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找回密码  
 

悲凄的蛙声

发表时间:2020年07月01 作者:赵光华点击:237次 收藏此文

小小说

悲凄的蛙声

赵光华

 

今夜的月亮格外圆格外亮,它高高地悬在西天。阿强孤独地走在小路上,他听见两旁的稻田里,蛙声四起,悲声竟连成了一片。

阿强步履蹒跚,他只能缓慢地行走在杂草丛生的路边。术后的伤口还隐隐作疼,他想停下来稍歇片刻,路上一道白灯由远而近,机车轰鸣,绝尘而去。城市的灯火在身后,越来越远。

阿强出生满月后,被英子领进家门,应该说英子是被阿强的容貌迷惑了,刚出满月的他,一身黑毛油光发亮,两耳尖竖,眼神天真无邪。他看宠物市场人群熙熙攘攘,不知道哪个才是他的新主人。阿强的几个姊妹还在妈妈身下拱奶,嬉闹,妈妈疲惫地曲卧着,面无表情地看着即将天各一方的孩子,她记不清这是第几窝孩子了,也不知道狗崽的爹在哪里。那条公狗一阵欢愉后,就逃之夭夭。

阿强是这窝狗崽里唯一的雄性,在一群姐妹面前,妈妈总是偏爱他,也数他最闹腾,世界在他眼里一切都是那么新鲜美好,他总是从旮旮旯旯里钻进钻出,灰头土脸,一身狼狈,妈妈也不责备他,只把饱胀的奶头塞进他嗷嗷待哺的嘴里。吃饱了,他四脚朝上,睡相恣意妖娆。

这个四十多岁的下岗女工就是英子,她蹲下身,仔细扒拉开聚在一起的狗崽,把阿强连根拔起,阿强被拽得生疼,嘴里发出呜咽,他本能地挣扎着。妈妈上前不停的舔着即将分别的孩子,低声地哀嚎着,眼边的毛已经湿了一大片。

这是他们母子最后相处的日子,也许今生再也不会见面,儿童不知离别愁,只有作为母亲的她一次次忍受骨肉离别的痛苦,狗崽们为主人换回花花绿绿的钞票,妈妈跃起前爪搭在即将离开的狗崽身上,不住地哀求,离别就在眼前。在金钱面前人类什么都可以交易,何况这些畜生。

阿强被英子以五百元价钱卖走。英子说家里养一条公狗,好比添了一个男人,请了一尊保护神。阿强让英子的黑白日子充满了色彩。自从下岗后她经常一个人外出零工,有好几次被歹徒劫持让她没有安全感,她身后缺少一个威风凛凛的男保镖。

英子租住在城市郊区一处闲置的农宅里,女儿出国留学,她和丈夫卖掉了城市里唯一的一套房产。他们这一辈子没有活出样子,所以一定要让女儿为全家长脸。要让孩子在最好的环境里成长,哪怕自己受再大的委屈。提起女儿,英子觉得无比骄傲和自豪,一切的辛劳和困苦都烟消云散,虽然他们已经囊肿羞涩,捉襟见肘。尽管她几年都不曾添置一件新衣服。

小院成了阿强的家,阿强没有吃过狗粮,剩饭剩菜也让他青春勃发,一年后阿强越发英俊潇洒。

英子下班回来,脚步声还很远,阿强就按耐不住兴奋。等英子开锁推开大门,阿强急切的扑上去,轻咬她的手和裤腿,满是亲昵。院子里被他弄得一片狼藉,英子的责备声软绵绵的,像午后的阳光。

阿强陪主人走这条熟悉的小路,他们一前一后,彼此不脱离对方的视线,英子一声呼唤,阿强不管在哪里,立马会出现在英子身边。早晨,乡间道路行人稀少,阿强总是在草丛或者树林里撒欢。晚上,散步的人会向这只大狼狗和他的主人行注目礼。这一刻英子觉得十分满足。偶尔会有小女生被阿强吓得花容失色,阿强从来没有侵犯过人,他只是希望和每个人亲近。

一天晚上,发生了可怕的一幕,让英子胆战心惊。阿强闻到了马路对面一只雌性同类的气味,他不再听英子口令,疯狂地冲了过去,正好一辆小汽车醉鬼一样驶来,幸好躲闪及时,不然阿强就变成狗肉饼了。

