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回军营

发表时间:2018年08月01日 作者:王兆江点击: 收藏此文

[散文]:                                梦回军营

    每年的八一建军节来临时,离得远的战友们相互之间都会打个电话问候一声,或者通过微信送来节日的祝福;而离得相对较近的兄弟们,则三五成群招朋引伴,选择一个地方无论乡下抑或闹市,坐在一起聚一聚,聊一聊,一壶老酒,一声兄弟,重拾当兵时的那段青葱岁月,一起回忆那段美好的军旅生活。蓦然回首,已散落下一地芳华。

    八一建军节,对我们军人来说,无论是现役军人还是我们这些脱下军装的老兵,都是一个特殊的节日,一辈子难以忘却的节日。军装虽已脱下,但是骨子里流动的还是当兵时的热血;激情虽已不在,但报效祖国服务人民的思想依然在我心中。冲锋的号角不停地在耳边回响……

     时光如白驹过隙,转瞬即逝。我在部队服役整十七年后,伴随着部队军事改革的浪潮,我恋恋不舍得脱下这身军装,转业回到地方。转眼之间,仿佛还在昨天,十个春夏秋冬已抛在了历史的车轮后边,只留下一道道难以磨灭的印记。十年来,经常在梦中,一次次回到军营,体味在部队期间与战友们摸爬滚打抓训练,与兄弟们嬉笑戏耍参加集体活动,常常从睡梦中笑醒,那种刻骨铭心的记忆是我人生当中最美的风景。回忆将我的思绪带回到1992年的那个冬季,那时的我风华正茂、热血沸腾,在“好男儿当兵去”保家卫国的思想指引下,我从胶东半岛的一个小山村,应征入伍来到浙江金华空军某部新兵训练团一个小山头。原以为会从北方农村来到南方都市,能够长长见识,开阔一下视野,没想到却被关在一个封闭式的山坡军营中,心里的落差可想而知;原以为来到南方天气会温暖一些,没想到这边的气候却是又冷又潮湿,北方的亲人们冰雪纷纷,我们却在南方的阴雨中体验着霏霏细雨;来自五湖四海天南地北的战友们相聚在这里。一个不大的房间里上上下下满满地挤了十八个人,这里没有我们北方房间里的暖气或者是煤炉,木床板上一层薄薄的褥子,晚上睡觉时穿着衣服钻进被窝里冻得人还直打哆嗦,好半天也暖和不过来;北方的包子和馒头不见了,取而代之是一天三顿大米饭。饮食不习惯,水土不服,是我们北方兵来到南方的第一道坎;从那以后,从早到晚,不是军事业务训练,就是队列训练,每天过的是“三点一线”枯燥乏味的军事化管理生活。有的时候白天训练,晚上还要站岗放哨;其他的军兵种新兵连训练是三个月的时间,而我们却在这艰苦的岁月里渡过了八个月的漫长时光。正是这段辛苦经历,为我在部队的成长进步奠定了坚实的思想基础,从那以后,“以苦为乐、以连为家”的坚定信念支撑着我一步步走向成功。

    新兵连的训练结束以后,我被分到作战预备梯队,主动向部队政治机关请缨,到基层去,到艰苦的地方去,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去,我先后来到高山和边防海岛一线艰苦连队锻炼自己,磨练人生。屈指算来,十七年的军旅生涯,我先后有近十年的时间工作在艰苦连队的环境中,为部队的现代化建设作出了自己的贡献。后来通过自己的不懈努力,我考上了军事院校,毕业以后提拔为军队干部。当战士期间,连年被评为优秀士兵;进入机关工作以后,多次被评为优秀机关干部,获得三等功二次;任连队主官期间,把一个多年与先进无缘的连队,带入到先进连队的行列,记载入连队光荣册的历史中。这些成绩取得的背后,得益于那段艰苦岁月给我带来的丰收和喜悦。《孟子·告子下》中有这样一段发人深省的语句:“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增益其所不能”。可见,吃苦,也是一种资本。

    几回梦中,再回军营。记忆中昔日低矮的“干打垒”石头房,已变成了新建设的三层楼房,唯有食堂门外的那棵胳膊粗细的柳树,已长成二人环抱的参天大树;训练场上,虎虎生威,杀声震天的训练场面,一个个陌生的面孔却不见以前熟悉的面容;走进营房里,不变的是洁白床铺上叠成“豆腐块”的绿军被,床铺下摆成一条线的各种式样的鞋子,仍然是那么熟悉,那么亲切……有战友的牵挂,让我忘却了平时工作的繁忙和紧张;有军营的地方,就是我心中景色最漂亮的地方。

                                     (谨以此文献给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91周年纪念)

作者:王兆江     单位:招远市国土资源局


(编辑:作家网)

上一篇:心如柴,木偶成堆

下一篇:找厂历程

网友评论

 以下是对 [梦回军营] 的评论,总共:条评论
 总访问量:
中国国土资源作家协会主办 ICP/IP备案号:京ICP备11028287号-1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羊肉胡同甲三十号 邮编:100034 电话:010-66557885 传真:010-66557885 主编信箱:536265197@qq.com QQ:2796499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