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找回密码  
 

你是我心中那座永远的山

发表时间:2010年12月25 作者:林四海点击:299次 收藏此文

   父亲老了。
   这次回老家,第一感觉就是父亲明显的显露出从未有过的苍老了。席间吃中饭的时候,父亲微微颤颤的招呼着我坐下,对我儿子说:“小立儿,去把爷爷床底下有一瓶西凤酒拿来,今天让你爸爸陪爷爷喝一盅儿。”我用眼神制止了儿子,对父亲说:“爸,今天咱爷俩不喝酒了,你还在吃药呢,下次回来陪你。”父亲的脸上露出了淡淡的失望,瞬息又笑嘻嘻的说:“好,不喝,不喝,那就吃饭吃菜。”父亲患上帕金森综合症已经有三年多了,手脚总是不停使唤的抖着,医生再三的嘱咐他尽量少饮酒。不喝酒的饭桌上显得有些沉闷,只听见父亲拿着筷子的颤抖的手敲击碗边的声音,滴滴答答的,听得我心里酸酸的。我夹了一筷子菜放到了父亲的碗里:“不着急,慢慢吃,你的手经常锻炼锻炼就会好起来的。”儿子在旁边懂事地说:“爷爷,我给你拿个小调羹吃饭,就不要用筷子夹了。”父亲抬起头有些难为情地对我说:“你瞧,老了就不中用了,让你们回来一趟吃个饭也不安生啊。”
   看着父亲有些花白的头发,我的眼睛有些湿润了。在父亲的身上,我已经再也找不到一丝一毫当年那个意气风发的父亲了。父亲是下放知青,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下放到了农村,做过贫代会的主任、生产队会计,后来落实政策安排到了商业部门,九十年代初期又进入了下岗职工的大军行列。不甘心的他没有等天靠地,也没有向政府伸手,自己租了个店面开了个日用百货店。按照政策退休以后,他依然没有能够闲下来,还是惨淡经营着那个店,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自己给自己找一点乐趣。记得小时候,父亲常常喜欢让我坐在他的自行车大杠上,到哪儿都带着我,带我去他的门市部,带我去生产队的场上看露天电影,带我去街上的老浴室洗澡。那个时候,父亲是那样的年青,穿的衣服一尘不染,蜷缩在父亲的怀里,常常觉得父亲是那样的高大,之于我仿佛就是一座雄伟的山,给我安全感,给我温暖。常常总幻想着有一天自己也会长大成父亲的样子。可是,等我长大的时候,等我有了自己的孩子的时候,父亲却老了。
   看着父亲努力的用小调羹一勺一勺地吃着饭,举止是那样的蹒跚迟缓,甚至有点滑稽。回想小时候,我就是父亲这样用小调羹一勺一勺的喂大的啊。父亲,这就是我现在的父亲啊,用毕生的心血供养了我的父亲啊。心头闪过一句话:“子欲养而亲不待”。我埋头吃着饭,有咸咸的泪珠滚落下来。
父亲,不老的父亲,我以后一定会常回来看看你,因为,你一直就是我心中那座永远的山。



通联:江苏省东台市五烈镇国土资源所
电话:0515—85420042
      (0)15358205599
邮编:224217
邮箱:linsihai419@126.com
(编辑:作家网)
  总访问量:79078  当前在线: 10985
中国自然资源作家协会主办 ICP/IP备案号:京ICP备11028287号-1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复兴门外大街1号 邮编:100860 电话:010-68046807 传真:010-68046807 主编信箱:536265197@qq.com QQ:5362651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