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找回密码  
 

卢祥的拆旧新建屋

发表时间:2021年02月19 作者:迷彩艳点击:161次 收藏此文


          

 

卢祥的拆旧新建屋


                       谢栋宇

 

泸湾村卢祥的新建屋要被拆除啦!

这消息,仿佛一声霹雳在泸湾村炸响。

六十一岁的卢祥老头,圆圆的黄脸上,额头三条横纹,山根还有一条横断纹,鼻子略显直而大,鼻头有点肥圆,较阔,唇不厚不薄,两眼虽小,显得有点狡黠。卢祥扬言:“谁敢拆我的屋,我与他拼了!我也不想活了,大不了一死。”他在新建屋的大门口挂了一条粗麻绳,旁边贴了一张纸,纸上有醒目的三个写得歪歪扭扭的毛笔字:吊颈索。其实,他哪里舍得死,他拆了旧屋刚建好新屋,等装修好后,要让儿子在新屋娶媳妇呢。过去又旧又烂的祖屋,没有哪个姑娘会看得上他儿子,他只好先让儿子在外打工挣钱,他带着老婆和一个小儿子、两个女儿承包了二百亩荒山,住在简陋破烂的瓦种荔枝。

他是在监督新屋施工时接到国土所巡查人员发给他的两份《通知书》,一份叫他停止国土资源违法行为,一份叫他改正国土资源违法行为。停下来可以,改正就麻烦了,要十五天内恢复土地原状,岂不是要自己拆掉新建的房屋?

停就停吧,近来雨水多,有些荔枝已被过多的雨水涨破了果皮,要抢收抢卖荔枝。进山之前,他悄悄雇了一个人替他看守新屋,不是怕建筑材料被偷,而是要看着有无人来拆他的新屋,如有拆屋的队伍来,马上通知他应付。

卢祥钻进山里摘荔枝,虽然新屋看守员天天给他平安,但他心里仍是忐忑不安。晚上夏风凉爽,站在屋前他望月亮数星星,山月不知心里事,星星嘲笑似的向他眨眨眼……

他认为他的房屋不是“两违建筑”,他脑海里浮出一张旧屋拆建《申请表》,表格上有村民小组、村委会、镇政府建管部门同意他拆旧建新的意见,盖有公章,尤其是东山国土所也同意、盖章,怎么他这120平方米宅基地用地就成了违法用地?他也知道表格最后是有一栏“县人民政府意见”要填写、盖章,也就是说他的用地要经过级政府批准才有效。可是,听人家说一般要一年左右的时间才批得到,而他的《申请在路上,走了差不多一年了,还不知几时才批得到。他在填表之初,从村民小组到镇政府出意见、盖章,连过三关,顺利得想跳起来,他的新屋未获批准就自己先拆先建,剩下室内装修未做,就被国土所巡查发现制止动工,并要求拆了恢复土地原貌。

他搞不懂,在旧房拆建《申请表》表格上盖了章的国土所怎么又来查处他?他平时喜欢喝点小酒,这时喝起了当地的知名白酒,一杯接一杯地喝了将近一瓶,他不懂得“举杯邀明月”,一杯杯都是独斟独饮,只把醉眼望着天上一弯月,对着瓦蓝色的夜空发呆。星星向他眨眼,他也向星星报以眨动朦胧醉眼。

他觉得他这个身高一米七〇的男人,在天底下很无奈、很渺小。他拨打了村委会主任卢平明的手机,主任说,我们是同意你建房的,国土所要查处你,我们也没办法。你找驻村律师田园吧,他是我们村的法制副主任,我约一下,看他明天能不能来村委会。几分钟后,主任说田律师明天上午到村委会,叫卢祥带上有关资料。

次日九时,卢祥就在村委会见到了田园律师。田律师与卢祥同龄,也是身高一米七左右,卢祥上前握手时,感觉两人差不多高,但田律师的手掌很厚很柔软。田律师长方脸,细长的双目炯炯有神,鼻子高隆略厚的双唇,更显得棱角分明,表情威严沉毅。卢祥一见就觉得他是精明强悍的角色。

