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子熟了

发表时间:2018年09月26日 作者:黄信众点击: 收藏此文

                  李子熟了

                                              作者  黄信众

一、

“咣当”一声,一只铁皮易拉罐被踢飞起来,落在马路牙子上,又“当啷啷”滚了几下,停住了。林飞走上前,抬起脚,恶狠狠的踩扁了罐子。从乡政府回来,这一路上,他就是这么踢着这只罐子走回来的,眼看就要到家了,他终于下狠心踩扁了它,像是找到了什么主意,或是下定决心了。推开门,陈会计已经在堂屋里坐着,正与媳妇魏晓晓在聊天。

“怎么样,社会上的传言是真的吗?”陈会计一见到他,劈头盖脸就是一句。

“唉!”林飞叹了口气,“是真的,两劳释放人员,今年不能作为村委提名候选人。”

“这......,”陈会计一时语塞,再说出来的话有些显得义愤填膺,“难道关过牢狱的人,就一辈子被剥夺了政治权利么。”

“哎,有什么大不了的 ,一个芝麻大点村官,谁稀罕呢?”魏晓晓撇了撇嘴,轻轻地吐出一片瓜子皮来。

“嫂子,你可别小看我们的村官,多少人眼睛盯着呢,前些年,邻村的二狗子不是因为选举还花了钱买选票,据说一张选票二百五十元钱啊。”陈会计说。

“你一个老娘们懂个屁,瘦猴,别跟她扯那些没用的,快给我想个办法。这个月底就要上报候选人了,你看村里谁是适合的人选。”林飞瓮声瓮气地问。

陈会计不假思索地应答道,“除了你,村里再没有合适的人选了,我看先拖一拖,说不定上头会有新的文件精神,到时候又是你。”

“问题是我们不主动提出人选,别的村民小组就会另有提名,到时候大家因为熟人关系,抹不开面子,那不是白丢了好时机,赶紧的,实在不行就你来。”

“我就别提了,单单计划生育这一关就被刷了,你不记得我家三娃的户口是怎么落的,一旦出来选,别人还不把你查个底朝天。”陈会计摇摇头。

“总得是自己人,这些年跑的关系,打下这么好的基础,就这样白白送给人,得有多可惜。”林飞说。

陈会计挠了挠头,眉头一皱,说,“要不,让嫂子来怎样。现在不也是提倡妇女能顶半边天嘛,国外还有好多女总统呢。”

魏晓晓刚才在堂屋被林飞抢白了一句,这会儿正在里间玩手机游戏,听到外头正讨论着村民人选的问题,还提起她来。自己心里一动,便又走出来对林飞说,“还真是个好主意,我看今年就提我做候选人,看他们能把我怎样。”

林飞知道自己媳妇平时的做派,为人热情,作风泼辣,最主要的是政治清白,老岳父以前还是乡管干部,在乡政府里人缘也不错。自己平时做事不公道,还是魏晓晓出面帮说道说道,这才有大家伙们对他的信任。眼下,由于以前自己砍伐木材被收监的丑事,又被挖出来,连候选人都不让提,让她出来倒是个好主意。只是,村里的人会不会说他们把村委会当做是自家开的“夫妻店”。还有,媳妇当村官,别人会怎么看自己呢。

“瘦猴,这个候选人提名还是由你出面,和几个村民小组的主干商量一下,能提我媳妇当然好,不行,也不要勉强。后面还有好多事呢。”林飞掏出烟来递过去。

陈会计接过香烟,随手点上,应声道,“你们夫妻两再合计合计,我这就去找村老人会几个老头子说,没有这几个老家伙支持,还真搞不定。”

二、

林飞和陈会计所在的村有两大姓,就是林姓和陈姓。两姓之间相处和睦,而且互有姻亲关系,村两委的组成也是势均力敌,不分上下。基本上是村主任由林姓的人担任,村支部书记由陈姓的人担任。除此之外,还有两个很有权势的团体,就是宗亲会和老人会,林姓的宗亲会是辈分最高的林飞父亲林文贵做会长,老人会则是陈会计的二大爷陈有财。

