必须费时半个多小时爬一个小山坡。

“停学不停课”。早到了开春上学的时间,因为疫情,只能宅在家里,“禁足”上课。儿子天性好动,从小聪明贪玩,自己和爱人工作忙,管的不多,全靠孩子自己。小学学习成绩还可以,初中择校,好在同学帮忙,上了一个不错的学校,如果按照现在押宝式的“摇号”,不知道上啥了。初中成绩漂浮不定,一会儿好,一会儿差,他也和儿子谈过,但儿子两手一摊,自己尽力了,没有办法,说的多了,儿子声音比他还大理由比他还充分,条条大路通罗马,自己不上高中不上大学,当个快递哥也行,还能饿死。“儿大不由爹”,孩子大了,反叛、彰显个性,还不敢多说,说多了,离家的、跳楼的案例在身边不时发生;打骂也没有用,再说了,自己也打不过处在青春期人高马大的儿子呀。

儿子的房门紧闭着。自从上了初一,就不让父母进自己的屋子了,不知道有啥秘密。志强怕孩子玩手机打游戏,更害怕早恋,但找不到蛛丝马迹的证据。不给买手机吧,没法联系,买吧,孩子管控能力太差,什么“王者荣耀”、“英雄联盟”、“吃鸡游戏”,把娃的“魂”都能勾去;网络方便了沟通,彰显了个性,也“害”了一些娃,他扶贫的村里,一个孩子为打游戏,偷偷把父母卡上几年的辛苦钱用于买“装备”了。现在孩子心理脆弱,实在也没啥玩的了,一切为了“分”;教育改革改了这么多年,越改学生作业越多负担越重,老师把作业批改大权都交给“父母”了,让父母监督;“教子无方”,孩子完不成,老师一个电话把父母训得跟“龟孙子”一样;父母的工资全花在孩子的“补课”上了,在单位上班的时候,志强有时候都想趁着中午休息跑个摩的挣几个小钱;除了上班,不是在赶往培训机构的路上,就是在培训机构等娃,儿子有时候在车上就睡着了。志强一肚子想给儿子说的话,都没了。孩子被学习逼“神经”了,大人都成“神经病”了。因为扶贫,自己驻村,儿子自己骑车上学,鸡飞狗跳的居家日子很遥远了。

中考比高考难上加难。他悄悄打开门,儿子摇摇手,示意正在上课。这疫情逼得老师成了主播,孩子抱个手机、电脑、爱派等电子产品,在虚拟的世界里遨游,眼睛看坏,身体熬坏,能学好吗?“师者,传道受业解惑也。”没有一个学习的课堂,一个学习的氛围,一个互动交流的学习方法等等,靠着网络,还不稳定,经常卡住,如果能学习好,还要什么学校?当然,这次疫情来得太突然,许多事情没有准备好,不能全怪谁。

吃了一碗方便面。志强收拾了一下垃圾,悄然离家去医院了。他看完贫困户,要去村里,今年要全面打赢脱贫攻坚战,也要防疫防控,恢复生产,年轻人窝在家憋不住要出事的,他准备联系复工的企业,求人家帮帮。村里信息不好,有的孩子还不知道到那里蹭网。

“二月二龙抬头”。开着车,志强摸着自己的长发,忙,几个月没理了,大街上空荡荡的,他想了很多,许多事情值得反思和玩味。一个“红灯”,他停了下来,定了定神。前面有一个标语:“同抗疫迎凯旋护家园共长安”。“国家兴亡匹夫有责”。国家出了这么大的事,每个人都有责任和义务。作为一个普通老百姓,他希望爱人早回家,儿子能考上高中,一家人,健健康康、平平安安,和和睦睦,就行了。想到这,心里也笑了起来,他听到了春天的笑声。

 

 

                            2019224日夜于长安


(编辑:作家网)

上一篇: 儿子的网课

下一篇: 儿子的网课

  总访问量:158730  当前在线: 90637
中国自然资源作家协会主办 ICP/IP备案号:中国自然资源作家协会主办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学院路31号 邮编:100083 电话:010 6655 4693 传真:010 6655 4693 主编信箱:536265197@qq.com QQ:5362651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