惟有诗歌益抒怀

发表时间:2018年07月04日 作者:路广照点击: 收藏此文

                    惟  有  诗  歌  益  抒  怀
                    ——编辑《新世纪贵州地质文学丛书•拓荒人的新时代》诗歌卷有感


                              诗言志,歌永言,声依永,律和声。

                                       ——《尚书·尧典》记舜

自《诗经》以来,中国传统诗歌流变为骚体、楚辞、古风、乐府、散曲、有韵词赋、近体诗词、乃至对联短句,自是一脉相承。但最为讲究民族精神存在之本质与体现母语韵味之特质,当属诗词、歌赋。随着诗歌尤其是古典诗词逐渐走出隆冬,迎来了新时代的春天,各地、各单位、民间团体的诗词兴趣小组及刊物不断地涌现出来,可谓是“忽如一夜东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

中国是诗歌的国度,上起帝王将相,下迄草民百姓,皆可为诗。诗歌是大众化的文学,比小说更为普及,无时无地吟而歌之,喜悦哀怨诵而赋之。诗歌是一种精神的存在,此存在包含于人类一切真善美之中。

何为诗之美?古人三句话足以涵盖——一为孔子《论语》:“诗三百,一言以蔽之,曰:思无邪。”;二为刘勰《文心雕龙》:“诗者,持也,持人情性。”;三为王夫之评李白诗:“语近情遥”。著名诗人艾青也曾说过,诗歌乃是“文学之文学”、“文学之顶峰”。

地矿文学的兴起,许多文学爱好者逐步迈入诗歌神圣殿堂,为地矿文学领域带来新气象。其中一大批中青年诗歌爱好者逐渐成为创作与研究的主体,此可谓“长江后浪推前浪,一辈新人胜旧人”。

大凡诗歌,或写景或抒情或表志、或怀古颂今或生产生活,皆存有借景抒情、间情表志之目的。

本卷收录了资深大家欧阳黔森及地矿文坛重点作家、骨干作者及后起之秀共六十三位的二百六十余首诗篇及诗词理论研讨文章,诗篇重点选取了颂歌党和祖国、展现地矿人风采、追古启今、描景抒情表志等内容;选取了近些年来贵州地矿建功庆诞、抗旱找水、旅游资源普查、精准扶贫等一系列重大事记,确为贵州地矿文化史的剪影素描之留存。

贵州地矿诗歌这朵仙葩,从山中来、到山中去,以朴素而不华丽、直言而不炫耀的句章走入了贵州及至全国的诗歌艺苑,在省内乃至全国各刊物、网页等媒介平台中欣然绽放。欧阳黔森、张子原、平中凡、拓石老师的诗歌早已在全国文学媒介乃至国土资源作家网等媒体及贵州省历届新长征作品评选及各类大赛中得到专家赞赏并被读者所捧读;陈跃康、龚章河、陈刘芳等诗人作品一直以主力诗作之态势,琳琅满目地陈列于各类诗坛,并在贵州诗人李发模先生为顾问的《荒原诗人》平台陆续刊载;何毓敏、欧德琳等诗作家贴近地矿、发声地矿的诗歌作品响彻内外诗刊;王琴、林小会等诗作者直视自然、感受风情、陶然自我之意境更是令人有品茗饮酿之醉意。

纵观贵州地矿诗人之结构,创作人员已形成三代同堂、接力相传的局面;横览贵州地矿诗歌之形式,由现代诗见长而逐步涉足于乐府、绝律、词牌、散曲、汉俳短句等古体、新体有韵诗词的行列。

本卷收录的欧阳黔森老师的《那是中国神奇的版图——岛之曲》是继2000年贵州局出版的大型丛书《高原拓荒人》中同题之续篇,拟人化地重彩描绘了祖国的几大美丽岛屿;平中凡老师的《地质诗篇》以地质钻探的人、物、情、景为线索,勾勒了一幅壮美的地质画图;陈跃康先生的《领袖赋》、《叩访苟坝》以党的领袖及党的历程为写点,歌颂了中国共产党的英明伟大;欧德琳老师的《凝聚高原的梦想》以贵州地矿局局徽为描写开篇,颂扬了贵州地矿精神与价值;张建文先生《地质生涯诗话》用格律诗及古词的形式概述了一家三代地矿人的昨天、今天和明天;八十余高龄的徐效质老人一组《地矿离退赞地矿》,表白了赤心忠诚于党的恒久誓言;林小会诗人的《地理诗歌》以行政区划地址为结点,陈述其各自的风土人情、物化特产;丁海波,一个身残志坚的诗者,如在其《我的梦》所言:我的梦啊!让我艰辛的人生,永远……永远不言放弃!

后起的中、青年诗人,由当初未敢涉入诗歌领域到如今“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之新蕾竞相绽放,文学前辈亦以继承有后、后浪推前而可释怀之。周丽娜的《记住这个日子》以纪念贵州地矿局建局六十周年为素材描述了贵州地矿局六十年来的贡献和拼搏、肩任与担当;解先玲、邹素、严梅等诗词作者敢向古词试笔,后生可畏;叶跃兰的《我是一只蚂蚁》,以小我之观而表大我之念:这么大,这么圣洁的世界,能容纳我的渺小,而且让我的渺小放发出光芒,我心怀感恩。

子曰:“古之学者为己,今之学者为人。”为诗者,首在悦于己,而后悦于人。悦于己者,必无功名之想,故能成其大,行之至久矣;悦于人者,得于行家里手修正指导,枝伐臃割,而后达愈加悦己之功效,传之弥彰也。而今网络之便捷,传道授业、聆听遵从亦可在瞬间完成,即修即改之迅速,不亦乐乎哉?!

前人论诗,有“诗不厌改”之语。诗人性情所致,感发而为诗,后多有颇不满意之处,必几经改之。改诗苦于改文,常为一词一句、一平仄一韵脚,反复搜肠刮肚而推之敲之,润色补气。

生命不息,吟诗不绝;作诗不已,改诗不辍;效古比今,弃诗不悔;此三者亦为诗者之心境焉。

贵州地矿诗歌好者,风格迥异,种类尤繁。工余饭后、旅间途中,字里行间推敲不休;诗稿互为传递,悦以修阅。无不以共同繁荣贵州地矿文化之目的而悉心请教、不耻下问,传帮带之风业已盛行于地矿文坛。

读万卷书行万里路,皆为诗文而生。抒万有皆空之志;作言情怀志之诗。自我沉浸,不受利欲蛊惑;醒世顿悟,便知人世艰辛。洒抛名利之贪心,尚可能抚膺以啸;求字里行间如意,携二三诗友畅襟。天降宋玉,屈子九骚有余篇;骚客满腹,浮生沧浪以长吟。

诗歌卷作为新世纪贵州地质文学丛书之结构必要组成,更加充实了贵州地质文学的内容与表现其音色之圆润、形体之隽美。五官其正不能缺其眉,身行其健不能少其姿,愿贵州地矿诗歌这朵仙葩在文化自信与传承中绽放得愈加灿烂。

                                                  普彤居士2017年11月19日午时拟于娄山关隘谷间


(编辑:作家网)

网友评论

 以下是对 [惟有诗歌益抒怀] 的评论,总共:条评论
 总访问量:
中国国土资源作家协会主办 ICP/IP备案号:京ICP备11028287号-1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羊肉胡同甲三十号 邮编:100034 电话:010-66557885 传真:010-66557885 主编信箱:536265197@qq.com QQ:2796499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