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找回密码  
 

无法表达的爱

发表时间:2021年04月06 作者:一生有你点击:74次 收藏此文

无法表达的爱

韦选胜

一直想为母亲写些什么,要不然心中总觉得内疚和不安。曾经写过很多散文记录过很多人和事,唯独忘了母亲。母亲从不曾要求过我什么,也不曾抱怨过什么,但我心中却总是浮现她期冀的目光……

从我记事起,母亲总是默默地做着家中一切大大小小的家务,所以我一直都以为母亲并不像父亲那样爱我,她终日忙忙碌碌,作为这个家的主妇,她只是在做一切她应该做的事,是沉默的、平凡的。

小时候,因我家地处穷乡僻壤,上小学要到离家5公里远的村小读书,母亲那时不论严寒酷暑都送我去上学。傍晚时分,家门前昏暗的灯光下,映出母亲焦急等待的一张脸,母亲的头发被风吹起,在凌乱中飞舞着,母亲眼望路口的目光专注而急切,直到远处出现我的身影,母亲才长长地舒出一口气来,脸上绽开放心的笑容,轻声地对我说:“回来了?”然后和我并肩回家,那情那景现在回想起来真有说不出的感动,而当时我居然无动于衷。

在这种默默的爱意里,我一天天长大。在岁月的脚步声中,在母亲的呵护下,我考上了师范学校,这是母亲一生最高兴的一件大喜事。去学校的那天早上,母亲用背箩背着我的行李,在那条通向乡里的崎岖小路上蹒跚行走。那天早上,我从侧面看了一眼母亲,母亲为了我的学费又瘦了许多,那布满皱纹的额头上汗水淋漓,日益削瘦的身躯弯得像一张弓。我的内心一阵阵酸楚。我们走了两个多小时才来到乡里。车来了,母亲一声不吭地把一切行李安排妥帖后,就下车站在车窗旁默默地看着我。车开动了,一直沉默的母亲突然说:“到学校后要自己照顾好自己啊!”我一下征住了。当我猛地回醒,要与母亲说上几句惜别的话时,母亲瘦弱的身影已远离我去,在向我挥挥手,直到变成一个小黑点,被汽车掀起的漫天灰土裹住。那一刻,我落泪了……

当我带着深重的心情走进师范学校的大门时,母亲又回到了家中,开始重复着她沉重的家务农活,开始筹备我读书的各项费用。

有一年农忙时学校放了几天假,我回了一趟家。刚踏进家门,大雨滂沱,粗细结网的雨丝遮住了人的视线。弟弟说母亲还在地里劳作,叫我送雨具给她。我踩着坑坑洼洼的泥路,朝母亲耕种的地里跑去,雨将我浇湿了一身。赶到地里一看,母亲仍赶着那头已耕作多年的老水牛在冒雨劳作,早已湿透的灰蓝外套紧贴在她身上……我一阵心酸,疾步上前,给她罩上雨衣,嘴里责备地说,看着下雨了,也不躲躲。母亲仰起头,憨厚地一笑,说,没事。倒是你,你别淋坏了身子,影响了学习,快回去吧。我愣住了,深深的愧疚涌上心头来,我不知道我脸上流着的,是泪水还是雨水……

毕业后,我如愿以偿,到外村当上了一名教师,家里条件也比以前好得多了。每到周末或节假日,母亲就准备好一桌丰盛的饭菜,站在阳台前向路口张望,盼着我的到来,就像当年盼着我放学回家一样。

母亲对我的爱,像枝上的花儿在平凡普通中默默散发芬芳,久入芝兰之室的我不知其香。

如今,当我也为人父母时,我终于体会母亲良苦用心,但由于常年的劳累奔波,母亲的头发已经染霜,繁重的家务与扶老携幼的生活使母亲那张脸上不再有年经的容颜,只剩下一脸的憔悴,一手的老茧,一腔的苦楚,一颗不堪负重的心。即使我满含深情写再多的文字,也无法表达我的愧疚和母亲的爱。唯愿能把感恩之心兑换成行动,用心用真诚去滋润母亲衰老的心。


(编辑:作家网)

上一篇: 云南版纳游记

下一篇: 走进那绿色的雾

  总访问量:178878  当前在线: 110785
中国自然资源作家协会主办 ICP/IP备案号:中国自然资源作家协会主办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学院路31号 邮编:100083 电话:010 6655 4693 传真:010 6655 4693 主编信箱:536265197@qq.com QQ:5362651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