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找回密码  
 

石门坎,那是春风拂过的地方

发表时间:2020年03月09 作者:张琨点击:225次 收藏此文



    

    在石门坎待了三天,离开已有三年,这些时间屈指可算有些事仍在我心里荤绕不去。

    到达石门坎那天是深夜,车灯和手电筒的光束,在黑暗的天空中探索着,像好几根金箍棒,搅动着洪荒宇宙接我们的王副乡长,从黑暗中挤了出来,握着我们的手,问一路可好。常在地质队跑野外的司机李师傅,指着手臂说,手都扳酸了。

    一路上,被一辆拖着建材的大货车,在盘山路上不偏不倚地拦着,超也超不过,快也快不起来。大货车刹车的味道中弥漫着一股尿骚味,平添了几分沉闷和不悦,进入黔西北这个僻壤来开展旅游地质工作的经历,是不太愉快的。然而第二天清晨,则完全两样了。

    早起,推开木窗,只见一片云海,紧接着窗户的平台,一直延伸到那天边。海到无边天作岸,说的应是当时的景象。我,和石门乡这个淳朴的地方一样,一半在云上,一半在云下。不敢打开门,只怕一打开,海,就会漏了进来。

    窗户外,一股偏冷的、潮湿的新鲜雾气,随着风像丝绸般沿着窗潜入屋内,中和了睡了一晚的污浊空气和闷热温度,给人带来了泥土、木叶混和的清新和芬芳,我掩了下窗,只留了一钵吊蓝大小的空间,让屋内外的空气有序置换,清新与温度,恰到好处的适宜。

    石门乡,人们称为石门坎,它得名于当地一座形似石门的山,兀得像一座门,还有坎。石门乡风景优美,背靠着的高山,九月即见雪。高山上草甸平阔,去的时候,正是季节,一山的杜鹃,全开了,星星点点散布在草甸间,似有燎原之势。风景优美之地,往往伴随的是贫穷落后,人间有几个西湖?九寨沟如此绝美之地,也是上世纪末才渐被人知的。我认为,石门坎就是这么一个地方。

    按理说,大雾之后,必是晴天。然而在这个老天爷不讲理的地方,雨怎么下,不光看云的,还得听风的。毛毛细雨伴随着阳光,时下时停。

   只有在被雨水隐约打湿后,石门坎才显露出它本来的面貌:古朴的石板街道、石头房子、石头砌成的游泳池,处处都与石门坎的“石”字有干系,有中式的内敛,也有欧式的精致与优雅。石门坎的这些建筑,云里雾里,愰如仙境。

    当地人介绍,这是一百年前,不远万里到来的英国传教士柏格理主持建造的。柏格里携妻子、助手在安徽安庆学习汉语后,转道昆明上昭通传教兼教学。柏格里在昭通的教学,取得了一定的影响,位于滇黔交界处的石门坎的苗民得知后,专程前来,邀请伯格理前去传教。柏格里到了石门坎,看到苗民刀耕火种的生活状态,立志要通过教育的手段,改变这一方人民的命运

    柏格里从教会募捐得来资金,又得到当地苗民提供劳动力的支持,石门坎一开先河,建起了闻名遐迩的石门学校,据说,贵州第一所招收包括女学生在内的寄宿制学校,开设语文、数学、地理、自然、医学、外语、体育等课程。至今,石门坎还存有女学生宿舍、游泳池、足球场遗址和柏格里与学生所种树(已繁茂参天),可见当时教学理念的风尚。

    柏格里在石门坎推进西式教育,不收学费,学生自带口粮即可。教学质量高无需费用,除石门坎和威宁附近学生前来求学,还吸引了昭通、昆明、宜宾,贵阳清镇的子弟前来求学。放假、开学期间,来往者络绎不绝,一时间热闹非凡。这些求学的学生中,后来很多成为了医学、教育学等方面的翘楚,有的移居海外,也有的官拜副省级。耳濡目染,口口相传,至今在当地老人中,仍有能说一口流利英语的。

    柏格里扎实的学识、先进的教学方法,使得相对闭塞、落后的石门坎,在千疮百孔的旧中国,成了一块世外桃源和文化高地,被誉为“海外天国”,为当地培养出了一批杰出的知识分子和人才。

可惜好景不长,一如石门坎的天气,阴晴不定。一时间,伤寒风行。柏格里带来的在当时颇为灵验的西药告急,他秉着博爱的胸怀,将仅剩的药,让给了自己的学生,自己却因无药可用,长眠在这块他付出心血的土地。福不双至,祸不单行。匪患猖獗,学校多次被洗劫,教育设施和生活物资多次被盗抢,继承柏格里遗志的挚友加助手,也在与当地土匪搏斗过程中牺牲,学校再难以为继。只留下这些点缀在松柏之间的古老建筑、两座冰冷的石墓,向人们无声地诉说着那些往事。

柏格里虽是外国的传教士,但他不远万里来中国支教的实际行动,舍命救人的壮举和情怀,已经超越了民族、宗教的局限,上升到了全人类的境界。他为当地人民做的这些事,应值得铭记。

记得离开的那天,孩子在道路两旁有序地走在上学路上,摇下车窗,石门坎六月的风,像春风似的和煦,这些欢快走在上学路上的孩子,使石门坎充满了生机和希望。文化的相互作用,会不会像石门坎天空上的云,一片云推动着另一片云,又不知在哪一块土地上停留过,下过雨。我们有没有潜移默化地、间接地被石门坎的文化影响过?深究不来,也无法求证。摇上车窗我,心里默默想着鲁迅先生的话:“无穷的远方,无的人们,都与我有关。

而我想说,石门坎,那是春风拂过的地方。


(编辑:作家网)

上一篇: 地大附中的灯笼

下一篇: 唯一的精彩

  总访问量:125487  当前在线: 57394
中国自然资源作家协会主办 ICP/IP备案号:中国自然资源作家协会主办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学院路31号 邮编:100083 电话:010 6655 4693 传真:010 6655 4693 主编信箱:536265197@qq.com QQ:5362651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