这些天,陈有财正一个人住在陈家的祖屋里,并不是儿孙辈不收留他,而是自己放心不下祖屋后面山坡上那一大片李子。眼下,正是李子收成的季节,往年这个时候,就有好多客商上门来收购了。可是,今年就没见过什么人来谈。这让陈老汉有些沉不住气,他知道,再过十天半个月,就是再晚熟的李子也挂不住果,不是掉了,就是烂在果树上。去年的收购价是一斤一块八毛钱,好的果子还能挑出来另外送到水果零售商那里卖个更好的价钱。而如今,眼看小暑节气过了,头伏天也开始了,左等右等不见人影。

太阳偏西的时候,他要趁着天还没暗下来之前,再去山坡上走一趟。一则是捡一些掉在地上的果子,二是好在山头上看看远处有没有人来收购,如果是到了别人家的果园,他也可以去打听一下行情。东坡头已经晒不到太阳了,他出了门就往东走。没几步就远远看见有个人急匆匆地往他家来。

陈有财收住脚,站着原地等这个有可能他是盼望已久的客商。来人远远地就招呼,“二大爷,又要上山啊,太阳都偏西了,您还是在家里呆着吧。我找您商量件事。”

“我说呢,老眼昏花地还以为是哪位客商找上门收果子。瘦猴精,今天是什么风把你刮来的。”陈有财说着话,并没有回家的意思,而是还往东走。

“二大爷,回去吧,你那点李子,我给包了,别发愁。”陈会计大包大揽的口气。

“你自家的李子还在山头上喂鸟呢,还包我家的,吹牛吧,瘦猴精,准没什么好事。有话快说,我还要上山呢。”陈老汉并不吃他哪一套。

“那么多的李子都挂在树上,就你的宝贵、值钱么,我私下告诉你,今年是因为中央环保检查督查得严,城里很多蜜饯厂都关门了,你发愁也没有用。”陈会计挡住老汉的去路。

“那怎么办,难道就这么看着果树上李子烂掉,你们这些当干部的怎么不向上反映,先收了今年的果子,再检查环保嘛。”

“有的,有的,据说县财政拿了一部分钱来收购,不能让果农受损,特别是我二大爷。”陈会计的嘴巴像抹了蜜。

“那敢情好,先上我家来收,准保没有一个坏果子。”陈老汉对自己家的李子很有信心。“可是,能有个什么价钱呢,至少也得一块五,雇人摘果子一天都要一百来块钱呢,再加上一些损耗的,本钱都不止一块三啊。”

“这你还算得过我吗,十三坎算盘挂在胸前,满打满算一块钱,都这时候了,你还想着赚钱呢,能保本就阿弥陀佛了,二大爷!”陈会计说着拍一拍胸脯,仿佛哪里真的挂着算盘。

“说吧,什么事,我们边走边说,我带你上我们家果园看看,还记得小时候,到山上偷摘李子的事吧,瘦猴精,青青的李子,又酸又涩愣是糟蹋东西啊。这一晃三十多年过去了。”陈老汉一提起往事就叹气,嗨。

“回家去,家里说话方便。”陈会计说着话,掏出烟来,“二大爷,抽一颗,顺顺气。”

说着话,爷孙一前一后回到祖屋。

陈会计担心的正是陈有财的老旧思想。果不其然,一提到魏晓晓做村主任候选人,老头子气不打一出来,愤愤地说,“不行,陈田村从来没有蹲着撒尿的人来把持,这让祖宗笑话。难道这么大的村子,就只有林飞一家子可以当村长么,实在不行,我们陈家的人上。”

陈会计反客为主,从大茶罐里倒出一杯凉茶,端送到老头子跟前说,“二大爷,话是这么说,可是我们村历来就是村两委一人一边做,要么是让林家的人出任支部书记,反正不能两边都由我们陈家的人做不是。”

“难道林家那边就没有别的人选了,非得来个女的。”老头子还倔着不松口,但口气和缓了许多。

陈会计趁势又劝说,“什么男的女的,眼下谁能帮我们村里的李子销售出去,谁就有能耐来当这个村长,你说呢?”

