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找回密码  
 

月牙泉的真诚歌者

发表时间:2021年03月16 作者:李犁点击:106次 收藏此文

(读后感)

月牙泉的真诚歌者

——读长篇纪实文学《永远的月牙泉》

李犁

 

捧起秦锦丽陈廷一作家的新著——长篇纪实文学《永远的月牙泉》,我内心潮热,一股温暖在心底澎湃。喜欢这个意味悠长的名字:永远的月牙泉。作者希冀,物质形态的月牙泉生命永恒,文学艺术的月牙泉永远不朽。

开篇作者唱着“花儿”让人醉:月牙泉打天上掉下,大雁么飞过来照哩;黑风头打天上吹下,沙山么围过来抱哩;那明镜一夜间碎下,泉水么一圈圈少哩……

读这部关于月牙泉生态治理的纪实文学,透出满满的浩然之气。秦锦丽是一个风格独具魅力的作家,像一只在深邃的天空中翱翔的白天鹅,聪慧而又端庄善良,多年一直笔耕不辍,之前出版的散文集《月满乡心》,就让我镌心铭骨。她总是抛出犀利的灵魂拷问,让我甘愿夜下静读和深思。

作者通过实地采访,了解那些关心呵护月牙泉的人和事,他们离乡别土,匍匐于月牙泉边,呕心沥血。她内心翻腾着挚爱和感恩的火焰,告诫自己必须承担起一个作家的责任与使命,抢救性挖掘历史资料。为了采访当事人,她的足迹踏遍大江南北,边写边调查,边调查边修改,可谓是煞费苦心。硕果总是属于辛勤耕耘的人,她终将这部厚重的长篇纪实文学《永远的月牙泉》呈现给读者,也把一个严峻的问题——敦煌的生态,提溜到人们面前。

《永远的月牙泉》围绕月牙泉乃至敦煌的生态做文章,全书分为上篇、中篇、下篇,分别是告急、拯救、新生。每篇的标题不落俗套,非常醒目。文章小说式递进,散文式语言,布局合理,每篇都有一个引子,从而让文章锦上添花。我尤喜上篇引子,精心安排艺术结构之余不乏细腻的处理。作者初会月牙泉,夕阳下的月牙泉绽放出唯美的瞬间,千年不枯的神秘,给作者留下美好印象,作者与月牙泉面对面对话,与心灵对白,也给读者空灵的意境美。“踏着夕阳的余晖,神奇的月牙泉和日思月想的鸣沙山,出现在我的面前,泉和山都沉浸在晚霞的光晕里,像镶上了一层熠熠生辉的金边……”

文中呈现的,有在月牙泉洗澡嬉戏的乡亲,有长期管理月牙泉的工作人员,有地质专家,有背后的决策者和投资者,也有北京高层领导人,纵横交错,都在作者设定的时间、地点中有序地走出来。通篇出现的人物错综复杂而相互联系,盘根错节,为治理月牙泉竭尽全力,尤其彰显出地质人殚精竭虑的奉献精神。

上篇“告急”中,初治月牙泉。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开始,治水、治沙、治貌。开篇直奔主题,月牙泉濒临消失,圣泉告急,抢救月牙泉迫在眉睫,撕裂式的呐喊,力争产生一种吸引力和震撼力,倒叙式回忆来铺垫月牙泉的前世今生。在描写中如同撒开一张似雾似纱的大网,诱导读者的好奇心,让读者探究的目光盯住这张大网里究竟网住的是啥稀罕宝贝。

风起云涌,大地悲歌,月牙泉附属房屋古迹在一场浩劫中荡然无存时,让人肝肠寸断。月牙泉面临枯竭,原因多样,过度取水,也有大环境的因素,随之而来的是鸣沙山和月牙泉周边环境恶化。于是人们意识到月牙泉的危机,为筹到治理资金到处化缘,四处求救,他们的心态、形态、思想都在作者笔下鲜活起来。“街灯下,他形单影只匆匆赶到火车站售票窗口,一问没有了座位票,他是全程站着回到了敦煌……”这也是爱泉人士强烈的群体行走。

中篇“拯救”中,从最初浅显的地表治理不见成效后,地质专家把目光投向神秘的月牙泉深处,演绎出一串串精美绝伦的科学拯救大片。这就是地质人用专业的眼光剖析月牙泉病根,月牙泉病了,水没了,折射出人生就是不断的与自己博弈。作者善于让一个问题对峙一个问题,治理月牙泉的人比喻成拿手术刀的医生,对月牙泉号诊把脉,分解、解剖、再分解,给以层次感,抽丝剥茧,让核心闪现出金子般的光芒。这篇最为精彩,突出地质人砥砺奋进的精神,抓住了每个人物的闪光之处,写出了人格魅力。

作者善于细节描写,细节的美丽是通篇的炫目之处。如:“……为布设月牙泉勘探孔孔位,穿越了月牙泉方圆几十座大大小小的沙山,他们的脚印踩了埋了,埋了踩了,汗水一淌,即刻被沙子舔了……” 作者把激动人心的事件通过场景描述,结合史料进行文学艺术再现,具有丰富的生活积淀和历史穿透力,把与月牙泉相伴的鸣沙山和周边的茫茫大漠点缀得光怪陆离,也把人物的精神世界淋漓尽致地演绎。

下篇“新生”,经过不懈努力,月牙泉终于睁开清澈的眼睛,重现沙水共生的自然奇观,目前已被“丝绸之路生态文化万里行”组委会设为敦煌生态文化地标。如果布置不当会当成一册枯燥的记账簿,而作者具有概括力和气魄,处理得恰到好处,顺理成章,成为点睛之笔。

《永远的月牙泉》的文学出彩之处,是一部保护月牙泉的群英谱,是围绕月牙泉的水位下降乃至几近枯竭的情况下,月牙泉保护与治理背后不为人知的故事。是作者向社会发出的一声长啸:鸣沙山已经哑了,月牙泉靠应急治理存活,黄河连年断流,塔里木河水资源枯竭,西南岩溶区水土流失造成石漠化严重……人们呐,青山绿水才是金山银山,才是人类永远的福址!

秦锦丽从事自然资源新闻工作多年,耳濡目染地质人、国土人的坚韧与豪迈。她有着聚焦现实的眼光,忧患生态的胸怀,有几分作家的坦荡、几分记者的正气,还有几分女人的柔情。她有理由成为文坛上不可忽视的实力派作家。

好文章的影响会极其深远。正如《永远的月牙泉》带给我们的启迪与思考,引起的对大自然万物的敬畏,引起的人与自然的哲学反思。只有匍匐于月牙泉的人,才对月牙泉生出无限爱怜和担忧,她是月牙泉的真诚歌者。

 



(编辑:作家网)
  总访问量:178878  当前在线: 110785
中国自然资源作家协会主办 ICP/IP备案号:中国自然资源作家协会主办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学院路31号 邮编:100083 电话:010 6655 4693 传真:010 6655 4693 主编信箱:536265197@qq.com QQ:5362651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