朋友告诫说,你再去遛狗,必须用绳子牵着,因为阿强已经成年了,他只要闻到发情期母狗的气味,会不惜一切代价去追求爱情。

铁链子羁绊不住阿强追求幸福的执念,在家门口他和一条母狗连在一起分不开。听到叫声,英子赶忙出去,尴尬的画面一直持续,大家束手无策,一个男人抡起碗口粗的木棍试图打开一对还爱在一起的苦命鸳鸯。

英子既气愤又心疼。阿强也觉得做了错事,始终耷拉着耳朵,不敢正视英子犀利的目光,他几天不吃不喝,好像在求英子赎罪。

英子再不出门遛他了,生怕又起祸端。阿强变得越来越威猛,稍微使劲就能挣脱铁链子,尤其是看见母狗的时候,好像有使不完的劲。英子和他再没有去过熟悉的小路。英子说,阿强你不长大多好,永远做个人见人爱的小宠物。英子回忆起他以前清澈见底的眼神。英子一定要阻挡阿强寻找爱情,她不愿看到阿强移情别恋。当初领阿强回家,只希望阿强能保护她,给她带来欢乐和精神寄托。因为女儿长大了,又远在异国他乡,几个星期也没有一个问候,只有阿强能让她的母爱得到释放。她不能再失去这个虽然不会说话但心若明镜似的孩子。

朋友说,要让阿强长久地陪伴你,只有一个办法,就是给他做绝育手术。

英子从没有考虑过这个棘手的问题。为什么要残忍地剥夺一个公狗追求爱的权利,那样阿强不成了太监?做了手术,阿强走路会不会扭捏起来?叫声一定不再雄壮了,不会疯狂地像勇士一样奔跑了。

英子丈夫说,我不同意做手术,如果把我阉割了,你是什么感受?这个话题太大了,英子左思右想,拿不定注意。

类似事件接二连三的发生,英子对阿强彻底失望了。她骂阿强不知道廉耻。为什么一次次犯错。难道爱情比生命更重要?

麻醉后,阿强被一个兼职做兽医的乡间郎中做了手术。手术醒来后,阿强变得萎靡不振,他不吃不喝,好像在无声抗议。他不再看英子的脸,对英子的呼唤充耳不闻,不再像以前那样期盼她回家了。路边的花儿,傍晚的夕阳在阿强眼里都失去了光彩。阿强的眼里,英子变成了贪婪无知的动物,而他却好像一个郁郁寡欢的男人。他的天空不再绚烂,眼睛充满晦涩。他突然想起了妈妈,不知道妈妈还好么?她老人家又生了几窝崽子?这些兄弟姊妹是否也忍受着和他一样的痛苦?

夜晚,风很冷,月儿高高地挂在天空,阿强逃离了英子的家,凭着儿时的记忆,他在辨识回老家的路,他要去看母亲最后一眼。也许英子初衷是好的,想让他们长久地陪伴,但是阿强觉得与其这样活着,不如现在就死去,早死早托生,也许下辈子能当一回男人。

漆黑的夜晚,阿强逃离了城市,带着对世界的无限眷恋和满腔悲愤,一头扑进路边稻田的淤泥里。恍惚间他听见蛙声四起,悲泣的哭声连成一片。

 

 

 

 

作者简介:赵光华,男,1971年出生,山西省永济市人,供职于山西省永济市自然资源局。1992年开始发表作品,先后在《中国国土资源报》、《大地文学》、《山西日报》、《山西老年》、《山西土地》《运城晚报》、《舜都》等国家、省、市、县报刊杂志以及网络平台发表小说、散文、诗歌、微电影剧本多篇,共50余万字。系运城市作家协会会员

作者单位:山西省永济市自然资源局


(编辑:作家网)
  总访问量:151050  当前在线: 82957
中国自然资源作家协会主办 ICP/IP备案号:中国自然资源作家协会主办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学院路31号 邮编:100083 电话:010 6655 4693 传真:010 6655 4693 主编信箱:536265197@qq.com QQ:5362651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