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找回密码  
 

 农历上的祖国(组诗)

发表时间:2020年09月27 作者:齐凤池点击:227次 收藏此文

  农历上的祖国(组诗)
  齐凤池
  
    
    春分

  几瓣落花
  把山村的日子打醒
  老牛在山路上咀嚼岁月
  淅淅沥沥的三月
  讲述遥远的山村故事
  披蓑戴笠的农民
  在季节的拐弯处抢种
  潮湿的脚印
  都点上了春种
  雨中劳作的农民
  把耕耘和收获
  当做一生最幸福的事情
  勤劳朴实的山里人
  把那条蜿蜒的四季不断地翻新
  今天被喜悦浸透
  明天又被幸福擦干
  这样反复的过程
  给山村的日子
  涂上一层鲜艳的口红
  躲在屋檐下的孩子
  吹响了柳叶
  嫩绿的音符
  滴落草尖
  惊动一片三月的眼神

  处暑

  黄昏,被山雀子的翅膀收敛
  山村渐渐走进祥和的平静
  灵性的北方大山
  像佛打坐进入禅境
  女人把黄昏掩在门外
  守住一盏灯
  就守住了男人
  和粗茶淡饭的幸福
  月光从树梢走向窗花
  窗花上的语言很轻
  乳儿的歌唱时断时续
  像天堂里传来的钟声
  渐次展开山村的宁静
  现实和梦幻多么近哪
  只差一盏灯的光景
  站在月下,我想着山外的事情
  一轮满月擦亮山村的眼睛

  立夏

  跌入夜色的山村
  像李可染的山水
  静谧的院落
  被一朵灯盏点燃
  幽幽暗香
  从窗花里飘出
  粉红的桃花
  击碎了黄昏
  小憩窗花之内
  枕一缕恬淡
  大山的心跳
  在耳边滚动
  月下独酌的陶潜
  遥远的桃源遗梦
  在岁月里定型
  月光悬挂树梢
  惊动山雀的眼睛
  一只山雀起飞
  一只落下
  山雀叫醒山雀
  鸟语在空灵里萦绕
  一串音符
  撞响了山村那口古钟

   
  
  雨水

  如酥的小雨
  弯曲了三月的小巷
  雨点按音阶升高
  木格格窗里
  一双眼睛眨动故事
  几滴走失的音符
  唱湿了小窗

   
   惊蛰

  当二月的酥手
  弹响小河的琴弦
  岸柳眉眼般的新叶
  早已布满春的吻痕
  不说渭城朝雨
  也不说春江水暖
  看到小河的涓涓情意
  就知春在苦菜花上滚动地焦急
  伫立在二月的边缘
  眺望原野
  我不知是哪一只手
  将冬这一页
  悄悄地翻了过去
  走进二月
  我的心被映透
  一株小草
  站在我的对面
  女儿问我
  是春天来了吗
  一片绿色
  悄然在我眼前升起

  立春

  戴斗笠的农夫
  他潮湿的目光
  翻过眼前那座
  淡绿的山梁
  土地翻了几遍
  晒了几遍
  一床暖暖的大地
  就等你回来
  把春天种上


  谷雨

  站在春分的枝头
  眺望谷雨
  小村之外
  一片粉红舒展长绢
  小鸟的歌声枝头挂满
  燕子的翅膀驮来碧绿的江南
  村姑的背篓
  是睡肥的种子
  它们排成小苗的阵容
  飞进暖暖的土壤
  哦,我的三月北方
  又一次被牛铃摇响

  芒种

  刚刚脱掉棉衣
  小草们就绿了
  说春天
  春天就来了
  山鸟啁啾
  乳燕呢喃
  把山村惺忪的目光
  叫得好暖好暖
  女人们把家都交给了锁
  踏着阳光步入田间
  洒一把翠绿
  酿一茬期盼
  她们花枝招展的身影
  在男人们眼里颤的好甜好甜
  傍晚她们背靠黄昏
  锅里冒着香喷喷的日子
  桌上烫一壶暖暖的温馨
  当男人咀嚼热乎乎的情愫
  一轮满月悄悄移到窗边

