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找回密码  
 

守护诗歌,心中有一条河 ——读白麟的诗

发表时间:2020年03月15 作者:杨广虎点击:153次 收藏此文

  守护诗歌,心中有一条河

                 ——读白麟的诗

                       杨广虎

 

 

白麟是我的老朋友、好朋友,是一位一直以来活跃在宝鸡、西部乃至中国诗坛的优秀诗人;想到他,我的思绪就会回到历史上的周朝,一位叫“白麟”的民间汉子在田野接受“采诗官”的“记录”;看了他的诗歌,你就会发现,他在用心、用情,稳扎稳打、坚持不懈地抒写着属于自己的“新诗经”。

我读过白麟许多诗,总体来讲,他的诗歌大体分为三个阶段:第一阶段,以《白麟诗选》(1987/7 内部油印,收录32首)、

《初雪》(1990/5中国写作学会教育院校研究会编辑、《作文导报》杂志社出版,收录37首)、《风信子》(1991/8 宝鸡市作协"秦岭诗丛"内部出版,收录40首)《春天不遥远》(1993/5宝鸡市作协内部出版,收录38首)为代表,开始自己的诗歌创作起步阶段;以《寒门》(1996/4宝鸡市作协内部出版,收录22首)、《风中的独叶草》(1999/3作家出版社,收录64首)为代表,自由抒情、彰显才华,不断成长阶段;以《慢下来》 (2009/7太白文艺出版社,收录156首)、《在梦里飞翔》((2017/1宁夏人民出版社,收录130余首)、《附庸风雅——对话<诗经>》(2017/8西安出版社,收录70首+9幕诗剧《诗经赋》)《白麟的诗》(2020/1阳光出版社,收录150余首)为代表,不断反思,回归平静,觉构建自己的个性诗歌世界,走向日臻成熟阶段。白麟的诗歌历经三个阶段,在不断淬火和阵痛中,蝉蜕蝶变,孜孜不倦向诗歌的高峰不断迈进。

     无论那个阶段,我觉得白麟都以一个深受周秦文化影响充满善意和温暖站立在《诗经》源头的诗人身份,切入生活,守护诗歌,从青春勃发、清澈前行,到激扬抒情真情幽思,再到逆行反思包容宽恕,且歌且行,舒缓自如,走出了一条属于自己的诗歌之路——这条路,是泥土为路,两边遍布野草野花,空气纯净,天空蔚蓝,从农村到城市,从泥土到柏油,失去了一些,也得到了一些,唯一坚守的是自己纯净、高尚、向上向善的诗歌精神。

     读白麟的诗歌,你首先会发现,在他的心中,有一条清澈纯净的河。这条河,让我想到了石头河、渭河,黄河、长江,想到了秦岭山中那些日夜流淌在家门口的无名小河,这些河流与山川,孕育了大自然的生命,也给从太白深山走出的白麟血液中输入了原始的“母乳”营养,内心纯净,万物美好,放声高歌,畅意抒情,让他终生享用,矢志不改,也奠基了他诗歌青春、明亮、清朗的底色,保持了诗歌的绿色和纯真。

可是今夜

化雪风还没吹来

我睫毛的房檐水

打起了线线

         ——《老家的雪》

 

把光投进水里

长出火焰,和爱情     童话,浮光掠影    生活,静水流深     冰冷    跟坚硬的石头沆瀣一气     水底,泥沙俱下    进不来一丝光影               ——《光影》

 

我在最近刚出版的《白麟的诗》中,仍然能读到这些通俗易懂、带有西府宝鸡地域特色语言的诗句。初学写诗的人,大多会关注身边的植物、动物和环境,直接抒情,略带青春的羞涩和不甘臣服的勇气,热情奔放,劲头十足,直抒胸臆,挥斥方遒。特别是以白话文字为载体的中国现代诗歌,打破了旧体诗格律“束缚”,借用西方的一些写作技巧,形式更加自由,大大地方便了诗人的表达。特别是上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是诗歌最好的年代、狂热的年代,随着席慕蓉、汪国真、海子、骆一禾等诗人的兴起,如同今天的“网红”一样,一时席卷中国。作为那个时候的年轻诗人白麟,也情不自禁地卷入诗歌的“狂欢”,开始了自己伟大且艰难的诗歌之旅

读白麟的诗歌,你会发现,在他的心中,有一条质朴善良的河。这条河,处处充满爱意,这种爱意,不仅仅是亲情、爱情,还有一种大爱。也不仅仅是对乡土、爱情的歌颂。

风吹西海固

我听见石头在羊群里哼鸣

我听见大地在枯草上歌唱

            ——《西海固越冬》

 

把花朵还给春天

让枯朽留下来     把悲欢还给岁月    让孤寂留下来     把苦难还给今生    让爱留下来     把呼吸还给人间    让风留下来     把骨骸还给大地    让火留下来     把名字还给你    让心留下来         ——《还给你》

 

读白麟的诗歌,你会发现,在他的心中,有一条忧伤多思的河。读《白麟的诗》四辑中,无论是“浮世绘”、“望故乡”,还是“踏歌行”、“风雅颂”,对底层生活的关注和诗人的忧患意识,我们会明显感觉“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这是中国文人儒家教育的结果,诗人也不例外。