卢祥把他拆旧建新屋的申报经过与最近遭受查处的事向田律师述说了一遍,并把《申请表》和国土所的两份《通知书》递给田律师。

田律师看后问:“卢祥,你接到《责令改正国土资源违法行为通知》后,没有在十五天内改正并恢复土地原状,有没有向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

“没有。我忙着收荔枝,也不知道要去法院打官司。”卢祥答道。

“糟糕!你过了起诉期限。法律规定对责令限期拆除的行政处罚决定不服的,可以在接到责令期限拆除决定之日起十五日内,向人民法院起诉;期满不起诉又不自行拆除的,由作出处罚决定的机关依法申请人民法院强制执行,费用由违法者承担。你的新建屋现在有被国土部门申请法院执行的危险,拆除房屋的费用还要你承担。”田律师对卢祥讲的是法言法语,法律条文是严谨的,很难把法律条文通俗地讲解,但卢祥听懂了,他顿时像泄气的皮球,瘫坐在木沙发凳上,呆呆地回不过神来。

这时,国土所两个男青年刚好到村委会找卢祥送《行政处罚(听证)告知书》,知道卢祥在这里就叫他签收了。卢祥按田律师的意见,说要求举行听证,请城区自然资源局定下开听证会的日子,他和田律师一起去。

两青年走后,田律师说,卢祥,我只好死马当活马医啦,帮你一回,律师费就不收了,你先回去把你屋门口挂的“吊颈索”取下来,免得影响村容村貌。

卢祥听了连说“是、是”,起身时正想对田律师一拜,却被田律师一把住,说拜什么,同龄人拜我,让我折寿?说完哈哈一笑。卢祥却从这笑声听到了田律师的自

十五日后的一个上午,卢祥与田律师来到了区自然资源局(国土局改名叫自然资源局)会议室。

卢祥觉得他的新建屋有救无救就在这一个听证会了。可是来时的路上,田律师告诉他,听证会只是行政处罚的一个程序,会后自然资源局将定罚与不罚。如作出行政处罚,还可对行政处罚行为提起诉讼,诉讼后可有一审、二审、申请再审,路子长呢。田律师将争取自然资源局不作出处罚,息讼,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卢祥听不懂什么息讼,只明白田律师是要帮他搞赢来。

听证会在上午九时正式开始。

田律师作为卢祥的代理人,替卢祥交了他代拟的申辩意见书。意见书的事实与理由是以下几点:

一、卢祥没有非法占用土地,该120平方米土地是原祖屋宅基地,在丘陵、山区交错的地带没有超面积,业经村民小组、村民委员会召开户代表大会,以超过三分之二的代表人数表决通过给卢祥使用,并符合一户一宅的政策规定

二、拆旧建新已获得村民小组、村民委员会、镇人民政府建设管理部门、国土所同意在《申请表》上签字盖章,现在正等待区人民政府批准。

三、卢祥是住房困难户,一家人耕山住破烂瓦屋,虽然没得到最后的批准就动手建起了新住宅,程序上不妥,请照顾这个困难户,对他建起的新宅不予拆除,已占用的土地给予合法使用许可。

自然资源局的听证会主持人是执法队的王队长,他简单问了卢祥申请拆旧房建新宅的过程,违法用地面积、几时建起新住宅等情况,例行公事的问话结束后,各方在笔录签字,听证会就结束了。总共才用了一个小时。卢祥本来想看看田律师怎样雄辩滔滔的,谁知道没人驳斥自己的申辩意见书,田律师也就找不到一展辩才的机会,“战事”悄悄结束了,卢祥感到一种莫名的寂寞,他预感到越是表面上,就越快对他的拆旧建新宅行为作出行政处罚。

