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找回密码  
 

习惯了——囧旅

发表时间:2020年03月10 作者:路广照1点击:906次 收藏此文

习惯了

——

一早,步行街大楼的钟声刚敲过六下,秀甫便起床忙碌了。明天要越洋探望女儿,检查着所带用品是否齐当。

 “老公,你记着到楼下小卖部拿条香烟,免得你到澳洲不习惯,憋起难受、干吼辣叫呢。”老伴金萍在洗漱间念叨。

“晓得喽,饭可以不吃,烟不能不抽。”秀甫应道。

 

上午9点,前往银行兑换外币,方便国外零用。他登上229路公交。这是一线G城西客站往返于东客站的公交车,除了沿线市民、学生及上班族外,邻省及本省的旅客都要靠它接驳中转。

时值春末未到盛夏,路边桃花早已凋谢。车厢内挤满了人,喧哗之声此起彼伏。行李堆满过道,到处散发出污浊的气味。司机身后的竖排长座上,几位妇女谈笑风生。

 “二姐,你晓得不嘛,黄老三家幺妹儿那天和到起她家婆婆妈干架,差点动起刀来呃。”年轻妇女吐沫飞溅、高声闲谈。

“是呢,她家婆婆妈狗日呢太不像话,有点钱就给她家小叔子,从来没给过幺妹。小叔子喜欢玩钱,才刚得呢房子拆迁补偿钱个把星期就输光噢。”二姐应和着。

“咳咳,咳,唾!”二姐边讲边向脚下地板吐了一口浓痰,用手揩抹着嘴巴,两掌之间揉搓口水鼻涕后握住了车厢拉手。

靠旁站立的秀甫耳闻目睹,一阵恶心袭来。“两位大姐,请你们安静点,车厢是公共场合,不要大声喧哗、不要随地吐痰。比不得在乡下院坝头那么随意。口痰吐到餐巾纸头,自家装到口袋里或丢到垃圾里,篓篓就在你们脚边。讲点文明公德,可以不嘛?”他实在忍不住了。

“啥子,哪点不讲文明啦?!你有啥资格教训我,男子巴汉呢!”年轻妇女发怒了。“大哥,有话好好说,不要拿你们城市人的文明挞洗我们乡下人!没有乡下人,你饭都吃不起!咳咳……咳”二姐在一旁帮腔,不停地咳嗽着。

“算啦,算啦。她们在乡下大声说话、随地吐痰都习惯啦,一时难得改过来。两位小妹,你们也注意一些。好啦,都不要争啦,清早巴早呢都图个好心情。”一位白发老太出面平息,老人随即从口袋里掏出一枚口罩戴上。

 

经停阳关站,上车的人猛然增多。

 “这是哪个呢包包?霸起位子搞些哪样?”一位女声发话。车厢尾部争吵起来,因过于拥挤,他无法看见那头的情形。

“你自家有座位,还搁(kuo)起包包霸起位子,像不像话嘛?!”还是她。

“我又不是没让你坐,你吼个哪样?!”稚嫩的男声。

秀甫本想用手机了解一下汇率,却被车上的事搅和得遗忘了。

 

下车后,他径直走向银行。恢复五·一长假,出游的人增多加上汇率下调,大厅里座无虚席。秀甫取完号,站立一旁耐心地等待。

 “请这位顾客取号后自觉站在黄线外排队、等候叫号。”喇叭里传出女柜员的声音。

抬头望去,一年轻人在窗口边插队。

“小伙子,要不得呢,搞习惯了不是?!”一位中年汉子吼道。

 

时间飞快,转眼临近午夜。

 “秀甫,早点睡吧,明天一早还得赶飞机。”金萍在一边催促。

“急个哪样?大不了飞机上补瞌睡,十多个小时的行程,还怕没得瞌睡睡?我再把行程单和行李理一下。”

8点起飞的航班,4点钟不到,就被金萍叫醒。

推着行李箱,夫妻走在无人的大街上。街灯格外明亮,毛雨洒在反光的路面,更显出一片清冷的寂静。

机场大巴尚未发车,也不见的士。一辆黑的由后慢慢驶来,停下招呼上车,讲好价便向机场方向驶去。

街灯光影交错、雨珠霓幻,略带锈迹的POLO飞驰在宽敞的马路上。小伙叼着烟卷,播放着摇滚乐,娴熟地驾驶。

“小伙,外边下雨,车窗关得严严实实的。你就不要抽烟啦吧!这么一点点的空间,我已经遭不住了,咳咳。”金萍在后排边咳边提示。

“好的,对不起大姐,熬夜拉客搞习惯啦,我马上甩丢。”司机说着将未抽完的半截烟丢出窗外。

“随意丢烟头,要不得呢!”秀甫说着小伙。

“没事,没有警察,这一带又不得监控,不怕的。”

“有事你就晚啦,万一汽车漏油或旁边有车,燃起来损失就大了。”金萍开着玩笑。

 

抵达航站楼,办理登机牌托运行李。护照递与执机小姐,小姐扫描行李箱后提示要打开检查。秀甫顿时有一副犯人被审的感觉,脑海一片疑惑:没携带什么违禁物品啊?!

