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找回密码  
 

浓情端阳

发表时间:2020年06月27 作者:金功文点击:43次 收藏此文

03.png

时令仲夏,年至端阳。故乡陕南,人们把五月初五叫“端阳”,延续着古老的传统习俗,古风盎然,浓情悠悠,家味儿厚重,是个情思绵长的节日,家家户户都很重视,节前半月,就开始张罗过节的事儿了。

端阳节是个颇有亲情味儿的节日,“出嫁女亦各归宁”。在我老家,跨进五月,就要接出嫁的姑娘(姑姑)、姐妹和女儿回娘家“过端阳”。往年,交通不便,信息闭塞,接出嫁的亲人回来过端阳,是一件很累人的活儿。我老家山大沟深,亲人又嫁的远,须翻山越岭,过沟趟河,走几十里山路,来回两三天,才能把出嫁的亲人接回来。现在好了,沟沟岔岔都是水泥路,再偏僻的地方都有手机信号,信息畅通,一个电话,就把要接的亲人“接”了回来。隆重一点,娘家人亲自开车去接亲人回娘家。如今,多数人家都有私家车,一般没让娘家人跑路,都是自己开着车,拉着妻子儿女,热热闹闹回娘家来了,玩半天,到中午,吃一顿团圆饭,享受一下节日的味道,忙碌的人,当天,又开车返回了。

我们那地方,未婚青年要在这天“送端阳节”。端阳,要给未婚妻买新衣裳、新鞋袜,讲究从头买到脚,换一身新。往年,还要买漂亮的花手绢儿和丝绸扇子送给爱人。我当年给爱人送了一个端阳节,之后结了婚,就不再送了。兔子跟着月亮走,每年端阳,随妻子一起,去岳母家“过端阳”,吃香喝辣的,尽情享受母爱和生活的乐趣。

没过门的女婿送端阳节,女方也要给其买一身新,这也是“送端阳节”中的一环。我送端阳节时,爱人给我买了新衣新裤和袜子,还给我纳了一双灯草绒方口布鞋,绣了一双花鞋垫儿。一份真情,一份温暖。回想起那段爱情,温馨又浪漫。

04.jpg

端阳节是儿童的乐园。这一天,小孩儿要穿夏天的新衣裳、新凉鞋,戴红肚兜儿。肚兜一般是外婆用手工,一针一线绣出来的。形状多为扇形,上角裁成凹状,弯弯的,呈浅半圆形。下面绣着美丽图案的肚兜牌,纹样大多是趋吉避凶、吉祥幸福的主题。遮肚脐眼儿的位置上,镶嵌有肚兜碗儿,供小孩儿装零食。下角呈圆弧形,似扇子优雅地张开。

肚兜上角的浅月上,一角缝着一根细长的红布带儿,一角缝着一个款儿,红布带儿从后颈脖绕过去,系在款款上。下面圆摆两边各有一根红带儿,系时,往后腰间一拉,绑个活结,就把肚兜固定住了,贴身遮护胸腹睡眠时以免风吹肚脐、着凉,引起感冒小小的肚兜,绽放出古人智慧的花朵。

端阳节是个美食节。粽子是端阳的经典符号。我老家栗头树”(俗称。学名树)多,包粽子,都用槲叶。槲叶肥大,边有浪,像面绿花扇子,清香浓郁。端午前夕,人们一捆一捆的从山林中采摘回来,挂在檐下的横杆上阴干,人家小院,顿然弥漫着槲叶奇异诱人的天然香味。用新鲜的槲叶包粽子,要先熟化,将槲叶用水煮一会儿,叶色由绿变黄,皮实柔韧了,才可以包粽子。

01.jpg

粽子馅儿是糯米、大枣、红豆等五谷杂粮混合做的,槲叶包裹,龙须草缠紧,做成小三角形,美得,像艺术品。一般在初四下午包粽子,晚上煮熟,初五早人们起来,洗漱好,每人剥一两个到碗里,撒上白砂糖,或淋上土蜂蜜,用筷子夹一坨粽瓤,在糖面滚一滚,蘸着吃,又甜又香。

我自定居秦楚交界的漫川街后,端阳节都是买粽子尝新。每年临近端阳,我楼下的魏家要做很多粽子卖,槲叶、荷叶、笋叶、苇叶包裹,大大小小,形状各异。小的一元,大的两块,卖的俏货。我去她的摊点买时,魏家二媳妇儿春香对我说,她一天能卖两三千块钱,她的嫂子卖得更多。漫川人特别重视过节气,过节像过年,远远近近、四面八方的亲人都回来了,街上人山人海,时令菜、时令果儿,都给买得空篮子、瘪袋子的。漫川人讲究吃喝,这是出了名的。

漫川地势低,气温高,庄稼蔬果比鹘岭以北早熟半月有余。每年端阳,新麦面,新洋芋,茄子、黄瓜等不少时令蔬菜都上市了,回娘家的姑娘大姐,都吃上新麦子面片儿和蒸馍,吃上了当地的新洋芋片儿、洋芋汤。亲人团聚,漫川八大件是少不了的,午饭时间,响起一片划拳喝酒、嘻嘻哈哈的声音。

02.webp.jpg

端阳又是除秽驱病的卫生节。 端阳清早,女人洒扫庭院,做些擦擦洗洗的事。男人大早起来,趟着露水,去野外割艾扯菖蒲。艾蒿和馍蒿、青蒿模样相似,没经验的人是辨别不清的。艾蒿顶部小叶儿曲卷,圆,若绣球,香味浓烈。馍蒿、铁杆蒿头儿尖,青蒿味儿重。菖蒲要扯得完整,直长如剑,不折不损,带出蒜头儿来,有神剑的气韵。没蒜头儿的菖蒲没有辟邪作用,插在门框上是个幌子。菖蒲蒜头儿的芳香和艾蒿的熏味儿,是驱蚊虫的上好佳品,插在门头儿上,香浓、杀菌、净化空气,绿意莹莹,很美观,传说还能辟邪。“彼采艾兮,一日不见,如三岁兮。”每逢端阳,站在板凳上朝门头插艾蒿,我油然想起这些离人心曲的句子,为那个溪旁采艾的痴情女子感动,想哪位出远门的男人多么幸福!世上的男人,谁曾被采艾的女子思念?

在我老家,喝雄黄酒,在小孩儿耳朵、肚脐眼儿抹雄黄酒的习俗不多见了。随着乡村环境卫生的好转,蚊虫蟊蚁愈来愈少,再加很多小孩儿随父母去了城市,留守儿童不多,爷爷奶奶又照看得细心,人们也不担心虫虫蚁蚁咬小孩儿、钻入小孩儿耳朵和肚脐眼儿里了。更重要的,人们听说喝雄黄酒有毒,这个习俗就渐行渐远、慢慢地消失了。

06.jpg

浓情端阳,千年乡愁。在我看来,端阳,是离历史和家国最近的地方,在这一天,亲人们穿戴一新,团聚一起,吃粽子,话家常,感情,其乐融融,无比温馨,多好啊!

 


(编辑:作家网)

上一篇: 红肚兜儿

下一篇: 夏天的夜晚

  总访问量:143548  当前在线: 75455
中国自然资源作家协会主办 ICP/IP备案号:中国自然资源作家协会主办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学院路31号 邮编:100083 电话:010 6655 4693 传真:010 6655 4693 主编信箱:536265197@qq.com QQ:5362651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