王队长走到田律师面前说:“田律师,周局长想听听你对这个案件的意见。”说完把田律师带去周局长办公室。

卢祥不知怎么回事,又不敢走,就下到一楼大厅坐在冰凉的铁凳上等候。好在领导都很忙,周局长没有与田律师谈很久,约莫过了半个小时,田律师也从一楼电梯走出,左肩挎着黑色大皮包,招呼卢祥离开自然资源局,坐上他的越野车,向律师所驶去。

到了律师所坐定,田律师从黑皮包里拿出一个档案袋,说:“周局长说,这是不久前你在领导接待日,找政府部门要求批准拆旧建新宅时,遗落在他桌位的档案袋,现在归还给你。那时他是区政府办公室副主任,管农村住宅建设。”

卢祥打开档案袋,看见里面的一万元人民币原封未动,心想,周局长不收礼,事情就更无望了,马上皱起眉头,愁苦的乌云飘上了脸庞。

田律师见状也不问,他没打开档案袋,也猜得到里面装的是钱,卢祥还能有什么材料要交给当时的周副主任?

田律师说:“该批的还是会批,要等待就是了。你未批先建是不对的,建住宅要有正式报建手续,否则城乡建设管理部门可以以违法建筑的名义拆掉你的新建住宅,自然资源局也可以说你未经批准,非法占用土地建住宅,责令你退还非法占用的土地,限期拆除在非法占用的土地上新建的房屋。我帮你,只能维护你的合法权益,并不是连你错的也要维护。

“那我不是毫无希望了?新建的房屋被拆定了?”卢祥一面无奈地,同时两手手心在胸前向上一翻。

“不一定。我在周局长那里,把你的情况说清了。说你的《申请表》是用地与报建的双重申请,已申报到镇一级的建设管理所和国土管理所,刚在听证会上交了这个表的复印件,周局长也清楚你的事,并说因各种原因导致这类申请的审批时间过长。我还告诉周局长,他们查处这个案,某些程序没有做对,比如巡查、立案、证据不充分,认定事实错误。一旦受处罚人提起行政诉讼,他们有败诉的可能。这点也不能全怪他们,你没有把《申请表》给他们看,没有说清申请过程。现在回去等候处理吧,或者向你下达《行政处罚决定书》,或者撤销案件。

“那就只好回果园去等了。”卢祥习惯把他的承包山地果园”。

一个月后,卢祥没有等到自然资源局的任何消息,却被区政府工作人员告知,他拆旧建新的《申请表》上的请求,得到了政府部门的批准。卢祥在第一时间打电话给田律师,告知喜讯。田律师说:“祝贺,祝贺!我解脱了,下来的事你会办了,不用我代理了。你要把区政府批准的证据拿到自然资源局去,他们就不会责令你退还土地、拆除新建的房屋了。祝新居早日落成!

“谢谢!到时请田律师为我新居落成剪彩,喝几杯喜杯。”

“一定去!先谢了。”

卢祥不知的是,田律师通过周局长请区政府办公室的领导,给卢祥的申请特事特办批准了。

 

 

2020827

 

作者简介  :

谢栋宇,1957年生于广东省连平县,广东省作家协会会员,惠州市作家协会理事、市小说学会副会长,职业律师,现执业于广东东维律师事务所。  1979年开始在报刊、杂志发表小说、散文、诗歌,创作题材广泛,知青题材作品有:散文集(含诗词)《梦里青山依旧在》、长篇小说《大山重重》及散见于省、市报刊的散文、诗歌、短篇小说等。

 


(编辑:作家网)

上一篇: 酒鬼传奇

下一篇: 夜光杯

  总访问量:178877  当前在线: 110784
中国自然资源作家协会主办 ICP/IP备案号:中国自然资源作家协会主办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学院路31号 邮编:100083 电话:010 6655 4693 传真:010 6655 4693 主编信箱:536265197@qq.com QQ:5362651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