绿油油地人见人爱可惜这些青菜长错了地方它们跟许多进城的农民工一样是黑户       ——《河滩上的菜地》

 

我要做个暗探  潜入深渊  寻找很多见不得光的  真相  也许,没有光的地方  更能看清光的方向                 ——《深潜》

 

对城市的质疑、反叛,对日常生活的反视,诗人表现更个体、更决绝!诗人不是迎合时代,更应反思当下;不是高声歌颂,更应振臂呼喊。“愤怒出诗人。”我们应该自觉介入生活,对生活认真剖析,才能写下不同于风花雪月,铮铮如铁、打动人心的诗歌。这才是一个成熟诗人的思想和语言。

“诗言志 歌咏言。”当诗坛的各种喧嚣终归平静,当各种流派各种诗招摇过市,“装神弄鬼”,人们很少或者再也记忆不起的时候,我们才会感到,世上几乎没有什么“永恒”,“永垂不”有可能是一厢情愿的事情,我们也才知道,经典式的诗歌写作是多么的艰难和不易!当诗人白麟由一个热血青年从一个小县城出发,在城市的大染缸里踽踽独行,游走城市,回望故乡,在俗世的生活中,如同莲花,心怀慈悲,坚守着“诗歌阵地”,是何其不易!一切终归风平浪静,凭栏望月,我们生命中,有多少事多少人值得记忆?

慢下来!我们的灵魂已无处安妥,我们应该珍惜生命中那些被熟视无睹的!诗歌应该是多义的,一诗歌完成了自己的诗写,我觉得它的使命就已经结束,其他交给读者,至于读者从中能感悟多少,那就是读者的事情了。白麟近年来的诗歌,我觉得已经达到了一个“高峰”:思量人生寂灭、发现生命意识,不媚俗、不对立,自觉回归诗歌文本和个人内心,始终呈现给我们的是美好和正直,达到了诗歌的精神高度和形式、语言、内容、细节、意象、意境等的统一完美,有很高的审美价值,表现出了一种担当、甚至固执的“诗歌责任”,写出了许多让人眼前一亮的诗句。例如:“其实我见过这座城市的白云 /那么白 /像羊羔的毛皮 /这些白云不在天上 /而游走在城市边缘 /几户弹棉花的匠人左右。”(《白云》) “秋天难道就这样/席卷大地/为先声夺人的严冬/腾开道场 /。” (《秋日素描》) 等等。

特别是要做“烈士”的白麟,让我看到了一个平时温文尔雅的西府小伙,骨子里原是热血爆发的关中汉子!
  眼见越来越多的树叶
  被寒风一遍遍敲打
  身形愈发单薄


  曾经青枝玉叶的吟唱
  早被候鸟带去远方
  而后让霜雪越擦越硬
  直到败下阵来
  直到交出土黄色的
  金印


  我在窗内见证这支队伍
  坚守高地
  为大雪即将发动的攻势
  断后


  一面烽烟残卷的战旗
  非要等到最后一搏
  才摇摇晃晃
  不甘地倒地


  这些落叶呀
  要做烈士

                   ——《这些落叶要做烈士》

 

白麟,一位人品极好的朋友,不仅仅是一名诗人,还是一名热情的文学活动家,宝鸡文学的“旗手”,为宝鸡文学的整体发展做出了很大的贡献。也是一名记者、词作家和文化策划撰稿。生活还需继续,理想还要坚持,诗在远方,在物欲横行的城市,人情薄凉的人间,白麟一直在坚守、守护诗歌,心中永远流淌着一条日夜不息、自我洗涤,胸襟宽阔、万千格局,属于自己的诗歌之河;这条河,孤寂且冷静,低调而宽容,有呐喊、更多的时间是沉默,不断滋养着诗人使其尽可能地寻找着诗意的栖息。在心为志,发言为诗期待随着白麟个体经验的丰富,内敛、哲思,他的诗歌品质会越来越好,在无声的诗句中,让我的心灵感到震耳发聩”!

 

 

 

 

杨广虎1974年生于陈仓,1989年公开发表小说和诗歌。著有历史长篇小说《党崇雅·明末清初三十年》,中短篇小说集《天子坡》、《南山·风景》,诗歌集《天籁南山》、文学评论集《终南漫笔》等。获得西安文学奖、首届中国校园诗歌大赛一等奖、第五届冰心散文奖·理论奖,陕西文艺评论奖、首届陕西报告文学奖、全国徐霞客游记散文大赛奖、中华宝石文学奖等。1996年—2016年在秦岭终南山生活。中国作家协会、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会员等。现居西安,国有上市公司高管。

 

 

 


 

 

 

白麟:诗人、词作家、文化策划撰稿人,陕西太白。出版《风中的独叶草》《慢下来》《音画里的暗香》《眼里的海》《在梦里飞翔》《附庸风雅——对话<诗经>》等6部诗歌集,曾获全国鲁黎诗歌奖、陕西省柳青文学奖等。中国作家协会、中国音乐家协会会员,陕西省职工作协诗歌创作委员会主任。现宝鸡。


 


(编辑:作家网)
  总访问量:125482  当前在线: 57389
中国自然资源作家协会主办 ICP/IP备案号:中国自然资源作家协会主办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学院路31号 邮编:100083 电话:010 6655 4693 传真:010 6655 4693 主编信箱:536265197@qq.com QQ:5362651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