陈老汉有些将信将疑,“真有那能耐,我到没话说。”

爷孙两又杂七杂八地拉了一会儿家常,陈会计便起身告辞。陈有财目送着他眼中的瘦猴精出门,抬头望一望天边一朵乌云,自言自语,“这是要变天了么?”

三、

陈会计从陈有财祖屋出来,心里已经有了主意。半路上,他打电话给林飞,把陈老汉的心急火燎的事说了。但在电话里只点到为止,他知道林飞夫妻两都是极有主见的人,后面要办的事,自然会吩咐他去做。

果然,当天晚上林飞召集村两委开会,说自己有了李子外销的门路,要出门三、五天,各村民小组统计一下还未联系到客商的果农,将今年李子收成情况报给陈会计。

第二天,陈会计在村部忙了一整天,座机、手机轮流接听,回到家里还有外村的果农上门来打听情况,要他把自家的李子也列入收购的范围。

接下来的几天,按林飞在电话里的要求,陈会计带着魏晓晓到每个山头转了一遍,将各家李子分出上中下三个等级。第一站便是到陈有财的果园,他们要以此为标杆,确定等级。

陈有财熟悉自己山头上的每一棵李子树。今年是李子结果的 大年,再加上开春以来,雨水充沛,端午以后日照又足,一棵棵李子树上都挂满了青里泛红的果子。一大早,趁着太阳还未出来,他就往东坡头走了一趟。这会儿,已经吃过早饭,搬一张凳子,抽着旱烟坐在祖屋门口等着魏晓晓和陈会计。

魏晓晓由陈会计带着,来到陈家祖屋。未等陈有财开口,她就喊道,“二大爷,近来身子还硬朗吧,看你这精神头,可以上山抓老虎了。”

老人家本来是爱听这话,但陈有财今天心里有事,不接话茬,直接了当拉过陈会计就往山上走。一路上边走边说,“太阳都老高了,这会儿才来,先从西坡头上,那边阴凉些。”

这话听起来似乎没错,其实没道理,一会儿从东波头下山岂不是更热了么?陈会计知道其中奥秘,肯定是陈老汉东边的李子长势一般,他要让西边的好果子给他们先入为主的好印象。魏晓晓也知道这一点,两人相视一笑,跟着老头往山上走。

走出没多远,陈有财便指着左边那颗歪脖子李树说,“瘦猴精,你还记得小时候和林飞一起偷摘李子么,专门挑这颗好爬的上,吃一半扔一半,不知道糟蹋了多少李子啊。”

魏晓晓说,“老爷子没少操心吧,这班熊孩子。”

“你是不知道,那时候二大爷看到我们就跟见到仇人一样,操起棍子就打,拾起土疙瘩就扔,还放出狗来追,嗨,你看膝盖上的这个疤痕还是树上摔下来时磕破的。”陈会计说着,蹲下身圈起裤管来。

“那你可别赖我,要不是你跑得快,被我赶上了,不痛揍一顿才怪。几颗李子没有什么舍不得的,可是你们糟蹋东西,我可不让,那时候这些都是生产队的集体财产呢。”

魏晓晓边走边听他们爷孙两打趣说笑,自己顺手摘了几颗李子用随身带的卡尺、电子秤称量,一副很专业的模样。陈有财挑一些好的果子,塞给他们一个劲的要他们品尝。两座山头走下来,魏晓晓他们两人吃得嘴巴都张不开了,回到屋里再喝上一壶粗茶,肚子都撑了。

