痛楚

发表时间:2018年10月23日 作者:高诣钊点击: 收藏此文

    

    ——自古情权难两得。
    雕栏玉砌应犹在,只是朱颜改,问君能有几多愁?“愁?”我生在帝王家,从未尝过常人的辛愁滋味。可是,又有几人能懂得那“高处不胜寒”的痛楚无奈。
    茂苑城如画,阊门瓦欲流。还依水光殿,更起月华楼。这是万里江山如画、百姓富足、兵强马壮,那是金曦映着琉璃瓦。我轻手拍着汉白玉石阶,口中轻喃;“凤求凰,凤囚凰,谁求了谁的人?谁又囚了谁的心?”
    她胜雪凝脂般的肌肤、云雾远山般的眉黛、水波盈盈般的眼眸、晶莹粉嫩而又能巧会辩的小嘴都深深烙在了我心底。佳人相伴,夫复何求。可是有一日,她不再是我的了。目光渐沉直到发寒。我能给她荣华富贵,给她至上权势,她却变得那般恶毒!脚步竟在不觉中移向曾经深爱如今却避之不及的黄金牢笼。
    朱漆大门红得如血般喑哑,金色宫墙直逼得人心底发慌,青草还未来得及转黄就枯得倒地不起,昔日鲜艳的花朵也在尘土中凋落。映入眼帘的是一方紫檀雕花桌几,她在桌的一旁轻倚,倚在一块阳光怎么也照不到的地方。墨发如瀑,她没有梳妆,素面无饰,毫不掩饰她的美。刹那间,不甘与愤怒涌上心头,噎在喉间衍生出丝丝酸楚,终在口腔中聚成一团。我不敢动作,只怕伤了她。人生第一次,我知道了痛楚的滋味,人生第一次,知道了彷徨与无助。久久我在牙缝中挤出:“为什么……为什么背叛朕?!”

    她嘴角的微微抽动逃不过我的眼睛,是在讥笑我吗?我的付出、我的宠溺成就的终只是我一人的“独角戏”?
    我极力平静的凝着眼前的人,想将这一刻冻结,就让她被禁锢在我怀里,回神想抓住她,竟又觉得眼前人无比陌生。 

    “皇上都知道了,又犹豫什么呢?这便下旨杀了吧。”

    “朕给了你三千宠爱,至尊荣华,不想欲壑难填,你还有什么不满足?”

    “后宫佳丽三千人,三千宠爱在一身?皇上何曾真心喜欢过臣妾,君恩似流水,雨露何其多!我不过是你众多女人中的一个。宫里的夜长得不见尽头,冷得透心彻骨,你所谓的宠爱永远不会只是我一人的!”她的目光随着她的宣泄不再那么冷冽,尽是委屈、可怜之色。我清楚的感觉到记忆开始回转。
    “沾衣欲湿杏花雨,吹面不寒杨柳风。昔年官家有女眷在杏林间迷藏,贪玩无忧宛若云雀,不慎跌入朕怀的可是你?芳菲歇去何须恨,夏木阴阴正可人。梧桐树下与朕对弈,曼若解语花帮朕清心排忧的可是你?银烛秋光冷画屏,轻罗小扇扑流萤。是谁许诺了朕为朕做萤火灯?又是谁在月下霓裳一曲,许诺只为朕一人而舞?草枯鹰眼疾,雪尽马蹄轻。我们曾在银色的林间狩猎,也是在雪天里立下了海誓山盟啊!”我挑起她的下巴,让她离我更近一些,她的眸子又像当年我初见她时那般热烈了。

    “皇......皇上还记得吗,还记得臣妾与皇上吟的诗,还记得多年以前只有皇上和臣妾在一起的点滴?”

    “朕从来都没有忘记过。”一见她这般悔恨摸样,我的心理防线和那许久酝酿出的决绝之心彻底崩塌。她悔过了,我为什么不能包容她呢?

    “只要你向朕认错,朕恕你私相授受之罪,就当是什么也没发生过可好?”我想,我的真心她一定看得到,她一定会答应我的。
    见她神色释然,我竟莫名心慌。“皇上,人既已位高权重,就别再指望有多少人会对你忠心。终是我对不住皇上,今世缘已尽,来世再相守!”但听一声闷响,她在我面前倒下。
    我失了一个人,丢了一颗心。
    昔年是柔肠九曲,风花雪月。今年是高楼弦断,杯倾画冷。我命人烧了她的宫殿,转身看着焦黑的空荡,往日温情早已远逝。回身看紫阙巍峨,眸中净是凌冽。
    她带走了一颗属于恋人的心,成就了属于帝王的杀伐果断、威仪天下。
    庭前月胧胧、水涟涟、草离离、花妍妍。轻倚紫檀雕花桌几,独饮一壶。风寒无人暖,玉碎不再还。“人既已位高权重,就别再指望有多少人会对你忠心!”故音迢迢入耳,这是帝王的痛楚。

                                                             定稿于2014年7月


(编辑:作家网)

上一篇:旺旺

下一篇:黄 茶

网友评论

 以下是对 [痛楚] 的评论,总共:条评论
 总访问量:
中国国土资源作家协会主办 ICP/IP备案号:京ICP备11028287号-1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羊肉胡同甲三十号 邮编:100034 电话:010-66557885 传真:010-66557885 主编信箱:536265197@qq.com QQ:279649982