“先生,您知道吗?进入澳洲不允许携带大量的烟草制品。去澳洲一人只能携带25枝香烟或相当于25克的烟草制品,你们两个人充其量可带三包,多余的请丢到旁边违禁物品回收筐里,谢谢您的配合。”小姐温柔地质问并解释着。

 “丢掉的七包烟钱,等于丢了250元,换汇赚到的汇差还没这么多。”秀甫小声地对金萍讲。

“真的是二百五!这次出国,戒掉你抽烟的坏习惯吧。不抽,你烟瘾来了心急火燎。想抽,你干脆把那边牛羊吃的干牧草碎裹起抽!”金萍有些心痛了。

“憋不住啊,不抽烟确实不习惯。”秀甫苦笑着。

进入安检,海关从盛放随身物品的塑料盘中拿出一湿纸袋,这是准备种植在女儿家阳台上做美容贴片的芦荟苗。

“先生,这个不能出关!一是海关动植物防检疫的需要;二是为了保障入境国的物种安全。入关检查,你是要被重罚的!”海关告诫着并随手丢入脚下的垃圾桶内。

“好的,谢谢提醒。入关重罚,损失的就不止250元啦。”爱美的妻子面红耳赤,尽管她曾侥幸过关。

 

登机口稀稀拉拉没有几人,倒显得清静。秀甫看看手表,时针刚过6点。

不远处,一个20岁左右的女孩戴着耳机半躺在座椅上嗑着瓜子听音乐;双腿搭在座椅的行李上打着节拍,整整占据了三人位置;瓜子壳落在明亮洁净的地板上,显得极不和谐。

又是一个习惯了的!秀甫欲走上前提醒,被金萍制止:你管那么多做啥?又不是你家姑娘!

“年轻人如此习惯!起码讲点文明吧!”不满的秀甫有些气愤。

“那我去给她讲讲,女生之间好交流些。”金萍阻止着秀甫并走了过去。

“小妹妹,你也乘坐这班飞机?”她开始入题。

“是呢。”女孩子懒心无肠地回答。

“小妹,你还是坐起来,让旅客看到起不雅观;瓜子皮皮吐了一地,人家机场服务员也难得打扫;行李放在座位脚下,地板又不脏,也方便别个坐。”金萍连射三发,女孩开始落腿起身。

孺子可教也!老婆的三发子弹果真见效,不愧为社区工作者。他暗自窃喜。

女孩站起来,用脚把地上吐散的瓜子皮稍微聚拢。而后伸伸懒腰,换个方向又躺了下来,继续听着那美妙的歌曲。“现在又没得好多人,有哪样关系?!”女孩若无其事地说。

金萍摇着头,斜伸双臂无奈地走回秀甫身边。

 

开始检票登机,走过廊桥,漂亮的空姐们恭敬地站在舱口问候迎接着乘客的到来:欢迎乘坐NF航空!先生女士,您好!脚下当心,请走好。

大洋之旅终于开启,金萍更是轻车熟路,为照顾外孙女,她不止一次地往返于这条航线上。

“我觉得,还是NF航空的空姐漂亮。无论服务质量还是空姐的气质及服饰上都略高一筹……。你可以打开座位上显示屏,觉得无聊就戴上耳机看看电影或浏览实时航线图;想睡觉就问空姐要张毛毯,闭目养神。”金萍诚然一副老司机的模样。

 “你个老奶,都说男生好色,没想到一个花甲老太也这么色色的,见到空姐都要评判一下。哈哈!”秀甫戏谑起金萍。

网上购票较早,所选位置在经济舱最前一排,与商务舱一板之隔。双腿前间隙较大、伸曲自如,缓解了长途疲劳。临近午休,航餐后的他昏昏欲睡,顾不得欣赏舷窗外飞越赤道时日悬中天的景致,展开毯子准备入睡。猛然间,一股怪味飘来。

“你又放毒啦?”秀甫用臂拐碰了一下金萍。

“没得啊!”半睡状的她无心地回答。

奇怪!哪里来的味道?秀甫站起来,四处张望搜寻。只见左排三人座的一人正酣然入睡,脱了鞋的双脚高跷在厢板上,散发出气味。

又是一个习惯之人!你的习惯污染了座邻、惊扰了我的美梦。秀甫无心无力去搭理跷脚大汉,更不再想去做无功的教父般的教诲。一只口罩加几滴风油精,便是秀甫的防御武器。世界是你们的,也是我们的,但是归根结底是大家的。年逾花甲的秀甫变通着领袖名句自言自语。

 

进入东澳空域,即将抵达目的地。飞机徐徐降低高度,云层逐渐上浮。晚霞绽放出的异彩透过舷窗,给长时间静卧打坐的乘客带来一片喜悦和兴奋。

舱内开始骚动,初尝跨洋之旅的大爷大妈们,按奈不住激动的心情,极早地活跃起来。从行李架里掏行李的、翻腾背包戴帽穿衣的;张阿姨喊李的、老奶唤老汉的。噪杂声盖过空姐的广播,整个机舱好不热闹,秀甫仿佛回到了公交车厢里。

秀甫若有所思地收好胸前的桌板,伸一下懒腰,急切地静等飞机的落地。

习惯了就让他习惯吧,难以改变;不习惯的只有随之而习惯,莫若奈何,阿弥陀佛!改变世界要靠自己,改变自己更要靠自己,上帝阿门!他,双手合十又胸首前单手划十地祈祷着……

他不知道返程的旅途是否依然,更不知晓这般况何时能够不再。

(编辑:作家网)

上一篇: 唤茶

下一篇: 蒲香永远流传

  总访问量:158732  当前在线: 90639
中国自然资源作家协会主办 ICP/IP备案号:中国自然资源作家协会主办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学院路31号 邮编:100083 电话:010 6655 4693 传真:010 6655 4693 主编信箱:536265197@qq.com QQ:5362651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