陈有财急切地要知道他们的评定结果,“怎么样,这果子要是去年来收,那是一等一的。”

魏晓晓心里有数,林飞告诉她,潮州那边的蜜饯加工工艺与本地的不同,他们对果子的要求并不高,分出个等级,只不过是谈价钱的一个借口,目的是压低收购价。

她把刚才摘下来的样品,摆在饭桌上,对陈有财说,“二大爷,我们自己来分一分,您是老专家了,由您来定,上中下三个等级。”

陈有财说,“按我说全都是上等,我的果子,村里没有人比得过。”

魏晓晓一听就乐了,“行,老爷子,就按你说的,这些全是一等品。别人家有不服的,让他们自己的李子说话。”

“那价钱呢?”陈有财最关心的就是这个。

“收购价得由林飞下周回来时与客商面谈,准亏不了您的,二大爷。”魏晓晓一口一个大爷,哄得陈有财合不拢嘴,就等着林飞早一天回来了。

四、

魏晓晓和陈会计从陈有财果园山上下来,就马不停蹄的走了几户有种植李子的村民代表家。一天时间就走完,也确定了收购等级,再由这些村民代表到各个果园里去分别评定。

魏晓晓不得不佩服林飞的安排部署,在还没有提出要提名候选人之前,就不动声色地把事情做到前头。果不其然,乡政府要求报候选人名单时,在陈有财的提议下,各村民代表纷纷署名推荐了她。

一周后,林飞带着潮州的客商来到陈田村,就在村部设立的临时收购点,让果农们将李子按照原先评定的等级分别装袋送来,上、中、下三等平均价格为一块五毛,比往年略低一些,但大家还是非常高兴,特别是几位村民代表,他们自家的李子上等普遍多一些,这样均价也就更高,全部算下来还比去年高一些。

八月中,村主任换届选举的时间愈来愈近了,别的村都还在明争暗抢。陈田村却早已有了归宿,大家都拥护魏晓晓。就连家里没有种李子的村民,也暗自佩服林飞夫妻两办事能力强,为人公道。宗亲会那边,由于林飞的辈分高,魏晓晓虽然年纪不大,小辈的人口中却是婶神婆婆的尊称,大家对此早已习惯,而且觉得选个婶婆当村长也亲切。

村主任投票选举的当天,魏晓晓准备一份演讲稿,她知道村民们最盼望的是什么,知道自己作为一个女性应该以怎样的形象为村民办事。在选举的现场,她高声地对大家说,“你们放心,陈田村绝不是我们林家的“夫妻店”,村里最大的决策权是在我们的村民小组手中,我只是你们选出来执行村民代表决定的“马前卒”,就像这次李子收购一样,我会急大家所急,公开、公平、公正地为村民们办事,但凡有任何烦心事,大家都可以找你们的婶婆诉说,拉家常唠嗑。”

会上,有个村民忽然站起身来问,“魏村长,那在你们家,是谁当家做主呢,我们的林飞老哥可不是一般的村民啊。”

这一个还没有坐下,另一个村民有高声说道,“晚上,谁上谁下啊?”一阵哄笑。

魏晓晓知道他们在开玩笑,并不与他们较真,也就半真不假地说,“有劳大家操心了,我们两口子过日子都有商有量,向来是他当家、我做主,不信你们可以去问他,至于夜里的事,那就不方便透露了。”

这一番话,既回答了村民的提问,又说得滴水不漏,不让别人有机可乘,拿他们两口子的事开玩笑,脸色亦庄亦谐,让人不禁心中佩服这新任的婶婆村长。


(编辑:作家网)

网友评论

 以下是对 [李子熟了] 的评论,总共:条评论
 总访问量:
中国国土资源作家协会主办 ICP/IP备案号:京ICP备11028287号-1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羊肉胡同甲三十号 邮编:100034 电话:010-66557885 传真:010-66557885 主编信箱:536265197@qq.com QQ:2796499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