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找回密码  
 

埋下时光

发表时间:2020年11月06 作者:石川河点击:42次 收藏此文

文/杨西藏

炎炎烈日,酷暑难挡,地面热浪似蒸锅的雾气向上飘逸,路过汉一中略做停留,看着莘莘学子在家人的陪伴和鼓励下,走向自己人生新的起点,似乎多年前自己的经历在眼前浮现,历历在目,美好的时光总是回味无穷,真想让它定格时光,留住人生沧桑。

    岁月的刀,只会坚韧,刀刀雕刻着人生酸甜苦辣的形状,又如稿纸一般零零散散的堆砌着人生的五味杂陈,从怠慢堆向积极,从偏执堆向专注,从幼稚堆向成熟,似曾少年未努力,青年未奋进,中年把埋下的时光丰盈,在寡淡中品味一种寻常滋味。茶余饭后,阳台踱步,极目迥望,“汉府国风”,甚是惹眼, 一湾清水,名曰汉江,绕汉中城而过。因为有了水,城市便有了灵气,看汉江河对岸修葺一新,幢幢高楼拔地而起。遗憾的是被汉中“西进做大、东扩做强、南移做精、北优做特、老城提升”的科学规划取代了原始自然风貌,大江东去的豪迈就此驻足,片片芦苇和群群的水鸟消失了,世间凡尘体现出浓重的人工造景痕迹,让临江怀远的意境大打折扣,更加使原本不安的心躁动不已,便想出去走走,寻找时光的好友……

出门前行百余步,便至一江两岸公园。沿着江边踽踽独行,两岸垂柳依依,纳凉散步、放杆垂钓、习舞弄乐者比比皆是,水映乐华,大美汉中的音乐喷泉霎时震撼,水柱多赢变换,像淑女、像荷叶、像云朵、像汉莲跌宕起伏,精彩不断。不经意至水闸围挡,登上汉江三号桥极目远眺,浩浩汉江尽在眼底,虽无长江波澜壮阔,却也是山光水色、碧波漪澜。远山、碧水、蓝天、高楼和桥闸在金色的黄昏,更显真实。“是日也,天朗气清,惠风和畅。俯仰宇宙之大,俯察品类之盛,所以游目骋怀,是以极视听之娱,信可乐也”,心由境生,才深深体会王羲之《兰亭集序》对美景幽深内藏的感情。汉江在汉中的大地上一路裹泥携沙奔行了六百多公里,滋润着天汉广袤的土地,使地处秦巴的汉中,成为山清水秀良田万顷的富庶“小江南”。江水流淌的步伐在这里骤然减慢,江水溢满江堤,江面开阔,游船上“真美汉中”的霓虹灯若隐若现,格外美丽。一江两岸经过多年精心打造,原本蛮荒四野,蓬头垢面的汉江,尽显秀丽,郁郁焦焦的工作心情也随着江面的水雾飘散开来,无法掩饰不悲不喜,不粉不饰,心情即刻旷达起来。

    傍晚的蝉忽而停止了吟唱,倏地离开树丛飞走了,目视着远去的蝉儿:因为寻找自身的宁静,却不自觉打扰了蝉儿的安宁实是有愧。望漫天星斗,凝神静思:浮躁和忧怨有什么用呢,岁月的磨砺、人世的沧桑,此时此刻坐在时光里,让灵魂在文字里安详,诚如“定而后能静,静而后能安,安而后能虑,虑而后能得”,不正是人生一种最美的体验吗?

健走一万步余,燥热汗粒如荷叶水滴,不舍青丝而弃。政府号召的“地摊经济”集中路的两旁,摆放规范,刷着抖音《你莫走》歌曲的两个小女孩引人围观,五颜六色的布娃娃成了她们学习之余体验生活的平台和渠道,社会体验和生活尝试,这种不虚妄时光的意志及经历和我当年勤工俭学的体会一样透彻心扉,是时光的尘封,将柴米油盐酱醋茶的调料伴入生活的瓶中,越陈越香,越有味道。

夜色,满屋缥缈的蔓延开来,煮水沏茶,碧秀的汉中仙毫任凭水温不宜的变化依旧亭亭玉立,彰显节气,香气扑鼻,闭目细品,心旷神怡。打开微弱的灯光,看着灵动的鹦鹉在鱼缸中打斗,绿萝从酒柜上耷拉着整齐的茎叶,一动一静都躺在时光的摇篮里,奉献着温馨和大美,喜欢仿宋体四号字,不自觉的开始敲打着尘封的键盘,把时光的点点滴滴埋下,在久后的记忆中,青年如初。

精彩的复制很多,时光却难以复制,34年前埋下的“时光胶囊”只有乔布斯前瞻性的铸就和超越,喜欢平凡的文字,虽不一定天道酬勤,对于以后的时光,却需善待自己,善待生灵,善待梦想。人生是一道多解的算术题,岁月厚重了,生命就淡薄了,当无声无息消逝时,难免的伤心不能释然,那是岁月留给时光的交织,流转不息,让这一段文字把时光永久的留下,绽尽芳华。


作者简介:石川河,本名杨西藏,陕西富平人,供职于陕西地矿汉源玉业有限公司。陕西散文学会会员,汉中市作协会员,作品散见于《中国矿业报》、《中国国土资源报》、《延河》、《三秦都市报》、《陕西地矿新闻》、《汉中日报》、《中国作家网》、《中国诗歌网》、《文学陕军》、《汉江》、《读书村》等公众平台。


(编辑:作家网)

上一篇: 在苏景园

下一篇: 送月饼

  总访问量:167656  当前在线: 99563
中国自然资源作家协会主办 ICP/IP备案号:中国自然资源作家协会主办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学院路31号 邮编:100083 电话:010 6655 4693 传真:010 6655 4693 主编信箱:536265197@qq.com QQ:5362651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