  雨水

  藏在风中的雨点儿
  打在脸上
  像情人的吻很暖
  两三点雨便泄漏了一个季节的秘密
  雨走得很匆忙
  潜入泥土的声音很轻
  田间劳作的农民
  像诗人耕耘
  播种也一种写作姿势
  荷锄是改稿过程
  绿油油的禾苗
  发表在芳香穗上
  乡间小路上
  一群叫春花的女子
  在稻田刺绣
  我不知哪一位春花
  是诗中的情人
  我呼唤春花
  一簇簇春花
  迷失了我的眼睛

 

    夏至

  乡村的每一条小路
  一夜间开始松软
  远方的季节翻山而来
  从唐诗里飞来的燕子
  寻找房东的新居
  这些匆忙的使者
  撞响了北方的金钟
  风一阵儿柔似一阵儿
  量出春的路程
  所有的心事照亮了
  岁月遗忘之处露出些许绿痕
  春发表在人的脸上
  单薄了人的身影
  嫩绿的韭菜
  带刺儿的黄瓜
  推车挑担的农夫
  排成春的阵容
  向城里渗透
  于是这个季节
  渐渐沉重了自己的身影

    初伏

  蝉的合唱
  一个季节
  贝多芬在时空中盘旋
  水质的音符
  在心灵上行走
  掷地的节奏
  是岁月最美的乐感


   小满

  叫小满的汉子
  从田间回来
  蓦地发现妻子
  微微隆起的衣襟
  吐穗的玉米
  像妻子的身段
  一样迷人

  大满

  拾穗的女人
  把场院
  堆高了几寸
  歇晌的毛驴
  从镇上驮来
  厚厚的黄金
 

  初春

  一轮春阳
  悄悄走进
  涓涓溪水
  不敢触摸
  绿色的声音

    立秋

  一场秋雨一场凉
  细密的手指
  洗着发黄的岁月
  湿透了季节三层衣裳
  淋雨的树一声不响
  任九月里冒出的狂徒
  扒去身上所有的银两
  先知的鸟
  携家眷迁徙南方
  鸟的家园暴露在
  一双贪婪的手上
  屋檐下躲雨的孩子
  一双冰凉的小手
  被几声雁鸣啄伤


   寒露

  枯黄的叶面上
  悬挂着一粒粒剔透的寒露
  深秋的额头冒出冷汗
  昨日的高烧一夜间退热
  无数根银针
  刺入季节疼痛的病灶
 

  秋分

  站在田间的父亲
  他的目光
  已被来年的麦子点亮
  母亲却担心
  一把六十年的镰刀
  夜晚父亲蘸着月光
  打磨我们
  一弯新月
  悄悄别在我的腰间

    霜降

  确实地上霜
  不知唐朝那缕月光
  洒在谁的床上
  院里洒满洁白
  而窗前望月的人
  心里早已洒满
  洁白的惆怅

  小雪

  离大年三十还有一段寒冷的路程
  小妹过冬的棉衣
  还差一个钮扣没钉
  母亲炖肉的干柴
  还垛在农历的小院
  门前的九月菊,还穿着单薄的衣裙
  还是下点小雪吧
  村里的娇媳妇实在太娇嫩

    大寒

  大雪封门
  恰好把一年的好日子堵在年根
  母亲把攒了三百多天的幸福
  全部端在农历的桌上
  香喷喷的民间烟火
  在屋里打旋儿
  就是不肯出门
  几只跑出锅的爪印
  被几声犬吠叼到院中

 

(编辑:作家网)

上一篇: 七律

下一篇: 怀念那条河

  总访问量:164034  当前在线: 95941
中国自然资源作家协会主办 ICP/IP备案号:中国自然资源作家协会主办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学院路31号 邮编:100083 电话:010 6655 4693 传真:010 6655 4693 主编信箱:536265197@qq.com QQ:5362651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